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上海教育成功的秘密是什么?

日期:2013-12-02作者:admin点击:615转播到腾讯微博

 

       中国上海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加入PISA的地区,2009年首次参加PISA测试,就在阅读、数学、科学三大领域夺得“世界第一”,上海教育由此备受世界瞩目。
  作为后续“冲击波”,2011年,哈佛大学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一本题为《超越上海》的书,书名即表达了相当部分的美国教育专家对PISA测试结果的态度:以上海教育为标杆,改革美国的教育。挖掘上海教育的“秘密”。今年10月24日,《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访问中国后,在美国《纽约时报》刊文指出,所谓的“秘密”只是上海在“无止境地强调那些造就优质学校的根本原则”。
  到底是什么让世界如此关注上海教育?除了受益城市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上海为破解教育均衡这一世界级难题而进行的不懈探索,以及办好每一所公立学校的教育理念,无疑是关键所在。一条独特的“上海经验”是、千方百计打造各种各样的“好学校”,花大力气“抬升底部”,促进教育均衡发展。
  
抬升教育底部:最差的学校也不差
  本报首席记者 樊丽萍
  
委托管理:让农村薄弱学校迅速变强
  眼下,连不少“老外”都知道,上海的薄弱学校、办学条件一般的学校,都有一套让自己在短期内快速升级的方法——“委托管理”,这正是上海在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举措之一。
  学校“委托管理”,说白了很简单:由中心城区品牌中小学以及长期从事教育研究与实践的教育机构,接受郊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委托,对郊区农村的义务教育阶段相对薄弱学校开展全方位的管理。
  “委托管理”起始于2007年,每两年一轮。对于缩小城乡“二元结构”教育差异,这是快速见效的良药。奉贤区柘林学校、金山区廊下中学、浦东新区三灶学校等一批原本在本市郊区“垫底”或出现办学困境的学校,都因为“委托管理”的新机制,出现了“原来招不满,现在坐不下”的生源回流现象。
  
【案例】
  2006年9月前,位于浦东南汇的三灶学校有一个公开的秘密:学校校舍、操场等经过整修后,办学硬件看上去很不错,但没有一个在校教师的子女在这所学校就读。在当地,很多家长都一门心思把孩子往外送,不愿意交给三灶学校。
  2007年起,三灶学校由上海成功教育集团托管。一些在三灶学校任教20多年的教师感叹,“第一次在校园中见到这么多专家和名师。”
  “成功教育”和闸北八中校长、成功教育创始人刘京海的名字连在一起。1985年至1994,刘京海在闸北区教研室工作,潜心研究差生转化。他发现:差生之所以学习差,有个重要原因是经历了学习反复失败的过程,反复的挫败让他们失去了自信心,也失去了学习的积极性;要使差生变成优秀生,方法非常简单——老师得把差生当成天才来教育,不断帮助他们在学习中取得成功。这就是成功教育的起源。刘京海后来担任闸北八中校长,学校里有一大批顽皮、不愿学习的学生,推行成功教育后,学校的教学水平后来居上,在全市达到中上水平。
  成功教育集团托管三灶学校等数所偏远郊区、农村薄弱学校后,同样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托管的3年里,有100多名在外校就读的原三灶户籍的学生回到了三灶就读(其中包括近10名教师子女)。小学一年级招生总是人满为患,招生计划数为四个平行班160人,实际报名人数均超过了200名。
  家长在各类问卷访谈中都十分认同学校发展态势,认为学校在托管后,学校、教师、学生在各方面有很大的变化。
  今年8月,上海市教委启动了第四轮郊区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委托管理工作。50所位于上海奉贤、嘉定、松江、青浦、金山、崇明、闵行、青浦、宝山等地区的区农村义务教育学校,被托付给33所中心城区品牌学校、10个支援机构。而根据已经公布的本市第三轮郊区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委托管理绩效考评结果,达到“优秀”的学校有23个,占总数的51%;“合格”的学校共有22个,占总数的49%。
  
