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微电影特训营课程分享四——徐炯:文化传播者的社会责任

日期:2012-08-16作者:admin点击:1260转播到腾讯微博
摘要:主讲人简介:徐炯 文汇报总编辑 1997年起参与《申江服务导报》筹备及创办,任副主编、主编。2008年7月起任《文汇报》总编辑。

事实——深入追求

首先讲第一个关健词事实。

为什么要有记者这个职业,记者是职业传播者,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也是传播者。从记者的本源来看,人们需要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但是绝大多数他不可能亲眼看、亲耳听、亲临其境去感受。所以要委托一些人去专门做信息专业的服务。这就是记者应该所担当的社会的角色、社会的责任。

人们委托记者或者说去看文化传播者,包括微电影的拍摄者提供给他们看的片子,他首先需要了解的是事实,而不是评判,因为只有了解了事实,才能自己去评判这个事情,也才能评判他人的评判。所以,事实永远是第一位的。对于一个传播者来讲,不管你是职业记者也好,或者业余传播者,你就是写博客的,你就是拍微电影发到网上跟大家分享。不管是哪一个传播者,第一责任就是遵守事实的原则。也就是说事实是第一位的,而这个事实是真实的,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是有外部跟内部的很多约束条件,妨碍你做到真实。比如讲,在奥运会刘翔比赛的时候,你在现场采访,你所处的这个位置就局限了对他整个过程全面的观察,所以你只能看到一个局部,就是外部的局限。内部也有约束条件,比如说自己对这个事情的主观情感和主观观点,会影响你对这个事实的判断。

这些约束条件加在一起,会妨碍你这个报道的事实是真实的。所以有一个说法,就是说个人永远是有局限性的,所以要做到完全真实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就像你观察一个事情发生的整个过程,有些人站在这个角度上从这个角度看,有些人从另外的角度以另外的角度看。很多人一起,对这个事情的事实报道进行补充、纠正,包括对一些观点进行互相之间的辩论、补充跟纠正。使得达到一个真实性。所以在新闻学上非常强调媒体的多样性,具体的讲,大家也许在看一些《参考消息》《环球时报》的时候,会经常看到,比如说美国又关了一家报纸,在过去若干年中,一个城市中通常有好几家报纸,随着经营情况的恶化,报纸会逐渐优胜劣汰被淘汰,最后只剩下一个报纸。

保证事实的真实就要使得媒体保持多样性。从理论上讲,媒体有多样性互相之间有竞争有冲突,这样的话对一个事情的报道才可能做到相互补充、相互竞争。就是在竞争中达到一种互补。因此作为一名传播者,必须自我警惕。不因你的主观判断而去扭曲真实。举最近大家比较关心的例子讲,刘翔摔倒以后,单腿跳到了终点,很多新闻报道中非常突出他的形象跟举动。当然从这个形象跟举动中,这部分事实中,很自然的得出意志品质精神风貌。很多观众看到,他摔倒以后,他首先从另外一个通道试图出去,起点的通道,有一个志愿者上来跟他讲了几句话。这个事实,恐怕你想追寻事情真相的话,恐怕要搞清楚,那几十秒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调头又单腿跳向终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主观的判断非常明确的话,你肯定就会选择事实,你会有意无意的忽略到,前面试图从起点回出去,像北京奥运会退赛一样的细节。这个细节恐怕是很重要的,现在外部的很多质疑未必是没有道理的。你要打消别人的质疑,事实本身是具有强大的力量。

偏见——保持警惕

现在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媒体明显分成两类,一类是专业媒体,包括报纸、广播、电视,也包括互联网上的新闻网站。我觉得基本上还是属于专业媒体,因为大多数新闻来源是报纸和广播电视。当然还有一部分自己采集的新闻,但是他基本上还是按照传统的专业规范在做。但是与之非常不同的就是自媒体,自媒体包括博客、微博上的贴子也包括各位探索的微电影。自媒体是丰富着事实的来源甚至突破着对真相的封锁,提供着对事实独特、有启发性的解读。自媒体的作者可能更接近事实源,对内情有更深入、细致的了解和理解。

前两天大家有没有注意网络上的两个贴子,一个贴子是迈克公司的高层营销人员,他对刘翔的事情是有说法的。按照他的讲法,就是赞助商绑架了刘翔,演了一场戏,里面有很多说法。这个自媒体的作者,我觉得是很有蛊惑力的,他所传递的这个信息。因为他更接近事实源,他跟专业的基层不一样,他有更深入的了解。但是这个贴子仔细一看并不靠谱,里面的成分比较多。有讲他所谓翔之队的说法,事实上并不存在姚明那样的姚之队的说法。刘翔的翔之队是提供科研服务的团队,跟姚明作为经济品牌的团队是不一样的。后来又有一个贴子,这个人比较详实的对前面的贴子做了很多纠正。包括讲了翔之队怎么回事儿,他讲并不存在。他讲中国田联如果是翔之队,资源是很丰富的,甚至不需要从市场上开发翔之队的价值等。很多实例告诉我,现在丰富着专业媒体的事实的来源。所以这是当前媒体生态非常重要的变化,一方面是令人鼓舞的变化,另外一方面也是令人忧郁的变化。

