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读家视点主题»正文


蹲点日记

日期:2011-08-25作者:admin点击:44385转播到腾讯微博
摘要:奉贤区奉城镇洪庙村是上海远郊的一个小村。去年,本报经济部党支部和洪庙村党支部结成“结对帮扶”共建单位。近年来,由于经济“造血”机能缺失,而外来人员大量涌入,不断加重着村子的公共设施、管理及其成本负担,洪庙村遇到了极大挑战。作为文汇报“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本报记者昨天入住洪庙村,蹲点体验上海农村在城市化进程中发生的新变化、遇到的新问题,“蹲点日记”从今天起连日刊出,敬请关注。 继洪庙村之后,本报还将陆续派出多位记者 下基层蹲点,敬请读者关注并不吝赐教。

 “有学上”,还要“上好学”

——来自上海洛川东路小学的蹲点见闻

    本报首席记者  李雪林
    上海教育部门及相关区县通过努力,去年实现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接受免费义务教育,40余万名外来孩子中有7成进入公办学校,3成进入招收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民办学校。
    在闸北区洛川东路小学这所普通的公办小学,吸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就读的比例已经超过80%。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与上海本地孩子如何融合?他们每天的读书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有着怎样的迷茫和憧憬?上海老师如何面对教育对象的新变化……记者通过在一所普通小学的蹲点见闻,描绘教育公平背后的真实图景,让我们一起感受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融入这座城市中的蜕变和成长,也一起体味上海这座城市的包容之心。
   
    从商铺林立的延长路转进普善路,马路突然变窄了许多。一路走过去,依次是:马路菜场、道路清扫公司、颐和养老院、圆通快递公司、苏北餐馆,再走过一片老公房,记者见到了位于普善路818号的上海市闸北区洛川东路小学。
    这所小学有427名学生,其中外来务工人员子女357名,占到83%,远远超过本地生源。新学期,记者在这所小学蹲点10天,那一幢教学楼和一块操场,四周的柿子树、橘子树、石榴树,已熟记在心。记者走进了这些孩子和老师们的生活;这些孩子和老师们,也走进了记者的心中。
   
外来学生比例逐年趋高
    早上7点40分,离学校开门还有10分钟,洛川东路小学的门口停满了助动车和自行车,聚集了几十位家长。身上的各色衣服透露出家长们从事的职业:蓝色的是物业保洁员,绿色的是超市营业员、橙色的是工地建筑工……
    把自己的学生迎进来,一年级一班班主任徐宏扯着嗓子组织班里34名小朋友排队,准备出早操。小朋友们排成两队,两两拉好手,但还没走出教室,大家就把小手都松开了,你推我赶,挤作一团;好几个小朋友找不到自己的同伴,茫然看着老师。徐老师只好在走廊上重新让孩子们排好队,但下楼梯的时候,又有孩子打闹起来了……
    开学有些日子了,徐宏还在为新生排队发愁。这个刚刚带完五年级的老师发现这届学生特别调皮,“也不能怪他们,34个学生中,28个是外来的小孩。家访中我调查了一下,基本没上过幼儿园;即使上过的,幼儿园的质量也不尽如人意。少了学前教育这一阶段,到了小学就要重新补上。”
    徐老师每天都为他们“做规矩”,“眼睛眼睛看哪里?眼睛眼睛看黑板!”“我请大家坐坐好!我就坐坐好!”“小手放放好,小脚并并拢”……这样自编的儿歌,一堂课下来,徐老师讲了不下20遍。
    学校里的男女生比例有点失调,三分之二是男小孩,三分之一是小姑娘,这无形增加了管理的难度。校长裴玲分析原因:“来上海务工的外来人员,往往会把儿子带在身边,女儿则放在老家读书。”
    第一节课结束,一年级二班班主任夏雪琴急匆匆去办公室打电话。原来,小文还没到学校上课。小文的父母开了一家小店,晚上忙到很晚,因为家里闹钟坏了,早上一家人都没起床,家长随口就决定孩子不用去上学了,也没跟老师请假。“上学是不可以随便缺课的。”夏老师告诉小文的父母。在老师催促下,小文脸都没洗,被送到了学校。
    下午,三年级一班班主任杨晓燕接到小旭妈妈的电话,询问小旭是不是有什么异常表现。原来,家里又进了小偷,而当时只有小旭独自在家,这已经是这个家今年以来第三次失窃了。小旭的爸爸妈妈以送报纸为生,每天凌晨两三点就出门。小旭每天早上自己起床,随便拽一件衣服穿上,独自到学校上课。有一次,早上四五点钟,家里进来了小偷,小旭急中生智,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直到小偷偷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才敢出来。
    裴校长找出了学校历年数据:2001年,洛川东路小学共有309名学生,外地户口的孩子有97人,占31%不到;到了2004年,学校与沪北新村小学合并,573名学生中,有280名外来学生,占到49%;2005年,外来学生首次超过一半;2009年,外来学生增加到73%;到了今年,已经超过83%。
   
