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读家视点主题»正文


【相关链接I】“生活者”村上更可亲可爱

日期:2013-04-02作者:admin点击:761转播到腾讯微博

  北京3月19日下午,村上春树最新随笔集《无比芜杂的心绪:村上春树杂文集》和小说《眠》中文简体版新书首发式在北京日本文化中心举行。日本著名学者、翻译家藤井省三和上述村上作品的译者施小炜,围绕“当我们谈村上文学时我们谈些什么”这一话题展开对话,活动由学者止庵主持。

   据止庵介绍,下一场对谈将于在上海举行,届时将就“作为公共知识分子和普通生活者的村上”进行探讨。谈及村上的“公知”面向,藤井特别提到村上除 写作外,也会通过演讲表达意见。“村上在国外演讲通常使用英语,但在西班牙的文学奖发言时,特别用日语来批评日本核电站建设。这显然是针对日本的公众。”

  杂文集:“生活者”村上更加可亲可爱

   《无比芜杂的心绪》收录了村上春树出道三十五年来,为林林总总的刊物写下却未曾结集的69篇杂文作品。如他在前言部分所讲:“内容从散文到为别人的书撰 写的序或解说、答疑、各种致辞,乃至短篇小说,本书的构成是在只能以‘芜杂’一词形容。”其中也包括他对钱德勒、斯蒂芬·金、保罗·奥斯特、卡佛等欧美作 家的阅读感受,以及他于2009年为获耶路撒冷奖所写的著名获奖致辞《高墙与鸡蛋》等。

  值得一提的是,村上还在每篇文章前加以按语回顾当初撰文的心情。止庵特别提到村上为书中《东京地下的妖术》一文所写的按语,用此例试图说明村上写作心态的平和实属难得,“用北京话说就是‘够份儿’”。

  施小炜也表示,阅读这本杂文集,作为“生活者”的村上给他的印象更为深刻,且更加可亲可爱,“尽管他有一些不近人情的地方。他觉得为了对读者负责,很多多余的东西必须割舍,原则就是不制造例外,哪怕像他好朋友的女儿结婚他也不去参加”。

  藤井则举了该书的第一篇文章《何谓自己(或炸牡蛎的美味吃法)》解释说,村上善于通过“一边喝啤酒,一边找牡蛎这种小小的幸福”向年轻人传递怎样找寻自己的经验。

  《眠》:村上20多年前写的女性小说

   村上春树在其新作、女性小说《眠》的后记中回忆四十岁时,他遭遇写作与人生低潮,“心变硬,变冷了”。他和太太在罗马租了间公寓,却无心写作,便和摄影 师到希腊、土耳其旅行,来年春天心中的冻结渐渐变得柔软,几乎一口气写成了《眠》。村上表示,他是借着这个短篇小说“重返小说家的轨道”。此次出版的简体 中文版是村上在原作基础上进行重新修改后的新版本。

  《眠》描写了一名严重失眠的家庭主妇,莫名无法入睡。起初担心身体变异,渐渐地,女 子发现自己食欲正常、意识清楚,只是“完全没有睡意”。多余的时间里,她开始阅读《安娜·卡列尼娜》,端详丈夫入睡的脸,逐步检视自身。女子的现实世界已 无异于睡梦,掀起如常表相下,变形的日常生活。

  谈及这部小说,藤井用生涩的普通话说,当天上午从南京坐高铁到北京的四个多钟头里,他重 读《眠》的中译本。他谈到,《眠》发表于1989年,而在同一年,中国作家莫言写作了《怀抱鲜花的女人》这篇小说。虽然这部小说因为现实原因推迟到九十年 代初才发表,但巧合的是,“两部同年创作的作品中同样提及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

  村上作品的变化伴随日本社会转型

   回顾村上作品的变化,藤井谈到,村上的文学世界非常广阔。他说,之所以中国读者觉得《挪威的森林》“小资”味道十足,与村上身处中产阶级家庭的成长背景 有关。“小说是根据村上学生时代的经验创作的,算是现实主义的爱情故事。”而到了村上写《1Q 84》时,日本已经从工业时代过渡到后现代社会,所以《1Q 84》的科幻味道很浓。

  “由于村上喜欢猫,在去欧洲生活前,他把猫寄养在编辑家,作为回报就把《挪威的森林》书稿给了编辑。”施小炜补充道,村上曾表示《挪威的森林》是自己创作走上岔道上的作品,与他后来的作品风格迥异,因此“村上自己对《挪威的森林》的评价也不高”。

  据日媒报道,村上在今年年初发行的《文艺春秋》上公布了新长篇小说标题,名为《不带色彩 多崎制作 他的朝圣之年》。施小炜透露,村上原本想写一部短篇,“但是写着写着变成长篇了”。

  [解读]

  藤井:村上春树作品中鲁迅的影响

  现场,藤井特别谈到鲁迅对日本文学的影响。在简要例举了大江健三郎、太宰治、推理作家松本清张等作家后,他详细分析了村上春树作品中隐藏的鲁迅“影子”。

  “村上在接受香港学者郑树森采访时曾回答‘现在记得的小说家是鲁迅。’”藤井介绍,村上早在高中时代就爱读鲁迅的日译作品,而他所阅读的《阿Q正传》译本封面图片选自程十发的《阿Q正传一百零八图》,这与丰子恺所画风格差异很大,“程十发所画的阿Q也更接近村上对阿Q的理解。”

  他还指出,村上的首部作品《且听风吟》开头一句:“不存在所谓完美无缺的文章,就像不存在完美无缺的绝望。”很容易让人想到鲁迅杂文集《野草》里的名句“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谈到《1Q 84》与《阿Q正传》的关系,藤井说:“1Q 84年与小说中十七岁的美丽少女深绘里在参评新人奖的小说《空气蛹》中描绘的世界有关。那篇小说描绘了深绘里在具有邪教色彩的共同体‘先驱’中遇到的‘小 小人’这一谜样的、精灵般的人物。带领深绘里走进‘先驱’的是其父亲深田保。”在藤井看来,深田保的思想与实践与早稻田大学教授、原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者新 岛淳良十分相像,即对中国“文化大革命”持正面评价。“村上1968年入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科,1975年毕业,就读期间与新岛从作为‘文革’派教 授而活跃到辞去教职、进入山岸会的时间相重叠。”因此藤井推测:“村上在早稻田上学时可能听过新岛教授的课。”

  对于《1Q 84》Book3的第三位主人公“牛河”,藤井分析,他在日本从未听说过这个姓,而牛河的发音“Kagyu”与阿Q的发音“Akyu”极为相似。“村上很 喜欢这样的文字游戏。”藤井还指出,牛河的身份是邪教集团“先驱”的顾问律师。没有通常的名字,被家族驱逐,集固有共同体人们的劣根性于一身,使读者失 笑、苦笑之后成为牺牲品死去。“这展示了旧共同体的伦理缺陷,引导读者进行深刻反省。大概可以说这位牛河完全是阿Q的再现。”藤井还特意将《1Q 84》的书封颠倒过来看,原本的大写“Q”恰是阿Q的脑袋形象。

  来源:南方都市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