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深呼吸»正文


让教育“指挥棒”舞得更好

日期:2013-12-09作者:admin点击:900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海参加PISA测试,真正的目标不是争名次,而是在全球参照系中了解上海处于义务教育末期的学生所达到的学业水平,看看我们的教育政策还有哪些有待调整、完善的地方。”昨天,市教委相关负责人答本报记者问时坦言,针对PISA2009测试中上海学生身上所反映出的一些教育问题,上海从2010年开始已出台一系列教改“重拳”。

  眼下,新一轮PISA结果的公布,为上海继续修正、完善公共教育政策又提供了一份可信的“操作指南”。

  

让评价系统更科学

  按照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主任陈玉琨的看法,PISA给上海的一笔重要馈赠是,有机会借鉴国际经验改造自己的考试“指挥棒”。

  “不管是命题模式,还是考察学生的方式,PISA有一整套科学的测试机制,确实比我们的评价系统更为科学。”陈玉琨说,PISA带来的一大观念冲击是:真正考察能力的考试,学生可以不用事先准备。对于改善包括上海在内的中国教育系统来说,这一点十分重要。“如果我们的高考、中考都能借鉴PISA,提高命题质量,这对缓解学生参加考试的心理压力、缓解过度的学业竞争和课业压力肯定是有利的。”

  华东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学习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任友群对支撑PISA测试运作背后的“硬技术”更有兴趣。“我们更应该关注PISA结果不能反映的内容。”

  教育研究本身是一项社会科学研究。当下很多公共教育政策出台前,其决策的参考依据,更多是建立在对教育思辨性研究的基础上,比如听取大量一线教师或者经验丰富的教研员的意见等,比较欠缺的是大样本调查。“过去,我们针对某个教育问题开展大数据或大系统的研究比较少,而且投入也比较少,在这一点上显得科学性不足。PISA使我们更加重视大样本的调研,为科学决策提供参考。”任友群说。

  

上海教改已出重拳

  经合组织(OECD)历年发布的PISA研究报告,后来都被证明发挥了“软政府”的作用,对改进参与国(地区)的公共教育政策发挥了影响力。

  市教委巡视员尹后庆说,上海2009年首次参加PISA测试后,在充分研究PISA测试结果分析并汇总世界各国教育改革经验的基础上,从2010年起启动了针对义务教育领域的新一轮教改。其中一项教改“重拳”就是,推出了基于课程标准的学业质量绿色指标。在这套充分吸收PISA理念而建立的绿色指标体系中,除了关注学业成绩,学生为学业付出的代价、是否快乐成长、体质如何等等,都被纳入了教育评价的范围。

  目前,上海还在大面积地推开针对中小学生作业质量的调查研究。针对不同学段和不同学科,多少作业量是合适的;如何在单位时间内取得更高的学习效率;除了传统的纸面作业,还有没有可能开发更多形式的作业……记者了解到,这项针对上海中小学生作业的科学调查和改善项目,和PISA测试所反映出来的学生负担过程问题是有关联的。

  

加快吸收先进评价理念

  “PISA测试告诉我们一个很重要的道理:一个地区学生学业水平的高低,是长期的教育政策、制度、文化积淀的结果。”尹后庆介绍,针对2009年PISA测试结果上海启动的教改举措还有不少。比如,上海推出“新优质学校”项目,致力于办好每一所学校;针对小学低年级学生,目前上海还在力推“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克服“分分计较”的传统教育弊端。

  尹后庆也坦率承认,到目前为止,尤其是在PISA2012测试中,一些已经启动的教改项目还没有看到明显的成效。但这本身是符合教育规律的。“教改政策的显现不是一蹴而就的,但继续改善教育,也不能无所作为。”

  陈玉琨认为,在参与PISA测试的过程中,上海本地的教育评价人员要加快学习、吸收先进的教育评价理念。“一个学校,一个区域的教育办得好不好,谁说了算?是评价人员!提升这个群体对于教育本质的认识太重要了。”

  和陈玉琨的观点类似,更多沪上教育工作者意识到:提升一个地区的教育水平,比起条条框框的政策,更重要的是改善政策出台的土壤——从改变教师,提升教育者对教育的认知境界做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