“给孩子一张干净的书桌”
    洛川东路小学的家长中,有卖水果的、修空调的、送水的、擦皮鞋的、搬场的、做钟点工的、送快递的……老师们告诉记者,孩子们有的住在小区地下室,有的住在群租房里,有的住在别家院子里搭起的一个小篷子里;全家吃饭、做事,只有一张桌子,孩子们的作业本上常常布满油迹。这些家长普遍对孩子学习的要求不高,老师家访时,只对新生家长提了一个要求:“给孩子一张干净的书桌。”
    由于家长顾不上孩子,洛川东路小学形成了一个传统,每天下午3点20分放学后,开设“补缺补差”班,每个班三分之一的孩子留下来,老师们免费帮他们补习一个小时的功课。
    事实上,给家长们“上课”,在洛川东路小学也是老师们的重要任务。教导主任廖文娟开学前专门召集新生家长开会。她精心准备,列出了孩子们需要的20多项学习用品,具体到铅笔买什么品牌、买多少支,削笔器怎么用,都一一讲给家长听。
    在本地生源多的小学,家长会主动联系、配合老师,督促孩子学习,也会认真辅导孩子做作业,并签上自己的名字。但在洛川东路小学的老师看来,这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有一次,五年级三班班主任张陆合老师要求家长看看孩子试卷,一名年轻的“80后”家长竟然说“不认识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还有的家长甚至让孩子代自己签名。
    “80后”竟然是文盲?老师都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这样,可能在农村,兄弟姐妹太多了,就不读书了。”张老师分析道。
    家访的时候,老师们看到,有的家长忙着进货卖货,小孩子每天在家跟小猫玩。还有的家长开棋牌室,孩子就在闲着的麻将桌上、在一片吵闹声中写作业。所以,很多成绩好的学生放学后也要求“补差补缺”,为得就是能在干净的书桌上做完作业。
    本以为给孩子买点书是平常不过的事情,但调查下来,大部分孩子家里没有书架,也没有课外书。张陆合老师就在班里开展“阅读存折”活动,给家长们开出要买的书目,提出的要求是:孩子们每晚睡前半小时读书、看报,随时摘录,写在老师印制的“阅读存折”里,交流读后感。张老师还有一个“好习惯争章”活动,把学习中的各个习惯分成各种各样的章,“阅读存折”做得好,会赢得“读书章”;各种章积累到一定数量,可以换取老师的小礼品。
    四年级二班班主任曹珺曾经为学生家长建了一个博客和班级邮箱,每天把作业要求写在上面,也贴上一些类似《关爱男孩》之类的教育文章,但只上来过二三个家长,就冷冷清清了。后来曹老师意识到,大部分孩子家里没有电脑,她还是改用短信跟家长联系了。
    不止一位班主任得到过这样的“家长授权”:“小孩不听话,你随便打。”老师听后,笑着连连摇头。
   