因为自媒体有很大的局限性,既然说自须提有很大局限性,既然说专业的媒体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大家要自我解脱,不轻信他人的判断。首先我们要分析一下误判是怎么形成的?大概几种情况,一种情况是现在信息爆炸,人的大脑处理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人很聪明,会把一些事情变成一种类型,世界上每一个人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会归纳出人的共性的特点。大家这次最美中国的选题中有最美校园和最美教师。

每个老师都不一样,有很多差别个性。你要把这些老师所有的差别跟个性都放在你脑子里处理,是不可能的。它会类型化,会总结出好老师的的特征。而且容易造成以偏概全。知道了一两个郝老师,就意味所有的郝老师都是这样的,这很容易造成误判。但是对这种情况保持警觉,再一个误判的造成就是放纵情绪,刚才也举了一个例子,另外就是哗众取宠,网络上一个很明显的特点,网络就是放大了一种人际的传播。就像一群人斗嘴,斗到最后就开始放纵情绪,很容易激动很容易情绪化,随着声音响,谁说出来的观点比较吓人比极端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所以我们的争论往往会发生所谓的异化,本来是就事论事的,后来变成人与人之间的争强好胜了。已经不是讨论问题了,变成人家人之间的怄气。所以网络上这种情况是非常明显的。所以网上越极端的观点越容易引起关注,所以这种情况往往使得情绪放纵走向极端化,很容易造成误判。再一个为的追逐名利而去迎合。就是说你明明不是同意这个观点,但是你要迎合公众的情绪,迎合他们的观点。

现在美国正在大选,竞选者的那些表态,很明显有非常多迎合的成分。包括他们对中国无端的攻击等等。这种东西如果意识到这是一种误判,或者是网络上的不那么正常的现象。那也不要太把它当回事。事实上人在竞选的时候,包括美国总统竞选的时候,会把一些话说得非常令我们反感、愤怒。其实他真的当了总统以后,他的做法可能不是那样的,因为他那时候要面对现实。所以不必太当真。

所以为了避免误判,从道理讲就是不尊重事实,不恪守真实,无视传播者的本分。然后是传播者的责任,传播者的责任,我觉得持续克服局限。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发现跟展现生活与复杂。我们现在把很多事情都搞得非常简单,这里面有很多的因素,现在所以包括在媒体中,生活的丰富性跟复杂性,包括人的丰富性跟复杂性,都大大的被屏蔽。大家是不是了解去年开始新闻界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走基层——提倡记者到基层去了解真实的人。转作风——转变你的采访作风。这些年,国内的专业媒体,包括报纸、网络、媒体都造成各种各样的偏差,造成偏差的原因各种各样的,有的原因可能是过分追逐商业利益,所以造成很大问题。我们总是讲要了解国情,其实我们对国情了解非常少,绝大多数读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能自己去现场看去感受的。所以要有专业的媒体和专业的记者,但是这些记者和媒体,也不去读者想知道的地方去了解。

比如说我们的农村报道,存在明显的非洲化的现象,世界有一个传播格局,世界的传播是不均衡的。大家都可以注意到,世界上各大通讯社对非洲的报道,永远是那里的天灾人祸。比如说那里发生了很大的灾害,甚至是发生若干年以前的惨痛的杀戮之后,新闻媒体就很感兴趣,一个团队就去做报道。

但是作为这些事件发生背景和发生原因的非洲大陆,永远是一个模糊的,永远没有人告诉我们非洲人日常生活是怎样的,社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对非洲的日常情况媒体是不关注的,所以非洲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永远是那么的贫穷落后、愚昧。永远充满着死亡,充满着饥饿,充满着互相之间的争斗跟杀戮。这对非洲是逆情况的歪曲,这是世界传播中一个不平衡的典型表现,叫做非洲化现象。

