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微电影特训营课程分享五——朱乐贤:一部微电影的诞生

日期:2012-08-16作者:admin点击:2061转播到腾讯微博
摘要:主讲人简介:朱乐贤 执行制片人。 1996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系广播电视新闻专业,同年进入军事医学科学院宣传处工作。2005年至今,担任《见证影像志》栏目执行编导,代表作有:《百年中国》、《探访龙骨山》、《千里无人区》、《见证抗战八年》(与《第一线》栏目制片人肖同庆共同执导),担任《甲子》、《一个时代的侧影》等大型系列纪录片的执行总导演。

 

《舌尖上的中国》的策划:用美食反映当下中国 

下面主要介绍一下《舌尖上的中国》的策划过程。刚才过来的时候,组委会人就问我为什么想做这个节目。其实我们的制作团队对于美食节目的关注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十几年前,我和这个片子的总编导陈小青就做过《味道中国》。那时候我刚毕业,跟着陈小青,我们晚上经常出去,凌晨一两点,在北京大街小巷找吃的,后来2001年做的《味道中国》春节前播的,收视率还是可以的。当时请的央视主持人孙小为当主持人,还请了个美食家。我出去拍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中国美食的博大精深。那次只去了七个城市。那时候突然明白,美食和中国文化是联系起来的,美食中最多的可能就是一个词——思乡或乡愁,作家阿城的《乡愁色香味》中说 “关于口味多少人都也固执的偏好,令人怀念的莫过于家乡的味道。”

《味道中国》播出后,因效果不错就改成了栏目,陈小青也是栏目的见证者,因他做的更多是历史题材类,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做美食节目。2011年纪录频道开播,需要大量的影响类的节目,就此向大家征集选题,陈小青就报了这个选题“美食类节目”,当时的名字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个节目在台里通过之后属于重点项目,就是说大型节目,这个节目的投资在当时一批上报的节目中是中等规模,大概就四五百万左右,在当时运作经费相对比较紧张的情况下这是一笔不少的经费。

至于为何改名,那是因为我们策划之后,准备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个字各做一集,但是感觉到很大的问题,觉得像柴和茶都不容易与美食联系起来。后来经过反复讨论,决定从食物的获取和制作两方面的入手。最初设定的目标是做高端的接地气的美食节目,丰富纪录频道的面貌。我们的目标并不只是单纯做一项美食类节目,讲讲做法就够了,我们希望和中国文化联系起来,反映当下中国。总而言之,就是要让观众从饮食文化的侧面理解传统和变化的中国。

《舌尖上的中国》大概拍摄了一年,去年三月份立项,正式开拍是4月份,于今年4月份基本上完成。作为制片人,我是管钱的,若去的拍摄的地方太多,成本就比较高了。

《舌尖上的中国》的创作:用一句话阐述你的主题

接下来说一下创作的一些经验。不管是微电影、纪录片还是电影故事,都是需要故事的。这个故事,第一我认为主体应该是很简单的。在当时记录频道,我的实际职务是央视纪录频道项目部的下面管理负责人,社会提供选题,经我之手来选择。我们会要求在选题申报的时候用一句话阐述主题,但很多人都说不清自己的主题是什么,说了很多庞杂无关的东西。在《舌尖上的中国》里面,每一集的主题都很简单,就是每一集的开头就是主题。

谈到主题,请大家理解我们所说的主题是这样的:很简单的词汇,如成长、背叛、团员。我们播过一个叫《赛季》纪录片,可能有人看过,是讲姚明到上海篮球队的第一个赛季,冲击总冠军的激励。合作沟通后,我们总结出一个主题:这是一个成长的故事,一群男孩子成长为男孩子的故事。即主题只有两个字“成长”。

每部微电影都要有主题,主题不清是很难找到投资的。如《候鸟南迁北移的故事》里面大概只有两句解释词,第一句解释词就是这个片子的主题。

如果大家未来做纪录片,要尽快找到节目简单明快的主题,一句话阐述你自己的故事。非常好创意怎么实现,可能最重要的就几句话就能概述。国际上这种纪录片体验会,正式阐述时间大概就只有10分钟,如果你不能迅速阐述你故事主题,可能无法引得你投资人的注意。说到《舌尖上的中国》的主题其实很简单,我们的主题是,一方水土一方人。为了让西方人更理解,我们找了一个专家,起了个名字叫《舌尖上的中国》。而中国的纪录片非常多的,但很难很难翻译,因此,如果考虑到国际化的表达一定要注意语言风格,语言一定要简练。

 

