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深呼吸»正文


剥去利益外衣 回归学术本原

日期:2013-12-01作者:admin点击:851转播到腾讯微博

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其背后深意在于—— 剥去利益外衣 回归学术本原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院士制度改革这一被一再提及的话题,终于在高层决策中破冰启航。

  恰在此时,年届八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向其所在的北京林业大学提出退休意愿,不料学校不肯放人。此番院士“欲退遭拒”的无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早在2005年,本报就曾响应周光召、汪品先等院士的呼吁,提出“‘院士崇拜’不可过度”,认为科学界本应提倡人人平等,不畏权威。此番院士制度改革,就是要让“院士”称号真正回归学术、回归荣誉。

  

出一个院士获千万元奖励?

  所谓“院士”,是给予那些在科学领域做出系统的、创造性成就和重大贡献者的学术荣誉。而如今,这一称号在现实中被赋予了许多荣誉之外的含义和利益——有些院士成了其所在单位的“学术象征”,成为科研利益链上的关键一环,甚至是承揽科研经费的“金字招牌”。某些部门和地方更将院士异化理解成一本万利的“硬通货”,动辄抛出副省级待遇和百万年薪来争聘院士装点门面。

  就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发布的次日,某地方政府对外宣布,为打造“世界工程设计之都”,明年起将每年设立不少于1亿元的发展基金,以鼓励和支持当地工程设计产业发展;出一个工程院院士,奖励其所在公司1000万元发展基金。

  对于这样的“哄抬身价”,多位院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纷纷表示“很无奈”,那些“被附加”的利益令他们感到“很沉重”。实行院士退休、退出制度的核心是让其回归学术本原,只有当院士真正成为一种纯粹的学术称号,国内的学术圈才可能建立起一种良性的学术机制和健康的学术生态。

  

现行退出机制门槛较高

  同济大学特聘教授诸大建表示,改革院士遴选与管理体制,为的是营造有利于创新的科研环境。他虽自称“局外人”,但在上世纪80年代起就致力于科学进步、创新年龄与科学家的行为等课题研究。在诸大建看来,两院院士多集中在理工领域,成果诞生有一定的规律性,30岁至50岁是黄金期。有关院士退休制度,退休年龄并非讨论重点,只有将激励机制向正当创新黄金时间的中青年群体倾斜,才能从根本上促进科技创新的良性循环。

  至于院士退出机制,诸大建认为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如果个别院士行为不端、学风不正,甚至成为学霸,不仅不能促进学术发展,反而成了科学研究的阻力,理当零容忍。”

  事实上,《中国工程院章程》已经对“退出机制”作了相关规定:一是院士加入外国籍,即自动放弃院士称号;二是院士本人提出辞呈,辞去院士称号;第三,经审议后查出被举报院士有背离院士标准、触犯国家法律等行为时,只要投票表决人数不少于本学部全体院士的三分之二,且其中有三分之二投赞同票时,可撤销其院士称号。

  有圈内人士指出,第三种“退出机制”操作门槛较高,且耗时冗长。鉴于当前学术领域问题的复杂性,有必要建立更科学、合理的院士退出机制。

  

“院士崇拜”还需社会降温

  据央视报道,在近800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共有5600多个兼职,人均兼职7个左右。对此,一位受访的资深院士向记者坦言,个别院士跳出其所从事的研究领域,忙于参加各种评审、考察,充当着事事权威的万能角色。要杜绝这一现象,除了院士要加强自律,也需要社会舆论对院士的“崇拜”整体降温。

  在国外,很少有像中国对院士这样的“高规格”待遇。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所研究员李爱珍告诉记者,美国科学院院士只是一个荣誉称号,任何待遇、津贴都是“零”。同时,美国国家科学院属于民间机构,在申请各种科研基金时,院士也并不比普通的博士和教授更有优势,而成功当选的科学家甚至连推荐人是谁都知之甚少。

  李爱珍于2007年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时已71岁,是我国首位获得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荣誉的女科学家。在国内,她先后参与过3次中科院院士增选和1次工程院院士增选,均未入选。眼下她虽已退休多年,但仍工作在科研一线。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