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微电影特训营课程分享二——贾樟柯:微电影,属于年轻人的影像

日期:2012-08-13作者:admin点击:3733转播到腾讯微博
摘要:主讲人简介:贾樟柯 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 代表作:主要导演作品有《小武》、《站台》、《任逍遥》、《世界》、《东》、《三峡好人》、《无用》、《二十四城记》、《海上传奇》,其中《三峡好人》获第6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狮奖,《海上传奇》获第30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金兰花奖。

一起来谈论同样一个事情——"电影",我觉得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事情。对我们这些从事电影十几年的人来说会特别开心,因为知道全国各地还有这么多热爱电影的年轻人。电影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年轻的艺术,因为年轻人身上应该包含了对社会的敏感度、对艺术的热衷,还有对表达所形成的公共资源,在公共领域里面所做出的发言和影响。显然电影目前变成一个非常好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表达自我的一个媒介。

90分钟的电影与短片共存

随着电影技术的完善,特别是电影从无声到有声以后,电影就步入它的商业期,因为有声电影发明以后完整电影的文学性可以呈现,因为人们可以说话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可以辐射出来,这样文学性的提高带来的电影商业化。

 电影观赏的长度,电影的拍摄长度以长片为主——90分钟。即便如此,无数个导演都还保持着短片的拍摄,为什么短片的模式为什么一直没有被淘汰呢,为什么在无数个地方还有短片电影节呢?我自己也是在长片拍摄当中也会保持一种短片的拍摄,就是因为短片自身是一个很完整很成熟的一种媒介,并不是你的所有思想所有情感都是需要90分钟的长度去表达。有一些我们的感怀,都可以通过3分钟5分钟10分钟传递出来,特别是短片带给我们的自由度,就是很多电影语言的实验都是从短片开始,从短片来进行语言的识别。所以丰富的短片给我们的是整个世界丰富的视点和对电影不同探索的可能性。在欧洲有很多电视台保持了收购、放映短片的传统习惯。可能在中国这种传统是比较薄弱的,因为我们并没有一个拍摄短片的大的群体。中国过去的短片拍摄往往都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为了毕业所做的作品,或者说为了某一个学科的教学的总结来拍的短片的实验。短片在中国很长时间并不是年轻人喜欢的表达自我的媒介。

短片在微博时代成为“微电影”

自互联网产生到最近几年,我们逐渐听不到短片的说法,取而代之的是 “微电影”。为什么短片概念会变成“微电影”?这背后有很深刻的技术原因。过去我们看一个短片可能在电影节、电影院,或在自己家里面看。互联网产生之后,特别是无线互联网产生之后,电影的播出途径愈发多样,可以是视频网站,可以是手机,可固定可移动。整个终端的改变带来了短片新的出口,这个技术本身目前的状态正好跟短片形式是契合的。因为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左右的长度,对于网络观看、手机观看可能是相对适合的时间。如果在公交车上看90分钟的长片可能是很吃力的事情。因此,微电影短片的拍摄变得非常活跃,每年在中国数以千计或者万计的短片拍摄,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新的终端。这些新的终端包括互联网手机运营商大量的内容来提供。在终端背后,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微电影的交互性,也就是说我们通过微博或者视频网站观看的时候,可转发可评论,形成新的网络聚群,形成影片产生的新的聚合作用。到电影院也是一个聚众行为。可后来到了DVD时代,就变成了分众的情况。网络有一个特点,又有另外一种聚众形式。所以我觉得很自然的短片的概念到现在延伸改变为微电影的概念,对我来说是特别正常的事情。

“微电影”的未来:随技术而变

微电影跟短片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微电影是过眼烟云?过了互联网,目前视频技术的热度之后是不是会衰落?

我是一个非常热衷于跟进电影技术的人。因为电影这个艺术是一直跟着技术美学在改变。比如说刚才说到的从无声到有声给电影带来的美学变化。去年有部电影叫《艺术家》就是讲电影从无声到有声,这种变革连带着演员都面临很大的危机。从黑白到彩色——如果没有彩色技术,张艺谋的红色三部曲就不会那么好的展现给大家。现在这个技术又到了互联网时代,电影终端技术,一定会对整个电影工业产生很大的一个影响,这个影响究竟在哪儿?未来电影的形态在哪儿?电影是不是分化为各种各样的播出形式?这个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媒体变化的时代,我觉得对电影感兴趣的年轻人一定要跟踪这个技术变化,投入到这个时间里,去给电影的未来寻找一个答案。