名校办分校,提升公建配套学校质量
  随着上海大规模启动保障性住房大型社区建设,一大批全新的公建配套学校应运而生。
  公建配套学校在初办阶段,一般都会呈现出“薄弱学校”的特点,比如:管理薄弱、生源差、师资力量不到位,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如何扩大优质教育的覆盖面,让新生的公建配套学校从一开始就成为市民家门口的“好学校”,而非薄弱学校,上海的一项做法是实行对口办学。具体来说,就是采取区县教育对口合作形式,由人口导出区派出优秀办学团队承办人口导入区商品房基地公建配套学校。
  据记者了解,对口办学目前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承办模式,一般由人口导出区政府在本区优质学校选派校长、副校长、中层干部和一定量的骨干教师进入新办校进行办学,另一种是结对支持模式,就是新建公建配套学校由学校所在地政府派员管理,人口导出区政府指定一所优质学校与之结对,在管理和教学方面进行帮扶。
  
【案例】
  探索对口办学,向明高级中学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学校。向明中学是卢湾区(现为黄浦区)一所百年老校,市实验性示范性中学。2009年,向明中学在闵行区浦江镇开办浦江校区。新学校沿用了100%的卢湾“血统”,师资队伍全部来自卢湾向明品牌。两个校区办学拥有统一的“度量衡”:培养目标统一、教学要求统一、学科标准统一、课程设置统一、训练体系统一、测评手段统一。同时由各备课组长安排,两个校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所在地资源实施特色项目。
  对学生的要求,浦江校区和卢湾校区是一致的。以养成教育为主线,引导学生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力主培养明理向上、和谐友爱、诚信礼貌、基础扎实、个性突出,具有科学精神、创新意识又兼具国际化素养的“向明人”。
  在闵行区浦江镇,随着荷花池幼儿园、黄浦区中心小学和向明中学等一批品牌学校入驻,原本空置的大型居住社区如今人气十足,居民们常说:孩子们只需走几步,就能享受从幼儿园到高中“一条龙”教育,而且全是顶呱呱的优质资源。
  去年,上海市教育评估院对9所对口办学学校进行调研时发现,对口办学总体办学成效良好,教师认同度和满意率较高,学校社会声望不断提升,与社区关系不断改善。尤其在生源方面,不少学校已经走过了初创时期最困难的时刻,其中,生源回流最为明显的是宝虹小学和荷花池世博幼儿园。
  
“家门口”的新优质学校:使普通学校在变革中成功
  促进教育高位均衡,时至今日,上海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些“历史名校”和实验性示范性学校,大批普通学校都有强烈的发展愿景和改革动力。
  以“办好每一所家门口的学校”为目标,2011年,上海启动“新优质学校”推进项目,让一批前些年办学基础差、生源一般却具有鲜明特色、取得过硬育人质量的学校脱颖而出。
  
【案例】
  上海市罗山中学坐落于杨浦大桥浦东段桥堍之下的罗山新村内,是一所公建配套的初级中学。进入新世纪以来,罗山中学与很多初级中学一样,在课程体系中仍存在一些瑕疵,诸如过多倚重接受学习方式,忽视发现、探究学习在人的发展中的价值;以谙熟学科知识和训练为宗旨,忽视对生活世界的关注与思考等问题比较突出。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学校决定开设生活探究型课程,试图以此促进学生的学习方式发生积极的变化。
  生活探究课程是用探究的方式来解释生活中的问题的经验性课程。课程开设后,学生们探究的领域包括上海石库门探访、生活垃圾的分类问题、现代社区中的邻里关系、流浪宠物的问题等等。
  在生活探究过程中,尽管每个同学的感受、体验和获得的经验不尽相同,但对增进学生对自然的认识、增强社会实践能力和社会责任感、养成主动探究的态度和习惯、提高学生合作分享、与人沟通交流的能力等方面却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这些课堂的出现,到底给了孩子怎样的触动?罗山中学有一位家长这样说道:“孩子平时不太关心身边的道路和周边的一些事物,自从上了探究课,在家经常与我们讨论关于路的知识。探究让她懂得了知识不仅来源于书本,还可以从日常实践中获得知识,这是一个飞跃。”
  生活探究课程不仅受到学生欢迎,也让老师受益匪浅,传统的教学观念得以转变,从而有效地改变学科教学中脱离学生生活实际、忽视合作分享的作用、强调控制灌输等等弊端。
  什么是新优质学校?市教委巡视员尹后庆这样表述:“一所家门口的学校,一些最普通的学校,哪怕是家庭困难、学业困难学生集聚的学校,甚至是农民工孩子的学校,只要尊重学生的需求,遵照教育规律办学,充分激发改革活力,不靠学业成绩排名和升学率也能得到社会认可,成为上海基础教育的品牌学校。”
  “新优质学校”创建以三年为一周期,学校自愿申报,主动创建,形成学校自我规划、自我反思、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运行机制。目前,本市共有43所新优质项目学校。
  
