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读家视点主题»正文


迎接“平台经济”新挑战

日期:2013-10-11作者:徐炳胜点击:737转播到腾讯微博

       随着苹果、阿里巴巴、淘宝、京东等一批平台型企业的快速发展,平台经济对现代经济体系颠覆式创新的新特点愈发显现,正在掀起一场无声的产业革命
  
一种创新型经济发展形式
  近年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催生了平台型企业的快速崛起。从门户网站、网络游戏、各种电子商务到网上社区、第三方支付、网络视频等平台企业不断涌现,并且向平台经济产业逐步演化,日益改变着产业链、价值链的传统关联,犹如一场无声的产业革命,以颠覆式创新的方式宣告着平台经济时代的来临。
  平台经济是基于电子信息技术快速发展而逐步兴起的,以信息技术和第三方支付为手段,基于虚拟或真实的交易空间或场所,促成双方或多方供求之间的交易,通过重构产业链、价值链关联,促进三次产业融合发展的一种创新型经济发展形式。平台型企业并不生产真正有形的产品,而是通过参与动态的价值网络,为客户提供一系列创新服务,收取恰当的费用或赚取差价获得收益。随着苹果、阿里巴巴、淘宝、京东等一批平台型企业的快速发展,平台经济对现代经济体系颠覆式创新的新特点愈发显现,正在掀起一场无声的产业革命。
  
企业边界概念发生新变化
  首先,平台经济的更大开放性,将企业边界推向最大化。在服务对象上,平台型企业比传统企业具有更显著的开放性,更加体现双边或多边之间信息交流、交易撮合、多方共赢等新特征。企业边界概念发生了新的变化,不再拘泥于特定的地理空间,通过虚拟空间将企业边界推向最大化,推进了传统产业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的创新。
  其次,平台产业的弱地理依赖性,促进要素跨区域聚合。与传统产业在地理空间上集聚发展不同的是,平台产业对地理空间依赖性大大减弱,突破了人力、土地、资金、环境等基本生产要素在地理空间的硬性约束,通过虚拟空间实现生产要素跨地理空间聚合,推进了传统产业经济学产业空间集聚理论的创新。
  
多产业链上的价值链交错
  第三,平台产业跨产业链对接,促进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平台产业引导不同产业链突破地域空间位移限制,在虚拟空间上实现对接,由传统单一产业链方向上的价值流动,转向多产业链上的价值链交错,集B2B、B2C、C2C、C2C、O2O及其彼此链接组合为一体,实现一、二、三产业的生产者和消费者在产业内部和产业之间信息交流的发生和交易撮合的形成,促进三次产业融合发展,推进了传统产业经济学产业链理论的创新。
  第四,平台产业强波及效应,整合配置多样化市场资源。传统产业的发展,沿着产业链上下游、产业前后向关联方发生经济关系。而平台产业打破了产业发展的一般性关联,依托虚拟空间,波及性质各异的产业价值链、企业链、供需链、空间链,以及资源、资本、劳动力、环境容量等各要素禀赋,促进多样化市场资源跨区域、跨国界整合和优化配置,推进了传统产业经济学产业关联理论的创新。
  第五,平台产业非技术提升功能,推进产业结构优化。传统产业结构优化路径不外乎有二,一是三次产业内部通过技术和创新途径,提高产业技术和创新要素附加值,实现产业内结构升级和优化;二是三次产业结构中第三产业的比重逐步提高,实现产业结构水平提升。而平台产业的发展,以非技术创新方式,通过虚拟空间创新商业模式,极大化激发市场空间,引导产业发展方向,自发调整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促进农业现代化、服务业高端化、制造业先进化,推进产业内部结构和产业之间结构水平的提升,加快产业结构服务化发展趋势,推进了传统产业经济学产业结构升级理论的创新。
  
重塑国际贸易中心微观基础
  正在加快推进国际贸易中心建设的上海,目前虽然已有53家企业获得了非金融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集聚了多家网络零售型平台企业,但在平台经济发展中并不占有太多的优势和先机,在交易规模、企业数量等处于相对落后的位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电子商务平台市场交易规模达7.85万亿元。上海市为7815亿元,占全国的比重只有9.6%;而广东省超过1.5万亿元,占全国的19.1%,接近上海的2倍;浙江省超过了1万亿。另外,上海知名商务平台类企业不多,并且市场份额排名靠后。平台经济的发展,正日益冲击着国际贸易中心的微观基础——批发零售类企业的发展。
  上海如何变被动为主动,迎接平台经济时代的新挑战,重塑国际贸易中心微观基础?
  笔者认为:一要营造宽松人才环境。大力引进和培育平台型人才,特别是市场细分形势下的企业家人才,增强平台经济发展的人才支撑和智力支持。二要创新网络金融模式。继续鼓励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发展,拓展第三方支付服务领域,衍生个性化、定制化支付结算方式和融资便利;鼓励商业银行部分传统零售业务平台化发展,抢占移动支付市场份额。三要引导企业平台转换。依托上海总部经济和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基础和优势,鼓励总部型企业、大型制造业企业服务部门平台化发展;鼓励平台型企业O2O布局,线下体验和线上撮合交易相结合,加快线下业务向线上业务转移的进程。四要实现便捷物流服务。基于营改增先行试点的经验,力争行业扩围至铁路运输、邮电通信行业、信息服务业等部门;将物流快递类企业的人才成本、办公场所和仓储用地租金纳入抵扣范围;加大第三方物流发展,整合现有物流线路、仓储服务,为平台经济发展提供高效便捷低成本的物流服务。五要加强网络安全监管。在企业注册阶段提高平台型企业上下游企业真实信息的识别能力,在企业运营阶段要提高适时监测监管能力,降低网络欺诈、网络造假、支付安全等风险。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