班主任带着礼物去家访
    “小玉最近有点魂不守舍,有时候忘记带语文作业本,有时候忘记带数学作业本。”为此,四年级二班班主任曹珺联系了小玉的父母去家访,记者跟着她一起去。
    出门前,曹老师去办公室拿出一个袋子,里面塞得鼓鼓的。34岁的曹老师已经做了十几年小学老师,马尾辫、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是她一贯的装束。她悄悄告诉我:“一个月前,妈妈生了弟弟,小玉可能觉得受冷落了。我想去跟她妈妈谈谈,多关心关心她。”
    从学校所在的普善路到位于平利路的家,小玉每天来回需要坐半个小时公交车。小玉一家租住在六楼的最西面一间,一室一厅。一梯三户的老公房,楼梯走廊上都堆着杂物。
    虽然才到下午四点多,但房间里有点暗,小玉妈妈抱着熟睡的婴儿迎了出来。曹老师忙把那袋东西递上去,“买了两包尿不湿,M号的,送给小宝宝。”
    客厅很小,一张桌子和一个冰箱之间只能容一个人过去。桌子有些油腻,电饭煲,饮水机、电风扇都摆在上面。曹老师问小玉:“平时就在这里做作业吧?”小玉点点头。
    小玉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偶尔斜着眼看看妈妈,母女有些隔阂。妈妈告诉老师,生下小玉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上海打工,一年见不到几次。小玉是姨妈带大的,直到6岁才到上海,之前小玉都管自己的妈妈叫“阿姨”。小玉的爸爸做销售,也顾不上家里。
    谈到未来的打算,小玉妈妈很坚决:“我们要在上海读初中,读高中,读大学。”来上海打工十多年了,他们已经不想再回到安徽老家。
    曹老师告诉她自己了解到的升学政策,“外地孩子可以在上海考中职校,然后中高职贯通,考高职。据我了解,现在还不能在上海读高中,也就意味着不能在上海考大学。”小玉妈妈似乎毫不在意,“我们总归要在这里读书的。”
    “上周五,她到同学小琴家做作业,晚上打来电话说住在那里了,星期天才回家。”小玉妈妈岔开了话题。
    曹老师有点急了:“最好不要在同学家留宿。晚上不管多晚,爸爸妈妈还是要去接回来。”
    聊了半个多小时,出门后,曹老师自言自语:“这次家访又有意外收获,明天就跟小琴家长联系。”她说,很多家长不会随意让孩子在别人家过夜,外地家长却并不放在心上。小琴老家在贵州,父母离异,爸爸身体不好,小琴跟着在上海打工的姑姑生活。姑姑、姑父经常出差,小姑娘可能有一种孤独感,总爱招呼同学到家里玩。
    曹老师很推崇家访这种形式,在家里聊天,家长比较放得开,也能让老师了解更多内情。她记得,有一次去小浩科家家访,看到这个男生组装的一些玩具,才得知他动手能力很强,后来曹老师就把他招进了机器人兴趣小组,小浩科还获得了西南位育杯机器人大赛一等奖。
    聊到家长关心的送礼话题,曹老师很淡然,“基本没有家长会给我们送礼,有时候卖菜的家长随手拿点黄瓜、大蒜塞给我们,说些朴实的话。倒是老师会买点巧克力、小本子之类的小礼物送给学生。”
   
