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读家视点主题»正文


【书评】或者说,我心疼上海

日期:2013-10-18作者:admin点击:866转播到腾讯微博

文/迈客1979

上周六如约去上海书展马尚龙先生的《上海制造》签名售书现场。穿过东一馆水泄不通,席地而坐的观众以及他们怀里散发出的各种盒饭味道,四年后,我又去了上海书展。之前还有个小插曲。当天展览中心人多车多,馆内的停车场进不去。为了守时,我只能赶紧开去对面波特曼的地下停车库前,很没素质地插了一个老外的队,抢到最后一个车位。上海这个曾经冒险家的乐园,现如今成了全世界驾驶高手在此冒险变道、超车的竞技场。

捧回《上海制造》,看马先生柔情梳理着老上海情结的长波浪,会意幽默尚未褪尽,内心却分明浮出这座城市对海派分化的分离焦虑。看到4050马老师们含辛茹苦和一帮朋友打造《上海制造》,想起70后美女顾惟颍们深藏不露慢慢低咛《一个人的淮海路》,突然发现上海那么多的男女才俊,无论老少都集体对上海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怀旧,其实蛮心疼的。

怀旧是一种拒绝,是对痛苦现实的拒绝。从“上海制造”高于“中国制造”的高调中,从《上海制造》想要改造中国,却也正在被中国不断改造的镇痛中,一个转型的上海,一群转型中的上海人的审美期待正被怀旧而又憧憬、妥协而又偏执的情愫矛盾而又抽象地表达着。而且这种说不出是甜蜜还是痛苦的心理不适应症还会间歇而长期地通过马尚荣、张尚龙,蒋尚龙们在下午茶时间不经意地表达下去。这是上海人的情结,是上海人的无意识,甚至是上海集体无意识的典型“临床表现”。所以我要说,我心疼马老师们。或者说,我心疼上海。

说起心疼,这两年做心理咨询个案的时候,其实更心疼。有多少上海父亲因为职场竞争而焦虑忧郁靠药品支撑上班;有多少上海白领因为饭厅里看不到半个上海同事而突发孤僻;有多少上海母亲因老公跟年轻漂亮的外地女子纠缠而需要自杀危机干预;又有多少上海小囡因为受到班级里抱团的外地小孩欺负而自闭厌学…….。曾经也心疼南京路、淮海路离上海人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感叹对上海人来说人生最远的距离就是那款钟爱的香奈儿就在淮海路,却要托闺蜜去拉斯维加斯代购;有时候对于上海人来说,人生最远的距离就你和我在咖啡间用上海腔调的普通话谈工作,却突然发现各自拿起手机用上海话向老婆“汇报工作”;而更多时候对于上海人来说,人生最远的距离就是,明明曾经住在上只角,你现在却只能搬去差两站朱家角。都在讽刺上海女人现实与精明,上海女人却为这个国家最高密度的职业化贡献到自己失眠与精分;都说上海不够包容,上海人的会场语言永远服从少数,哪怕与会者只有一位外地员工;都说老上海最抠门,最斤斤计较。而事实是有多少老上海人腾出全世界升值最快的地皮去了郊区而少有人要死要活。温俭恭良让,这也是上海制造。

如今,上海面临转型发展的重担,上海一直都在努力地适应着新上海。上海在新的历史发展阶段都在承受着更多的压力与挑战,于国于民,上海都不被允许慢下来。因为上海太过优秀,上海的每一次创新都预示着要非常痛苦地对自己过去的唯美与出色说拜拜。在有限的资源与老龄化的重压之下,如何有效呵护上海、如何让上海注入新的动力和活力,这是这个国家和这一代上海人共同的职责。

第一次认识马老师还是在很久以前上海电视台的一次足球评论节目中。那时的上海队如日中天,想必马老师也熟悉当时的足球主教练徐根宝。他应该是迄今为止带上海队获得全国职业足球赛冠军和全运会冠军的唯一个足球教练。最近他的麾下又活跃足坛,他带出的小队员武磊现排在中超联赛射手榜的第二位(射手榜前15位中唯一的本土球员)。根宝有几轮沉浮,十年磨一剑,一直是上海人心目中的“模子”。马老师的上海制造中少了徐根宝着实有些遗憾。

不过,也许我和马老师都有机会弥补这份遗憾。因为我们已经有幸请到马尚龙先生去上海的外资企业演讲,题目已经拟好:上海人的聚力与创新。相信马老师一定能比怀旧更精彩地诠释大上海,激发上海人!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1ad40c0102ekmn.html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