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今天,你是否拖了全球教育的后腿?

日期:2013-12-12作者:admin点击:2171转播到腾讯微博

       “过去只有学生、家长、老师会担心考试成绩揭晓的那一刻,如今,轮到各国的教育部长紧张地咬手指了。”大约半个月前,英国《卫报》在发布PISA测试预告消息时,传神地描绘了PISA对各国教育政策的影响。
  PISA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进行的15岁学生阅读、数学、科学能力评价研究项目,其测试结果所绘制的不只是今天的教育格局图,同时也在预言未来。今年12月3日,2012年的PISA测试成绩公布,65个参与国和地区各自领到了自己的成绩单。
  “今天的教育实践就是明天的经济成就。”OECDPI SA项目主管和督导安德烈亚斯·施莱歇尔如是说。眼下,针对PISA2012测试,全球正在刮起一股反思教育、投资教育的新风潮。 ——编者
  
美国学生挣扎在平均分上下,学者急了:美国正失去竞争优势
  在这场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学业大联考中,公众除了关心本国学生在什么位置,还会顺带关心的是:美国在哪儿?
  这种集体关注给美国带去了尴尬。根据PISA2012测试结果,美国学生在数学测试中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科学、阅读也仅仅徘徊在国际平均线上下。
  如果仅比较34个OECD成员国,情况更糟:美国在数学上排名第26位,排在斯洛伐克、葡萄牙、俄罗斯等国之后。
  “越南,第一次参加PISA测试,数学和科学的分数都比美国高。中国上海排名全球第一,东亚学生整体表现最好,在所有3项测试中,在前10名占得7席。”面对本国学生的差劲表现,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直接取了个新闻标题:《亚洲第一,美国青少年拖了国家的后退》。
  NBC的情绪恐怕积累已久。自2000年首次参加PISA至今,美国一直表现不佳,排名不断下跌,被爱尔兰、波兰等后起之秀超越。此次,美国在科学上的排名从2009年的17名跌到如今的21名,阅读从2009年的14名跌到如今的17名。
  “你总在原地踏步,别人都在进步,这叫人如何乐观?”美国国家教育数据中心主任杰克·巴克利告诉美联社记者。
  美国政府并非不在意PISA结果。此次OECD除了在巴黎总部召开发布会,美国将OECD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请到华盛顿发布报告,美国教育部长阿恩·邓肯站在台下等待结果。
  上一次PISA结果揭晓后,奥巴马政府据此提出“力争上游”改革,拨款40多亿美元,提振基础教育。不过,3年似乎不足以让“力争上游”发挥效力。
  面对糟糕的成绩,邓肯形容这是“教育领域的滞涨”。在邓肯看来,这个结果和美国希望为全球提供最优秀劳动者的愿望极不一致。他说,政府可能将重启关于美国教育与其他经济体教育优劣性的比较。
  美国政府对教育系统的反思基于一些更为确凿的数据。
  今年公布的PISA报告显示,美国1/4的15岁少年没达到PISA的基本水平——数学2级水平,即仅需要运用基本运算方法解决数学问题。在加拿大、韩国、中国上海和新加坡,没达到这个水平的学生仅1/10或更少。
  此外,美国仅2%的学生达到数学最高水平,这表明他们可以创造性地应用数学知识。OECD的平均水平是3%,在中国上海、中国香港、新加坡、中国台北以及韩国,则是超过30%。
  “这不仅意味着美国经济投入的巨大失策,也暗示着国民未来的落后。”12月3日,安赫尔·古里亚在华盛顿发表了特别报告:从美国和国际视野看PISA。
  民间的讨论已开始。就在12月3日PISA发布当天,美国卓越教育联盟、美国大学考试委员会等10个教育团体新建了一个网站“PISADay.org”,共同讨论PISA结果对美国教育政策的意义。
  不少学者将美国的糟糕表现与亚洲学生的傲人成绩联系起来看。“东亚国家已经意识到依赖教育可以改善生活和未来,而美国沉浸于过往辉煌,即将失去竞争优势,还浑然不知。”斯坦福大学胡福研究院教育政策专家艾瑞克·汉努谢克说。
  在美国学者看来,美国人拥有着最强的经济,但毁在“自满”上。
  