由PISA报告“撬开”的教育密码 金钱能买到PISA的优秀表现吗?
  乍一看,国家财富似乎与学生在PISA中的表现有关。
  在中等富裕程度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超过20000美元左右的国家和地区,(如爱沙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和伙伴国克罗地亚),国家越富裕,PISA阅读测试平均分数越高。例如,在波兰,伙伴国拉脱维亚和伙伴地区中华台北,它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至少是伙伴国阿塞拜疆和秘鲁的两倍,并且它们的PISA阅读测试的平均分要比这两个国家高出100多分。
  但PISA结果显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跨过20000美元这道坎后,国家财富不再能预测这个国家的PISA平均成绩。这些高收入国家投在教育上的经费的多少,与它们在PISA中的表现也无关。
  在生均经费高于35000美元这道坎后,这项累计支出与PISA表现无关。例如,在学生6到15岁期间,生均经费高于100000美元的国家(如卢森堡、挪威、瑞士和美国)的学生成绩水平与生均经费不到其一半的国家(如爱沙尼亚、匈牙利和波兰)差不多。与此同时,新西兰是PISA中表现最好的国家之一,但它在学生6到15岁期间花的生均经费低于平均水平。
  PISA结果显示,相对于教育投资的多少而言,一个国家教育系统的成功更多地取决于教育资源投入的方式。PISA中表现最优秀的国家既不是最富有的国家,也没有在教育上分配更多资金。
  
对于“补课班”的投入是否值得?
  根据PISA2006的分析结果,学生在课余辅导班与自习上所花的时间与表现是负相关的。当然,这也许是因为多数参加课余辅导班的学生主要是(在学校学习方面)补差而不是提高。
  尽管如此,分析结果也表明,在各个国家和地区,那些在总的学习时间(包括学校常规课程、课外辅导课和自习时间)中,将很大比例花在常规课堂里的学生表现往往较好。
  例如,澳大利亚、芬兰、日本和新西兰等PISA表现优秀的国家,学生超过70%的学习科学的时间都是放在学校常规课程上的。
  但是,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并不能完全解释为什么这些国家的学生表现那么好。在上述国家中,除新西兰以外,15岁学生花在学习科学上的时间要低于OECD平均值。数学与语文的学习时间也呈现出相同的规律。这表明,对于学生的表现产生最大影响的是学校课程的质量,而不是学习时间的长短。
  
帮助孩子学业成功,家长能做什么?
  多数家长都知道,花更多时间和孩子在一起,积极参与教育,这些都能给孩子的生活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许多家长不得不同时应付工作和家庭琐事,时间不够用,而且部分家长也不具备辅导孩子学业的能力。
  对PISA数据的分析表明:家长不需要拥有博士学位或者花大量的时间,才能为孩子带来改变。事实上,许多与学生更好的阅读成绩相关的亲子活动,需要的时间都很短,也不需要专门的知识。不过,这些活动需要家长实实在在的兴趣和积极主动地参与。
  在PISA2009中,无论家庭的社会经济背景如何,在上学的前几年,家长读书给他们听的学生在学习成绩上有明显的优势。那些回答“每天或几乎每天”或“每周一次或两次”和孩子一起阅读的家长,孩子的成绩比那些家长“从来没有或几乎没有”或只有“每月一次或两次”的孩子高很多。平均而言,在所有14个有这个数据的国家和地区中,这一分差是25分,相当于半个多学年的成绩。
  一个结论是,在上学的前几年,家长读书给孩子听的学生,其学习成绩有明显的优势。换句话说,家长的早期参与确实能给孩子今后的表现带来回报。
  