微电影的实践,身体力行,进入到新科技的过程里。我觉得科技带来的其他影响,就是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的微电影?除了终端技术之外,还有前期拍摄技术的改变。过去在电影很长时间里,首先有两个门槛,一个是资金的门槛,因为电影过去在胶片时代,依赖的灯光设备,胶片的拍摄、洗印、冲洗整个过程是非常贵的,也是非常专业化的过程。到了90年代末数码技术产生之后,降低了拍摄门槛,数码技术的掌握是非常简单容易的。很多年轻人在没有系统的掌握专业技能情况下,可以拍摄基本的规律,所以从90年代末开始,就有大量的数码作品产生了,它提供的一个网络传播的量上的保证。在全国各地,大家只要有一台,以前是要有一台DV,现在有小的照相机都可以拍摄动态的数码影像,就便于我们获得一种影像功能。

“最美中国”:感动瞬间的影像表达

在没有影像的时代,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可以通过取景去感受这个世界,不要说拍动态的电影,就连拍静态的照片机会都很少。随着经济的改观,普遍的收入增加,,大家开始拿手机、相机拍照,拿摄像机去拍活动影像,这个民族开始拥有了影像生活。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兴奋的事。因为意味着在我们国家可能一个九岁、十岁或者十五岁的孩子已经可以有影像实践。

在斯皮尔博格小的时候,他父亲送给他一个摄影机当生日礼物,他借此拍了大量的短片。非常令人羡慕,我们以前的中国不可能有这样的影像生活。像斯皮尔博格这样的导演的成功,可能与他那时候接触影像有非常大的关系。我们一般都是高中毕业对电影感兴趣,考相关院校,才开始有机会接触到摄影器材。整个技术的变革,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影像生活。

中国的地区差异化很大,地区发展很不平衡的情况下,不同地方拍摄的话就会呈现完整的中国面貌,这就导致提供给社会的有价值的影像资源更加丰富,所以回到我们这次的训练营主题“最美中国”。无论你身处哪一块土地,可能在上海、甘肃、山西、西藏、新疆,在全国不同的地方,我们可能发现不同的中国之美。有可能是山水之美、自然之美、人文历史之美、人性之美等等。我觉得我们立足于自己的生活,捕捉自己生活里的感动的一瞬间,形成一部电影。我觉得大家一百多个同学,每人拍一部短片形成的是一个整体的中国形象。我们希望通过这一百多部影片看到一个丰富的中国。这是微电影带给我们的可能性,最大的可能性在于这些影片拍完上传到网络跟他的用户观众接触以后,互动所形成的一种,产生新的一种价值观念。我觉得这可能是微电影所形成的一个综合的文化。

“微电影”类型:无所不包

怎么去开始一部微电影的筹备?怎么去开始一部微电影的拍摄?微电影需要什么团队?微电影有哪些类型?大概两年前,我开始接触到微电影的拍摄,不过更多的在微电影的活动里是一个监制的身份,提供给年轻导演一种艺术上的指导与技术上的支持。我们也在一起探索微电影的形态,大概在两年前,我们制作了一个微电影系列,一共有12部短片,叫做《语录计划》,获得了非常多的点击率。12支微电影剪辑成长片作为电影版本,在几个城市放映,还出了五本书。下面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制作《语录计划》其中一条,是马来西亚女导演陈翠梅,拍摄的一个中国记者王克勤。

整个这个片子是以《经济观察报》的主任记者王克勤老师的故事做纪录片,至于最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计划?这是一个偶然的灵感。苏格兰威士忌每年要拍一条广告,那年希望我给他们拍一条广告,正值微电影兴起,同样的预算,为什么不拍年轻人喜欢的微电影?因为对于一两百年酒的品牌来说,已经不需要宣传了,他很好的广告语 “永远向前”,那为什么不拍十二个人永远向前的人呢?对我来说这是微电影的微计划。目前微电影在它的产业化过程里,因法律上的版权保证没有得到落实,所以微电影的回收模式仍在摸索。所以在这个过程里,很多微电影的资方可能是来自于有很强烈的商业诉求的背景。这是很有争议的,新电影一产生就变成广告的附庸?客观看微电影,微电影百分之七八十是自发拍摄的影片。我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两个山西年轻人拍的,一个是阳泉中学的高中毕业生拍的。还有一个是太原的高中毕业生一个人七天时间拍的短片。

另外一种是工业生产的微电影,这就需要监制和导演有很好的自我坚持。我觉得《语录》计划是双影:一方面给给商家提供广告,另一方面电影本身质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两年前的上海电影节,很多微电影是动画片,也有实验性的短片。各种各样的形式都可以存在,所以大家在类型的选择上其实是丰富的,我们往往把类型聚焦在剧情,而剧情大量的是喜剧或爱情类型,其实可以更加丰富,从类型的角度大家都可以尝试。我甚至希望哪一个同学拍一个五分钟的武侠片,这也挺有意思的。微电影有高度的自由性、高度的实用性,给电影工业以崭新的启发。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尾页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