欧洲喜忧参半,德国终于迈入“优等水平”,瑞典教育部长则要“修理学校”
  在欧洲,巨大的教育投入一直是高福利欧洲国家饮誉全球的标签。但学生学得怎么样?
  PISA一测,欧洲国家表现差异很大。芬兰、比利时始终位居高表现,法国、英国则是“差生一对”,徘徊在及格线上下。他们中,德国无疑是“奋发图强”的学习标兵——此次排名16,属于高表现国家;而在此前测试中,德国也仅仅挣扎在国际平均线水平。
  “一个像德国这样凭借经济和政治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位居世界第一方阵的国家,难以对教育成就仅位居OECD平均线水平而满足,更不要说位于平均线以下。”德国前联邦教育部长埃德尔加德·布尔曼在2002年撰写的《PISA:德国的结局》至今挂在PISA官网上。很多人认为,德国今年取得的成绩正是基于布尔曼在任期间的反思。
  布尔曼推动的改革包括强调儿童早期教育,加强教师培训,应用更多教师激励机制,给予学生个别辅导支持,确保均衡教育机会和强化卓越教育将是我们学校教育体系的两个关键议题等。在布尔曼看来,芬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已经从起步较早的改革中收获成果,这也表明德国教育体系将在可见的未来得以提升。“布式改革”同时强调,仅仅抄袭是不够的;要学习别人的成功经验,并将它们融入到自己的战略中。
  不过,并非努力就立刻有回报,更多欧洲国家在吃力地追逐“优秀”。
  就在今年PISA公布前一个月,英国《经济学人》跑到斯德哥尔摩杂志专访瑞典教育部部长简·比约克隆德。结果,后者直言,“已经准备好接受孩子们的差劲分数”。要知道,2000年的PISA测试时,瑞典学生比其他大部分国家的学生表现得要好很多。瑞典激发了许多模仿者,但自己却在退步。2009年,瑞典的表现低于OECD平均水平。这次,亦然。
  2006年起,瑞典政府引入了雄心勃勃的教育改革,包括推出全国统一标准课程。“要让我们的教育政策在PISA排名中有所体现,估计还需要更多时间。”比约克隆德被《经济学人》誉为“修理学校的人”。但是和其他许多欧洲高福利国家类似,政府在国内遭遇同样的问题,国人不希望轻易改变教育传统,从小学到大学的免费教育是福利体系的重要支柱。但久而久之,这又导致竞争力不足的问题。这点在PISA掀起的国际教育竞争中暴露得更为明显。
  如同德国人布尔曼所说,PISA像一面镜子,让德国人清楚地看到教育系统的弱点。并且,如今这个教育坐标不再以本国教育标准来划定,而是国际教育水准。不进步,或许就等于在退步。
  
越南成为亚洲“黑马”,政府警告国人:别自满
  在这个国际教育坐标系上,高表现国家的教育经验和做法无疑最引人注目。
  中国上海、新加坡、日本等亚洲国家席卷前10名位置的高表现,让PISA主办方特别撰写了亚洲教育现象的分析报告。而在民间,全球媒体则更为关注“惊艳全场”的越南。
  越南,这个东南亚国家,第一次亮相,就在65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17名,超过了澳大利亚(19名)、法国(25名)、英国(26名)、美国(36名)、瑞典(38名)等许多比它富裕得多的国家。
  越南的人均教育投入在全世界是最低的,但是,越南的成绩高于34个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
  “英国、美国、法国都不如越南!”美国《哈芬顿邮报》、《华尔街日报》、《今日美国》接连将视角对准越南,并认为这进一步印证美国将失去竞争优势。
  相比而言,越南国内却异常冷静。“越南的教育工作者已经警告越南人在意外获知越南的表现超过了许多发达国家后,不要自满。”越南《青年报》在PISA结果公布后发表了题为 “惊讶之后,越南更需要脚踏实地”的文章。
  越南一名教育官员直言,PISA不是综合测试,“说实话,我们在更广阔的领域还是拖了其他国家的后腿。”
  越南教育部前部长TranXuan Nhi告诉越南国家广播电台“越南之声”,OECD仅仅测试了越南的小部分学生,不代表越南全国的教育质量。
  在一些越南学者看来,越南学生非常刻苦,而这种氛围是亚洲教育的共同特点,同样出现在韩国、日本、新加坡等2012PISA中有高表现的国家中。越南目前更需要向发达国家学习,因为许多越南学生出国后,无法创意思考……“我们的教育仅仅训练了学生为了考试,而不是为了实际生活,我们需要重新考虑我们对于精英的定义。”
  尽管有这样的警惕,PISA越南官员则表现“越南人未免太谦虚”,“OECD从越南全国59个省市的162所学校(初中、高中、职校)挑选了5100名学生。他们来自乡村、城市、山区。”他强调,PISA体现了参与地的教育质量。
  有意思的是,就在越南人表示要向美国教育学习的同时,OECD则建议美国人:向亚洲学学。
  在OECD看来,PISA2012测试消除了原本关于教育成就的广泛认识,即认为教育成就主要是天生智力。如今的PISA结果告诉大家:高教育成就更取决于先进的教育体系和学生的刻苦努力。以日本为例,学生不仅相信他们是自己获得成功的主宰,也随时准备为此付出努力。简单地说,这提示我们要将教育不仅置于政府的第一要务,也要成为家庭的首要目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