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母语退化不能只怪英语

日期:2013-12-12作者:陆建非点击:500转播到腾讯微博

       任何类别的语言教学实质上是人文素养的教育,她的魅力在引导人们向真、向善、向美,使学者“习得”而非“死记”活生生的话语,渐渐地敏于观察、善于思考,乐于交际
  
  近来我国的英语教育又被推进公众视野,媒体热议,众说纷纭。继10月16日北京市考试院提出“降低中高英语分值(从150分下调至100分)、提高语文分值(从150分上调至180分)”的改革方案,不少省市和地区紧跟潮流,酝酿新举措。随着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2013版出炉,这一有着27年历史的“英语国考”的作用和地位也备受质疑,甚至出现了“去四级化”、“四六级滚出大学”的叫喊声。
  
英语学习推动中国全球化进程
  《英孚英语技能指数》报告(EF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11月5日问世,该报告试图为非英语国家成年人的英语技能设置一个全球标尺。2013年抽样的国家和地区有60个,中国位列34名(50.77分),属“低熟练度”,比2012年略有提升。据《2011美国中央情报局世界实情书》所述,英语技能与人均出口产值呈正相关(以能源经济为支柱的国家如沙特例外)。提升英语掌握程度被视为出口强国的必要前提。报告指出,英语技能将决定中东国家何时方可告别能源经济而转向知识经济。此外,《英孚英语技能指数》与《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之间具有积极的关联性:英语技能低下的国家,其社会发展各不相同,但是,英语技能良好的国家,其社会发展水平必然处于高端。
  在企业层面,《经济学人》智库2012年曾作一次大样本问卷调查。七成企业高管表示,企业如果扩展,职工必须掌握英语。另外,1/4的高管主张,只要半数职工掌握英语即可。对于个体而言,掌握英语可增加收入。全球人事部门和人事代理机构负责人普遍认为,英语技能达到本地平均水平以上的劳动力,其收入比拥有同等学历的劳动力高30%到50%。尤其在外包浪潮中,除成本之外,首要考虑的因素是外包承接国劳动力的学历与英语技能。
  改革开放初期,更多的年轻人是为了出国留学、移民或打工而恶补外语(主要是英语),如今还加上升学、就业、晋级、旅游等因素,使得学习英语的目的多元交叉。中国人英语水平的普遍提高,推动中国更快更深地融入全球化进程。
  
英语考试效果为何不尽如人意
  在我国,学英语的人越来越多,年纪却越来越小,课时也越来越长,英语考试越来越繁杂,然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原因是多重的。
  语言学家乔姆斯基指出,人类先天语言能力是生物遗传的结果,语言学的本质是认知心理学,而且最终是生物学的一个部分。作为言语获得基础的这种天生机制在后天必须及时地暴露在语言的反复刺激下而被激活,而这个关键期就在青春期以前。据统计,在亿万母语为非英语的学习者中,真正能实现无障碍地跨文化交流与沟通的人不会超过3%。这便使得花了大本钱的学习者以及家长大失所望。
  其次,英语考试已经率先实现“四化”——等级化、标准化、行政化、产业化。标准化实属无奈,任何大规模的语言考试,由于受制于成本考量以及测试的信度和效度,均无法真正摆脱用一把尺子衡量各类考生的弊病。当然在试题的设计和测试方法上,我们可尽量彰显个性特征、主观能动、文化因子、综合应用能力等,事实上,这类探索和实践从未间断,如2013新版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再次作了大幅有益调整。但若取消“等级”标示,抛弃“标准”衡量,那“统考”又如何实施?问题出在社会公众和相关部门过度解读测试结果,无度滥用测试成绩,处处挂钩,使得英语考试落入“行政化”窠臼,异化为“跻身上流”的“敲门砖”,更可怕的是,由此促成考试产业链的形成,功利驱动,利益至上。
  英语考试被妖魔化之后,人们又将母语的弱化归罪于英语,说它挤占了母文化的时间与空间。但如果孩子不学英语,他们的母语(即所谓的语文)水平即刻就会明显提高吗?一定程度上,语文课程难以诱人,母语水准下滑,主要是信息时代的“浅阅读”、“少阅读”所致。乔布斯那个被咬掉一小口的苹果孕育了一代“低头族”,记忆、阅读、交际模式彻底颠覆,汉字书写生疏,直面交流木讷,小说诗歌冷落,自然情趣退化。有人甚至推荐民国语文课本,无非是善意提醒:语言是思维的方式、交际的工具、更是文化的载体,任何类别的语言教学实质上是人文素养的教育,她的魅力在引导人们向真、向善、向美,使学者“习得”而非“死记”活生生的话语,渐渐地敏于观察、善于思考,乐于交际。
  
避免情绪化的抱怨、宣泄和误判
  最近教育部推出高考改革方案,征求各方意见,其中取消高考英语科目,让一些人叫好。强制英语考试,过度解读和不当应用测试成绩带来的负面效应确实到了该整治的时候了,但其产生的正面效果和积极意义也不能一笔抹杀。全球化大背景下,掌握英语语言技能,对劳动力价值开发具有重大意义。法国、日本、韩国等学生学习英语的年级又朝前推移。据《英孚英语技能指数》,2007年,印尼、越南和同属金砖国家的印度、俄罗斯分数均低于中国,而现在他们的得分反超中国。
  “一年多考”、“社会化考试”等或许成为新的招数,然而,对于不甘落后,锱铢必较的“考试族”来说,一次性压力定会变成持续性折腾,学校成本也随之转嫁给家庭。因此,注重中学课业成绩、分类指导教学、运用信息化手段连接和扩大校内外“语义场”,使英语变成“兴趣”而非“噩梦”等理念和举措应成为现实驱动的正道。与其为英语学习减负,倒不如重新认识英语的本质以及它与母语的关系,遵循外语学习规律并努力改变教学现状。我们需冷静而慎重地权衡“矫枉过正”后的利弊得失,避免情绪化的抱怨、宣泄和误判。
  (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教授,上海跨文化交际研究会会长)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