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深呼吸»正文


寻找上海教育“成功的密码”

日期:2013-12-06作者:admin点击:920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海学生再次问鼎PISA测试,也使上海教育被海内外再度强烈关注。但与2009年上海学生“一战成名”时不同,这回海内外教育界不只是兴趣浓厚,还作为跨国研究项目,对照着PISA成绩反思自己教育系统存在的问题。

  

昔日PISA“常胜军”,有的已在退步

  由经合组织(OECD)实施的PISA素有教育界的“世界杯”之称。PISA2012测试结果前晚公布,此前,65个参与国(地区)就已经在分析各自的测试情况。

  细心人士发现,上次已经排名世界第一的上海学生,还在进步。而其他一些参与国(地区)则在退步。曾经的PISA“常胜军”芬兰此次退步明显:数学跌出前10名,排在第12位;阅读从上一次的第三退居第六。

  芬兰教育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正是在2000年PISA测试出现之后。PISA让世人认识到,芬兰的生均经费远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但成绩名列前茅,且芬兰学校之间、不同背景的学生之间差异非常小。

  测试结果已在芬兰国内引发一定关注。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成绩公布当天,芬兰教育部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表示,“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发展芬兰教育”。

  实际上,在成绩公布的前两个月,芬兰的国内媒体就预测此次测试芬兰表现不佳。有教师在博客上抱怨,认为2012年的PISA测试以数学为主,而在一些小国家,找到优秀的数学教师并不容易,有时候甚至只能找化学或其他学科的老师代替。

  在优秀师资相对匮乏的情况下,如何通过教师的在职专业培训提升教师的教学水平——正是在这一点上,上海中小学校里实施多年的教研室制度,开始受到很多西方国家的关注。

  在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学习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任有群教授看来,芬兰和上海的教育系统有实质性差异,但在教师培训这一点上,却是优劣互现,可以通过相互学习“补台”。在芬兰,老师自主权很大,可以自由设计课堂教学,选用自己喜欢的教材,国家课程对于教师来说只是一个大致框架。

  “上海教师没有这么大的自由度,但当教学出现难题时,我们有教研室制度,让教师动用集体智慧对付问题,还有课标作为教学质量监控的标准。”相比之下,芬兰教师尽管享有自由,但也容易产生问题:教学质量更大程度上倚靠教师个人能力,因个人差异产生的波动较大。

  

今天的教育实力就是明天经济实力

  PISA测试之所以备受各国关注,很多国家甚至对各测试领域的成绩分分计较,其背后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在世界一体化的进程中,今天的教育实力即会转变为明天的经济实力。

  在这一点上,PISA项目负责人安德烈亚斯·施莱歇尔(Andreas Schleicher)的一番评论很到位: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一个国家内部的标准已经不再能衡量教育成功与否,因为今后的人才都得面临全球竞争。

  而经合组织秘书长安吉尔·葛利亚(Angel Gurria)的说法是,青年代表一个国家的未来,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年轻人是否具有国际竞争力,获得更好的工作机会,将取决于他们是否有学以致用的能力。

  由此不难想象,上海学生在PISA测试中的出色表现,对参与国(地区)的震动很大。此次测试的结果显示,美国等G7中的西方国家平均值都很接近。所以这一差距并非国与国的差距,而是亚洲国家与西方国家的差距。

  虽然香港地区在PISA2012测试中的成绩很不错,但当地教育界也开始因PISA排名陷入反思——上海、新加坡都是2009年才参加PISA测试的,结果成绩都非常靠前,就今后人才竞争力来看,各种利害不言自明。

  

文化的差异导致亚洲国家全面领先

  “也许正是因为亚洲国家对教育的重视,使得此次前10名中大部分都是亚洲国家。”这是OECD公布PISA2012成绩后,海外媒体评论最多的一句话。

  在上海上次获得第一名后,英国BBC的新闻就称“在中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点,那就是教育是成功的关键。”这也许是中国的PISA测试能够连续两年胜出的重要原因。而同样排名前10名的新加坡、日本和韩国等国家都是家庭教育的高投入国家,在日韩等国教育支出甚至可以达到家庭月均生活费的50%以上。

  在OECD公布PISA测试的成绩后,不少发达国家的学者开始连连抱怨本国不够重视教育。美国教育历史学者DianeRavitch发表文章称:“我们过去总是像考虑运动队那样来考虑学生、老师和学校,我们认为总是有成功者和失败者,因而放任他们的发展。但我们如果换一种方式来思考,把学校认为是家庭那样的单位,每个人都必须得到满足,那么我们就不会考虑什么成功者和失败者,而是会考虑满足每一个学生的需求,使每一个学生的潜能都能够得到发展,使教育更发达。”

  上一轮PISA测试成绩公布后,美国“全国教育与经济研究中心”主席马克·塔克组织一群教育专家对PISA测试中的高表现国进行研究,并直接以“超越上海”为题。塔克的用意是,当美国在学习如何建设世界顶尖教育系统时,要把上海作为标杆。此后,美国曾经在部分州进行公立学校改革,通过改善学校设施和环境,吸引更多的白人和中产阶层家庭不去私立学校而在公立学校就读,增加学生群体的人数和多样性,学生成绩的上升速度在全国居首,特别是黑人学生的成绩大幅度提高。但是因为不能得到足够多的支持基础,这一改革最终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中止。

  针对新一轮PISA测试结果,有媒体认为,“上海成功的关键,是那些最贫困家庭的学生也获得了优秀的成绩。他们所给出的成绩,足以让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嫉妒。测试结果展示给他们的,是一个国家是怎样对于全部以及每一个孩子进行教育投资的。”

来源:文汇报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