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深呼吸主题»正文


高校里的“银发教授”们

日期:2013-01-09作者:admin点击:854转播到腾讯微博
摘要:上海交通大学前任校长范绪箕的百岁传奇,引发各界对高校“银发教授”的关注 追求真知,做学问永不“退休”。活到100岁,始终活跃在学术研究的最前沿,发生在上海交通大学前任校长范绪箕教授身上的“百岁传奇”,连日来正在申城发酵,引发各界对“银发教授”的关注。记者调查发现,沪上高校活跃着一批退而不休的老教授:耄耋之年,身体健硕,有一颗比年轻人更加活跃、更加专注的治学之心。更为重要的是,“银发教授”用自己的身体力行解构着一项“科研迷信”:年轻人固然思维活跃,但年老并不是创新的阻力。相反,常年积累的知识、经验在很多领域有一种集成效应,厚积薄发。

      上海交通大学前任校长范绪箕的百岁传奇,引发各界对高校“银发教授”的关注 追求真知,做学问永不“退休”

  本报讯 (记者樊丽萍)活到100岁,始终活跃在学术研究的最前沿,发生在上海交通大学前任校长范绪箕教授身上的“百岁传奇”,连日来正在申城发酵,引发各界对“银发教授”的关注。记者调查发现,沪上高校活跃着一批退而不休的老教授:耄耋之年,身体健硕,有一颗比年轻人更加活跃、更加专注的治学之心。更为重要的是,“银发教授”用自己的身体力行解构着一项“科研迷信”:年轻人固然思维活跃,但年老并不是创新的阻力。相反,常年积累的知识、经验在很多领域有一种集成效应,厚积薄发。

  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信息爆炸和知识更新速度之快,即使是年富力强的人,也时常感觉“压力山大”。大学里,“80后”年轻教师当博导已不足为奇,个中展现的正是一种理工领域独有的学术新陈代谢:前沿学科的研究、高新技术的攻关,需要新兴的知识背景。在海外受过教育和学术训练的新一代海归,似乎有先天的优势。

  百岁教授范绪箕用自己的经历,晒了晒科研界的另一种现实:在真正的高精尖领域,各国之间的角力竞争异常激烈,很多研究还没有做到完全“敞开”。在这样的情况下,“闭门造车”就意味着要有坐冷板凳的毅力,专注于一些真正值得潜心研究的基础问题。事实上,真正容易被淘汰的不是年龄,而是无用的知识。

  在同济大学,年近八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沈祖炎,上个月连续做了两件大事:月初,成立自己的第三个院士工作站,推进校企在钢结构项目的产学研上的协同创新;月末,在全国钢结构产业的高峰会议上总结我国建筑钢结构产业链的发展现状以及与国外发达国家的差距。

  抓住一切机会推动学科发展,那是因为这位院士的身上,连接着三四代人在钢结构领域的接力作战。沈祖炎学习钢结构知识,是在一个沉闷的时代,那时国内钢材供应十分紧缺,应用有限。回溯往昔,他能看到一代名师王达时、李国豪的身影,得益于他们的鼓励,他努力钻研,才在上世纪80年代实现了自由驰骋。国家大基建发展,需要大量钢结构人才。等他往后看,昔日的学生、学生的学生都已经是这一领域学科的掌舵人。“银发教授”不仅见证工程科学的发展,也传承着工科人的精神。

  刚刚过去的2012年,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贡献奖”的三位得主,齐刷刷地都落在复旦大学。79岁的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王水照、89岁的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陈其人、78岁的经济学院教授洪远朋。他们获奖的共同点是:著述等身、德高望重,道德文章获得哲学社会科学界的普遍公认。其实,业内人士私下也把“学术贡献奖”称为“老人奖”,这固然有人文社科学科本身的研究特点,但记者发现,这些获奖的“老先生”,至今仍然活跃在科研和教学的一线。

  “我现在还是复旦的教授,可哪一天如果我退休了,没有学生教了,回到家里能做、想做的还是看书、写书。”王水照说,和理工科相比,做文科学问,年纪大可能更占便宜一点。对于“真学问”的判别,推进学科的发展,这些都离不开浩瀚的典籍阅览,凭史料和证据说话,广博的阅览最需要投入的正是时间。而更为重要的是,自从中国读书人讲究做“道德文章”,正是在治学和教学的过程中,学术传统才得以延续。

  “银发教授”们坦言,和年轻人相比,他们有弱点,比如不擅电脑打字、老眼昏花,精力体力不如从前。但是诸多劣势有时候也会化为优势。“很多年轻人喜欢上网,分散了精力,我们不上网,倒留出更多时间看书。”

  越老越不值钱?当普通人的人生注定是一条倒“U”形抛物线时,“银发教授”仍践行着“读书人”守护象牙塔的责任:追求真知,做学问可以永不“退休”。

       日期:2013-01-09 作者:樊丽萍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