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深呼吸»正文


上海教育再问鼎,制胜点何在

日期:2013-12-04作者:admin点击:866转播到腾讯微博

        2012年PISA测试成绩昨晚公布,上海学生蝉联第一。

  为什么上海学生能一再在PISA测试中胜出?与其说PISA考验上海学生的水平,不如说它是对上海教育水平的一次“大考”。

  比起学生的分数,一个国家、区域是否实现了教育公平、均衡发展,这才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实施PISA测试的剑之所指。赢在PISA,“制胜”的关键不仅在于整个教育金字塔的“塔尖”有多高,还取决于“塔底”的位置。

  PISA2012中国上海项目组负责人、上海师范大学校长张民选引用PISA测试报告作为例证:上海低水平学生的比例远低于OECD平均水平;即便同样是低水平学生,上海学生的成绩也要高于OECD的平均值。

  PISA测试的众多指标充分说明,上海校际之间和学生之间的差异很小。由此完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上海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卓有成效。

  

抬升底部,促进高位均衡

  PISA挑选考生是随机的。15岁考生群体中,既有初中生也有高中生,有就读普通高中或实验性示范性高中的学生,也有就读职校的学生;有借读生、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也有在上海就读的外籍学生和普通中学随班就读的特殊教育学生等。

  正因如此,要在PISA中胜出,促进教育均衡,“抬高底部”,显得尤为重要。

  解决这个堪称世界级的教育难题,上海有哪些好做法?外界的观察和评价或许更为客观。

  针对上海学生在2009年PISA测试中的卓越表现,“上海教育”已经成为各国教育专家研究的新课题。OECD最新出版的《教育系统中的成功者和变革者》以研究报告的形式,归纳了上海在破解教育均衡难题上的巧妙方法。其中,上海用于扶持农村薄弱学校的“委托管理”做法,被OECD认为是较新颖的策略。

  “委托管理”起始于2007年,就是让市中心城区的“好”学校全方位接管农村薄弱学校,输出“好”学校的教学方法和管理方法,消弭城乡“二元结构”下的教育差异。

  此外,上海组建集团化学校的做法,也受到了OECD的关注。比如,在校生数占全市1/5的浦东新区,区域内17所品牌学校分别结对近50所质量较弱的普通学校,组建办学联合体,并首设专款专用的区域性“均衡经费”,确保内涵均衡的有效推进。

  

课程改革,立下汗马功劳

  按照上海市教委巡视员尹后庆的看法,上海学生在PISA测试中取得佳绩,和本地教育摒弃针对少数精英的重点教育模式,早早地转向促进教育高位均衡有密切的关联。

  何谓高位均衡?尹后庆这样解释:“高位均衡,关注人的内心、关注学校的内涵发展、关注教育的人本价值——这也成为上海义务教育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上海的课程改革,被认为立下了“汗马功劳”。有专家直言,“没有当年的课改,就没有今天的成就。”

  上海于1997年启动“二期课改”。2004年起,“二期课改”进入全面推广阶段。“二期课改”最大的特色就是把主干课程分为三类:基础型课程、拓展型课程和探究型课程。

  尹后庆说,光看这些课程的名称就知道,这一轮课改的核心已经指向对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要求学生从基础学习过渡到自主学习,进而探究学习方式——掌握用已经学得的知识来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正和PISA测试的初衷不谋而合。

  “对表”发达国家,圈内人士都会得出一个结论:上海学生在PISA中胜出是有道理的,因为上海基础教育的改革,始终和国际潮流同步。

  原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主任、上海二期课改“总指挥”王厥轩曾这样交代二期课改的“大背景”:世纪之交,很多发达国家都从提高综合国力的角度,纷纷加大针对基础教育的课改力度。比如,日本在2002年实施新课程,美国的《2000年教育战略》以及英国1999年启动的新一轮国家课程标准,其出发点都是提升学生应付未来挑战的能力。

  

师资均衡,夯实教育基础

  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专家,对于教育的一个基本看法是共通的:优质教育必须要有优质的师资作保证。

  昨天,在解读PISA2012测试成绩时,张民选介绍,根据OECD的研究,教师发展已经被认为是影响学生素养的“校内最大因素”。

  不久前造访上海小学的《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公布他所探访到的关于上海义务教育学校的秘密。“他们无止境地强调那些造就优质学校的根本原则,下大决心对教师进行培训,教师之间相互学习不停发展。”

  弗里德曼所言的教师培训,正是在上海中小学校中常年坚持着的教研室制度。

  教研的过程是什么?尹后庆认为,不仅仅是教师们坚持学习,其实质是一种研修的过程。“一个老师在教学过程中找到真问题,通过相互研究、学习,解决问题,并把研修的成果用来改善自己的教学。”

  张民选坦言,在教师职前培养阶段,上海还比不上芬兰。但是在教师的在职培养上,上海不仅多年坚持用教研制度解决教学的共同问题,中小学还有年级组长制,专门研究解决同年龄段学生在校时遇到的问题。不仅如此,上海还多年坚持“双名工程”,即名师、名校长的培养工程,让优质师资在示范辐射中,把教育的效应放大。

  教育,百年树人的大业。也正因此,弗里德曼以一种新闻工作者的敏锐,在《纽约时报》的撰文中写下这么一句:“中国过去30年在基础建设和教育领域的投资,终于要获得回报了。”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