社团活动提供一片新天地
    周二下午是洛川东路小学每周一次的素质拓展时间。走进每一间教室,都是一幅生动的画面——
    “左手拿叉,右手拿刀。”小学生们手持塑料餐具,跟着朱晓姝老师学习吃西餐的礼仪。机器人社团里是清一色的男孩,曹珺老师从网上淘来线路板套件,每人一套,学生们爱不释手,忙着拼接。“吾是上海宁!”“侬是上海宁!”“伊也是上海宁!”杨晓燕老师说一句,“学说上海话”社团的20个小朋友跟着学一句,杨老师希望这些孩子小学毕业后能够听懂、会说上海话,能理解上海的文化。
    茶艺队是最热门的社团。洛川东路小学是上海市第一所少儿茶艺特色学校,学校里的苗苗茶艺队是上海的第一支少儿茶艺队。学校专门辟出了一间大教室作为茶艺室,配备了各类冲泡器具。
    关于泡茶的学问,茶艺队小队员说得头头是道:“绿茶,冲泡水温80度-85度,如果水温过高,汤色就会变黄,维生素也会被破坏;花茶老嫩适中,可用90度左右的水冲泡;乌龙茶、普洱茶,用沸腾的100度开水冲泡。”他们还自己冲调珍珠奶茶,大家相互品尝,为“到底奶和茶多少比例最合适”争论不休。
    刚开始学茶艺的时候,他们可没有这么自信。社团指导老师朱莉华还记得,经常会有学生打破茶杯,在台上一旦做错动作就愁眉不展。而现在每次出去表演,每个孩子会自己列出所带物品的清单,一件件理好,装在学校配发的小箱子里,再一件件洗干净归还。在舞台上,即使有点小差错,马上也能微笑着投入接下来的表演。
    让他们学习茶艺,老师看重的是品性和气质的培养。朱莉华发现,孩子们现在会主动为家人、长辈、客人泡一杯茶。在老师的带领下,重阳节,他们到敬老院为老人泡上一杯“敬老茶”;教师节,他们给老师们奉上一道“敬师茶”;一年一度的三年级“十岁生日会”,同学们会互相赠送“友爱茶”。
    2010年世博会、中俄少儿茶艺交流、教育博览会上都留下了茶艺队员的身影,他们身穿民族传统服装,代表上海小学生表演“苗苗茶艺秀”。每一次演出,老师都会用摄像机拍下来,刻录成光盘,让孩子们带回家,给父母和亲朋好友欣赏。
    洛川东路小学现在有足球、卡通总动员、学说上海话、绘画创想、机器人等20多个社团,都很受孩子们欢迎。校长裴玲有些遗憾地告诉我,旅游和摄影两个社团没人报名,了解下来,孩子们没有照相机,也缺少旅游的机会。
    学校做过统计,全校400多个学生中,只有3个孩子分别学过小提琴、大提琴、钢琴。一位老师这样分析,“外来务工者更关注的是生存问题,他们很少有意识也没有条件去培养孩子的兴趣和特长。”
    但是,洛川东路小学每年都有学生因为舞蹈、茶艺特长被初中学校作为特长生录取。裴校长说:“如果说孩子有一点特长的话,那都是在学校里免费学的,而不是在外面花钱学的。比起单纯传授语数外知识,社团活动给了孩子们实现梦想的机会,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公平。”
   