谁是学业多面手?
  对高技能工作者的需求急剧上升,这已经导致全球范围内的人才竞争。通盘考虑PISA测试的所有领域(阅读、数学和科学)表现都优异的学生后,各个国家(地区)就能估计其未来人才储备的数量。被认定为“学业多面手”的学生是指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三个领域成绩都达到5级或6级精熟度水平(PISA中的最高精熟度水平)的学生。
  就OECD各国平均水平而言,16.3%的学生是科学、数学和阅读中至少一个领域的高表现者。但是,学生是一个领域的高表现者并不一定意味着他/她在其他领域表现优异。例如,瑞士有24.1%的学生是数学高表现者,是该比例最高的国家(地区)之一,但阅读和科学高表现者的比例只有平均水平,分别为8.1%和10.7%。统计表明,OECD国家中,约4%学生是“学业多面手”——这是平均水平。而在澳大利亚、芬兰、中国香港、日本、新西兰、中国上海和新加坡,“学业多面手”的比例要高于其他国家(地区)。
  
教育公平是PISA优先关注点
  纵览OECD历年发表的PISA研究报告,教育公平是优先关注点。PISA通过包括公平导向的政策,扩展了公平的范畴。
  
竞争力导向
  PISA给出各个国家或经济体在阅读、数学、科学等领域的成绩排名,以及达到各个精熟度水平(proficiency level,又称能力水平)的学生比例,使各国从别国的成绩中反思自己的教育,寻找更有效的教育政策。还关注不同精熟度水平学生的分布,特别是技能分布顶端和底端的学生比例。经合组织把各国达到顶端水平的学生比例看作这些国家未来竞争能力的基础。反过来说,几乎没有学生处于顶端水平上的国家则可能会因此面临未来的挑战。
  
终身学习导向
  终身学习的关键是学会学习。PISA所测评的“素养”重在评价应用知识和技能的能力,PISA还研究学生的学习策略,跨学科的问题解决能力以及他们对不同议题的兴趣。第一次是在PISA2000,询问学生学习动机和学习态度方面的问题以及管理和监控自己学习的策略;PISA2003增加了跨课程的问题解决知识和技能的测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这些要素;PISA2006继续开展学生学习动机和学习态度的评价,特别关注学生对科学的态度和兴趣;PISA2009拓展了阅读态度、参与度和阅读策略的研究。
  
教育公平导向
  PISA从三个方面评价教育公平:一是学习结果的平等。从相对指标来看,指学生是否可以获得同样的学习结果,可以用学生之间的成绩差距来测量。处于成绩分布顶端的学生与底端的学生之间成绩差异越大,表明学习结果越不平等。从绝对指标来看,指学生都达到某个基准水平,可以用达到基准水平的学生比例来测量。
  二是教育资源分配的公平,可以用学校教育资源指标与学生经济社会文化地位的相关性来衡量,如果所有学校都能享受基本相同的教育资源,那么学校的教育资源与学校全体学生平均的经济社会文化地位指数(ESCS)应该是不相关的,并不是说所有学校都一样才是公平。
  三是克服学生背景的学习公平。如果不同背景的学生受教育机会是平等的,那么学生的成绩应该不受这些背景条件的影响,包括ESCS、家庭结构、移民背景、家庭所用语言、学校所处地理位置等。因此可以用这些背景因素对学生成绩的影响程度以及控制了背景因素影响后的学生成绩差异来评价控制学生背景因素后的学习结果公平。
  
效益或效率导向
  指投入产出的有效性,或用较低的成本达到同样的结果。包括教育经费的分配和使用效益,教师资源的分配和使用效益,校内外投入学习的时间和学生表现相比较所体现出的教育有效性。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