现在中国的农村报道也非常严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对于农村报道,往往是也是发生了天灾人祸,比如说地震了,比如说发生水灾了,很多记者就去了。去了以后,他也会写一些那里的人和事,都跟当前的事件相关,那些人现在的生活状况怎么样?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在追求什么?他们的快乐和烦恼是什么?我们在我们的媒体上很难看到。我们曾经有一次在策划选题的时候,大家说起现在的年轻人,我们其实很多的大学生,他的小学跟中学时代,都是在中小城市县城甚至于乡村长大的。毕业以后你们是幸运儿,进入大城市,也许在大城市工作。但是他们的儿时伙伴,有些就留在当地,有些在那里可能开店,有些可能外出打工,有些打工之后又回去了。这个比现在城市青年的群体大的多的农村青年群体,或者说二三线城市县城的青年群体到底生活的怎么样?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在我们的专业媒体上通常是看不见的。所以我们对国情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所以我们在搞的“走转改”,很重要的方面是要去远方,要去跟我们不一样的人群那,了解他们的生活、工作状态。所谓传播,所谓媒体有一个天然职能,就是要增进人跟人之间的了解和理解,如果你老是因为有些商业的利益,商业化的左右下面,有意的去忽视一些群体,其实我们忽视的是大多数的群体,而专注于一些小的群体,肯定是没有尽到传播责任。

大家可能对《舌尖上的中国》非常感兴趣,我也非常喜欢这个片子。对于,《舌尖上的中国》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是它确实告诉了我们一些不同的人的生活,而且拍得非常精致。像在远方的大山里挖松茸(音译)的藏族还女孩,从收购站得知今年松茸价格不高的时候,那种脸上的忧虑。还有安徽冬天跑到壶里挖耦的农民工。那些许许多多的人。纪录片走到了中国的乡村,他告诉我们中国现在整体的发展情况。一个一个部分才能组合成一个比较完整的途径。所以我们,现在在“走转改”中正在改变这样的情况。这次最美中国是非常好的创意,因为大家其实是有自己的有利条件。可能尽管上大学可能在城市,可是你的家乡,你的那些同龄人他们到底现在生活的怎么样?在他们身上所反应出来的美的光辉,我认为也是能够揭示很重要的一部分。

 

关注——拒绝盲目

挖掘身边的人和事,现在在非常地匆忙跟浮躁中,我们经常批评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也经常批评自己的心态是浮躁的。浮躁具体的来讲,我觉得刚才提到的类型化更以偏概全,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一个现象,还有很多的想当然。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兴趣去关注每一个人身上独特的东西。去关注、发现那些跟你原来的印象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讲,我们身边的人和事,比如说白领,这就是一个非常概念化的一个人群。大家都以为白领就是穿着漂亮的衣服,在漂亮的大楼里面上班。他们每天最大的烦恼就是今天应该穿什么衣服?不要跟昨天穿的一样。这种偏见,这种以偏概全,或者说这种不求顺解,其实影响了很多人的选择。很多家长在孩子选择大学专业,选择未来职业的时候,他觉得孩子不应该去读工科。现在工科毕业以后可能要到企业,就要到生产线,可能要到工地,就是一把泥一把水。所以要做白领,要穿漂亮衣服。可能他们对白领的理解是从电视剧里看的,而电视剧的作者也没有很深入的了解所谓的白领外表光鲜的背后付出怎样的艰辛。

包括大学生活也是,我觉得大学以外的人,对大学生的了解跟理解也是非常片面化的。所以发觉身边的人和事非常地重要。就是要发现他们的个性,发现他们与众不同的东西。我觉得看一个片子,当然我不是说故事片或者怎么样,我是讲主要是纪录片。看一个片子或者说看一片报道是不是好。我觉得有一个大学的工科老师教给我一个公式。他说,就像你今天在这里跟大家交流一样,你的听众在走出这个门的时候,他脑子当中的信息,减去他走进门时候脑子当中的信息,如果大于零,那你这个讲座是成功的。因为你让人家得到了一些新信息,知道了一些新东西。一个记者也好,媒体也好,大家拍微电影也好,这个公式恐怕有一些适用。就是大家在看你的视频或者文章之前,之后减去之大于零,人家还是觉得这个文章值得看的。他得到了一些新东西,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又增加了一些是有价值的。如果看了半天就觉得早就知道是这么一个人,早就知道你对这个人会这么评价,等于零,那这个价值就不大,意思不大。