能否统筹考虑教育投入
    老师们谈起孩子们面临的生活环境,都流露出心酸,但是几乎每个人都跟我说,不要觉得外来的孩子差,他们只是家庭教育相对缺失,可能正因为家长放手,他们反而更自立。
    晶晶的家安在一个高档小区的地下车库,爸爸负责看车库,妈妈在小区打扫卫生,晶晶放学后还要回家带妹妹。有一次,学校登记孩子们的联系地址。晶晶偷偷跟老师说,自己家住在车库里。老师说没关系,就把小区地址写上吧。班主任家访的时候看到,晶晶的“家”里堆满了妈妈收集来的矿泉水瓶,家里3个孩子,一人一碗泡饭,泡饭上放着一把萝卜干。晶晶歌唱得好,又是学校茶艺队和舞蹈队的主力,2010年还到世博会的公众参与馆现场表演茶艺,今年作为特长生被闸北实验中学录取了。
    记者专门在五年级三班做了个小调查,这个班16名外地生源,其中7人出生在上海,有10人从一年级开始就在这所学校读书。我问即将小学毕业的他们,有多少人希望在上海读高中、读大学,有13个同学把手举得高高的。
    因为目前还不能在这里参加高考,很多特别出色的孩子读完小学或者读到初二就回老家了。老师们说:“走掉的学生都有机会进大学甚至名牌大学的,否则不会回去。他们走了,我们也很舍不得,毕竟教了那么多年。这可能就是教育者的无奈吧。”这些孩子游移在城市和乡村之间,回去要重新面对家乡的学校,学习新的教材。
    在中心城区里,闸北区算是外来人口比较多的一个区。早在2001年6月,闸北区就撤销了不符合办学条件的18所简易学校,将这些学校的学生全部安置到公办学校就读。在上海的公办小学,外来孩子和本地孩子一视同仁,每年只需要交日常饭费和100元活动费。从教育主管部门到学校老师都已经有了共识,“这些孩子都是国家的未来,我们有义务教好。”但教育主管部门的负责人也委婉地提到,外来孩子的教育财政经费都在各自省份,他们现在在上海接受教育,对他们的教育投入是不是应该有全盘的考虑?
    校长裴玲心里很清楚,这些孩子很多人出生在上海,将来很可能会留在闸北、留在上海。家长没读过书,怎么能再让孩子也没文化?为了上海人才素质的提高,也要把他们教好。
    作文课上,小敏、小慧、胡蝶三个好朋友不约而同在作文《____最辛苦》中,填上了“爸爸”。小敏的爸爸送货,妈妈做钟点工;小慧的爸妈在城隍庙卖服装;胡蝶的爸爸开了一家牙科诊所。小敏悄悄跟我说,将来想考上海的名牌大学;胡蝶大声说要做医生或者像杨丽萍那样的舞蹈家;而胖胖的小慧志向更远大,“我想考哈佛大学。”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11
12
13
尾页
相关专题:蹲点日记
相关阅读:
  • 乡土中国2011-08-24
  • 第一现场2011-08-25
  • 接上“地气” 写出“生气”2011-08-24
  • 最新评论

    [2011-09-14]bxdc

    独孤红-添加文章 欢迎您!ctdnzlxjv 退出 请选择博客 独孤红 function jump(value){if(''!= value){ window.location.href='/'+value;}} 进入博客:         我的消息(0/0) 独孤红  中金博客,最专业的财经博客  function showEditCP(id){ $('#'+id).show(); $('#'+id+'_C').hide(); } function hideEditCP(id){ $('#'+id).hide(); $('#'+id+'_C').show(); } function saveEditValue(id){ var val = $('#'+id).val(); if(val == ""){ return false; } showloading(); var baseuri = "http://blog.cnfol.com/ctdnzlxjv"; var action = baseuri+'/config/HeadEdit'; if(id == 'Subtitle') { $.post(action,{Subtitle:val},function(data){ if(data.errno == 'success'){ $('#'+id).val(data.error); $('#'+id+'Load').text(data.error); showalert('博客副标题更新成功!'); }else{ showalert(data.error); } return false; },'json'); }else{ $.post(action,{BlogName:val},function(data){ if(data.errno == 'success'){ $('#'+id).val(data.error); $('#'+id+'Load').text(data.error); showalert('博客标题更新成功!'); }else{ showalert(data.error); } return false; },'json'); } hideEditCP(id+'CP'); }   主页 文章 相册 设置 我要订阅 个股诊断股王大赛俱乐部追踪高手 个人设置 · 博客设置 · 公告管理 · 选择模板 · 高级设置 · 访问统计 · 黑名单管理 · 自定义模板 · 同步管理 文章管理 · 发表文章 · 文章列表 · 添加栏目 · 栏目列表 · 标签管理 · 评论管理 链接管理 · 添加链接 · 链接列表 · 添加分类 · 分类列表 当前位置:发表文章 文章标题: 无 『原创』 『转载』 (文章标题长度应该在1-99个字节之内) 标  签:  选择您已有的标签     已有标签: 多个标签用逗号分隔,添加标签将在中金在线博客首面获得更多的展示机会,单个标签最大长度30个字节    文章分类: 选择分类 股市天地 基金 财经杂谈 外汇 期指期货 理财消费 港股 保险 银行 黄金 债券 汽车 权证 休闲区 广告区 美酒 (*必选) 摘  要: (摘要是对该文章主要内容的精炼概括,只支持文本格式分类) 文字提示:0(包含html代码) 个人分类: 默认分类 (中金在线个人用户对自己发布的文章进行分类) 用户需要赠送 朵鲜花才可查看该篇文章(1朵鲜花=0.1元人民币) 兑换鲜花>>(当前鲜花数大于10000朵即可将其兑换成人民币)  高级选项 (点击这里显示更多的选项) 阅读对象: 所有人 注册用户 不公开 博 客 链: 否 是 是否推荐: 否 是 引用通告: 要引用另一个用户的网络日志项,请输入以上网络日志项的引用通告地址。用分号分隔多个地址。例如:http://blog.cnfol.com/1373/1049126d04.trackback;       http://blog.cnfol.com/1373/1049126d04.trackback .ke-icon-count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blog.cnfol.com/ke4/themes/default/default.gif); background-position: 0px -672px; width: 16px; height: 16px; } var Min = 3; var Max = 150000; var summaryMax=500; var baseuri = "http://blog.cnfol.com/ctdnzlxjv"; var action = baseuri+"/article/Action"; var editor; KindEditor.plugin('count', function(K){ var editor = this, name = 'count'; editor.clickToolbar(name, function() { alert('文章总长度:'+editor.count()+'\r\n'+'文章总字数:'+editor.count('text')); }); }); KindEditor.lang({count : '字数统计'}); KindEditor.ready(function(K) { editor = K.create('#content', { resizeType : 1, uploadJson : 'http://blog.cnfol.com/ajaxeditorupload/attupload/5629898', items: ['source', '|', 'undo', 'redo', '|', 'preview', 'print', 'template', 'cut', 'copy', 'paste', 'plainpaste', 'wordpaste', '|', 'justifyleft', 'justifycenter', 'justifyright', 'justifyfull', 'insertorderedlist', 'insertunorderedlist', 'indent', 'outdent', 'subscript', 'superscript', 'clearhtml', 'quickformat', 'selectall', '|', 'fullscreen', '/', 'formatblock', 'fontname', 'fontsize', '|', 'forecolor', 'hilitecolor', 'bold', 'italic', 'underline', 'strikethrough', 'lineheight', 'removeformat', '|', 'image', 'flash', 'media', 'table', 'hr', 'emoticons', 'map', 'code', 'link', 'unlink','count'], allowFlashUpload: false, allowMediaUpload: false, afterChange:function(){ var num = 150000 - this.count(); if(num 5){ showalert("每篇文章最多设置5个标签"); return false; } $('#content').val(editor.html()); $('#popFormSubmit').attr('action', baseuri+"/article/0.html"); $('#popFormSubmit').attr('target','_blank'); $('#popFormSubmit').submit(); } function ShowTag(tagname){ var tag = $.trim($('#tag').val()); if(tag.indexOf(tagname) != -1){ return; } if(tag == ""){ tag = tagname; }else{ tag = tag+','+tagname; } $('#tag').val(tag); } function ShowOther(id,imgid){ if($('#'+id).is(':hidden')){ $('#'+id).show(); $('#'+imgid).attr('src','http://img.cnfol.com/blog/image/mb1_icon_plus.gif'); }else{ $('#'+id).hide(); $('#'+imgid).attr('src','http://img.cnfol.com/blog/image/mb1_icon_add.gif'); } } function htmlTag(htmlCode){ re = /

    [2011-09-06]lkrccldx

    bRuKg3 , [url=http://sdurhyegpfzl.com/]sdurhyegpfzl[/url], [link=http://zrfmpbvdsryc.com/]zrfmpbvdsryc[/link], http://psiahnowmgef.com/

    [2011-09-05]qonascxmqgx

    hxdo69 kvpwtfiacaxv

    [2011-09-04]tyxdzzp

    SxCBPu , [url=http://jrckcuxungxw.com/]jrckcuxungxw[/url], [link=http://gjcryszvylai.com/]gjcryszvylai[/link], http://dqrzphuytfve.com/

    [2011-09-03]Jailyn

    This ifnormatoin is off the hizool!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