生活是非常丰富复杂的,媒体或者传播者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责任,就是让大家了解,生活其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其实不是你所想象的。要做到克服这个局限的话,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不随大流,乔布斯曾经讲过一句话,大致意思是说,在真正的创新产品到眼前之前,消费者怎么会知道他需要什么。这个话是非常有道理的。商业化的操作中经常会强调所谓的消费者调查。我们的大楼里,我们办公的大楼里,曾经有一家公司,每天闹得不得了,他们就是搞消费者调查的,就是牙膏、洗发水做实验。有些产品是这样做的,真正的一些创新产品,像Ipad、Iphone,在没有出来之前,你让消费者怎么知道,他需要触摸屏,需要这么精美的东西?他没有看到过,他怎么想象?乔布斯有句话非常有道理,他说他做产品之前从来不做消费者调查,因为消费者根本不懂。这个话也不能绝对,但是这个话是非常有道理的。所谓商业化对文化的影响,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把文化简单地当成消费品。你随大流,你知道某一类电视剧最近特别欢迎,你就去拍这样的电视剧。《舌尖上的中国》之后,我估计很多电视台策划拍舌尖上的地方美食等等。老是重复会有很大的问题。

传播者在这个过程中持续关注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信息爆炸,而且心态比较浮躁的时代,有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我们的专注力正在减退,关注变得越来越轻飘。今天关注这个明天关注那个,不断转化,人们的兴趣点也不断转换。这是技术带给我们的好处,还是技术带给我们的跟大问题?这个值得研究。其实伦敦奥运会期间,有很多话题是值得我们持续关注的。比如说对举国体制这个问题,到底怎么看?现在有一种舆论,还是认为举国体制很好,在伦敦奥运会之前,曾经有一个观点,就是我们不要太看重金牌,我们还是更多关注全民健身,关注奥运精神。但是在伦敦奥运会期间,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不仅是我们看重金牌,外国人也非常看重金牌。比如说英国人,一开始他没有拿到金牌,干脆把奖牌榜拉掉。还有各国也想把自己的排在前面,比如说新西兰,他是人均的第二。澳大利亚的这次比较惨,他的牌子比较少,因为游泳是他的强项,今年不是很好。

美国人搞了一个增持排行榜,体操跳水这种。田径掐秒表掐出来的。东道主肯定会占点便宜吗。我觉得我们看重金牌没什么不对。突然我发现我周围的人比我还要拖拉,我觉得拖拉是对的。我们后期的转项特别是对举国体制的赞美,是不是对,是不是合适。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非常值得探讨的。但是恐怕,包括利用规则的问题。就是女双退赛后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既然你规则这么定的,我就可以利用你这个规则。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在规则之上更有价值观。我个人是比较倾向于后一种观点。我认为,规则是规则,规则可能是糟糕的,规则可能是一个妥协的产物,所以定的比较低。

所以同样的,从这个意义上,我非常地鄙视深圳的唯冠集团(音译)从苹果那里拿到六千万美金,从规则讲专利法是这么定的,但是这个东西影响我们价值观的。这个对我们的发展,对我们民族精神的维护跟提升有意义吗?林丹也抢注吗?所以我觉得,确实对规则到底怎么看?像这些问题都是非常有意义,不局限于赛场本身,不局限于伦敦奥运本身。我们恐怕对这些事情的关注跟讨论,随着伦敦圣火的熄灭而熄灭。我们迅速转换,现在恐怕转换到重庆那个谁被击毙的情况。

既然这个公众,现在这个环境中,他不由自主的很盲目的跟随着媒体的热点的转移而转移。所以就需要我们专业的传播者担负起来责任,持续关注那些值得关注的事情。尽力揭示完全的事实的真相,同时尽量去解读好这个事实。而这个是需要时间的,需要你的持续关注。我也很感慨,就是有些摄影者,他几十年,就是跟拍一个家庭。也有拍纪录片的作者,若干年以后,他又回访了一个家庭,定期去拍,他通过这么一个家庭,这么一个很小的社会细胞揭示社会时代的变化,里面会呈现出很多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传播者的责任。

你对一个事情持续关注和持续思考的过程,其实你是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受众克服他视野的局限,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小圈子。也克服他思想的局限,是这么个过程。有句话非常形象“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只不过井口大小不同而已”。这句话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都有很多局限,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尽量把这个井口扒拉的大一点,使自己的视野变得开阔一点,视野开阔以后,我们的思想就开阔一点。作为传播者就帮助受众把井口扒拉大一点,这个过程也是自我提升的一个过程。就是说你要去努力地全面地发现事实的真相,同时对事实做出正确的解读。

 

回到最初讲的,还是那三个关健词,一个是事实,我相信事实本身的力量,要知道作为一个文化传播者,你所担负的责任,就是去发现事实,发现真实的事实。事实的力量能够释放出来。为了做到让事实的力量释放,你要时刻警惕自己和他人的偏见,你不能轻信自己跟他人的判断,因为你要永远警觉,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可能是假象,所以永远要保持谨慎之心,不要急于得出结论。你要发现完整的事实的话,要持续关注,持续克服自己的决心。谢谢大家,祝愿各位拍出真正的佳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