《舌尖上的中国》的故事:用小人物影射多元社会

第一个是故事要简单,第二个说一下故事的构成。在《舌尖上的中国》的策划的时候,我们学了大量国外纪录片,主要是看了两部,一个是《美丽中国》,一个是《人类星球》。在剪辑手法、故事手段、讲述方法上,其实《舌尖上的中国》跟《人类星球》很相似。不得不说的是,中国目前商业化的纪录片,跟西方国家仍然有比较大的差距,无论是叙述手段、拍摄手法,还是商业化运作方面,都有比较大的差距。我们是把纪录片分成两类,一种是商业化纪录片,一种是作者纪录片(又称纪录电影)。后者个人风格非常明显,且跟国际上没有什么差距。商业化纪录片差距比较大,可能是因考虑到成本赢利,迎合观众。国际化的纪录片,肯定有国际化的表达方式,故事要有张力,语言简练。

第二集那个老汉的故事,我们进行了最后的修改。这片子节奏非常快。借鉴国际片子,在这个片子里面选择的是小人物、小细节。我们不希望从宏观的开始,而这种小人物、小细节也并不是视野的缩小。相反这些普通人跌宕起伏的命运经历集合起来,就会展示出更为丰富、多元的社会面貌。

 

《舌尖上的中国》的引力:用情节点推进故事发展

对于纪录微电影来说,还要注意的一个东西,就是选题的预设的情节点。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许多人对此理解存在误差。片子里一定要设立情节点的,如果没有情节点,没有方向转变,不管微电影还是电影都会出现问题。情节点有这样的一个特质:它是一个故事,它把故事推进,直至结局。比如陈凯歌的新电影《搜索》,开始这个主人公很正常的生活,突然有一天,他去医院检查了,被检查出来只有七天的生命。这是一个情节点,带动故事继续向前。最著名的例子是美国电影《末路窗花》,两个不受丈夫重视的女人去旅行,在汽车旅馆里面,其中一个出来,有一个卡车司机要欺负她,另外一个女主人公就拿出枪来打死了卡车司机。就在故事的20分钟和30分钟的阶段,严格按照好莱坞电影的情节点设置的,这个地方故事发生转折,命运完全改变,他们本来是旅行的,本来想让旅行把生活改变的更好。但是这个时候冲动地拿出枪来,走到末路了。所以这个情节点的设置,肯定是把故事转到另外一个方向去。如果没有情节点的设置或者情节点的转换,这个片子肯定是无味的。

《舌尖上的中国》第四集是我在这个系列里比较喜欢的一个故事。就这个片子中,情节点就是在丈夫去世那年开始,这个七十岁的人仍然坚持做虾酱,因为它太咸,不健康,所以吃的人大量减少,但是她仍然做。这个故事其实情节点就是在她丈夫去世的地方。

 

《舌尖上的中国》的人物:有故事、有性格、有关联、有人缘

故事这一块,还有人类的选择。纪录片最重要的是纪录人的故事,选人可能是纪录片创作中最困难、最让人摇头的事情。找对人了这个片子基本上是成了。

我们这个片子采用了几种方式找人:一个美食策划推荐人,一个是有专门的调研人(先调研,导演说要什么样的人,这个人要有什么样的气质、故事、背景,再去找)。各种信息告诉我们,《美丽中国》的调研更为苛刻,每天定好这个地方是谁?几点到哪地方?中国的调研人员其实是非常匮乏的,不过我们也在逐渐建立调研人员的队伍,帮编导省一些事情。

我们选择人有几个标准,第一这个人身上有故事,第二是人物的性格,人物的性格通过行动表现出来的,主动性人格和被动性人格,不过主动性的才会有戏。第三个就是说这个人或食材可能和美食制作有关联。第四个是和表现的主题有关联。虾膏虾酱是需要时间的沉淀,也寄托了她和她丈夫的感情,也是一种时间的沉淀。第五个是人物要有人缘,其实人缘是很奇怪的东西。有的人上电视特别有人缘,有的人就让人讨厌。美国地理频道,是找一堆人,大学生、专家、学者各种各样的人,让他们试镜之后,找来各种各样的人,打分下来的结果令人惊讶,选的都是年轻的大学生,考古专家学者都不大喜欢。选人很重要,选择讨厌的人就比较麻烦。

 

         我今天其实说的就这么多,我讲的有一点乱,我想说的是不管做一个纪录片,还是微电影它重要的元素一定要有的。第一个就是故事的主题一定要简单,第二故事是有层次的,要选择合适的人物,你的故事中要有情节点,带动你的故事不断向前。很多片子看不下去就是故事没有推动力。第二个就是节奏,节奏一定要快。第三个就是说片子中一定要有情感的因素在里面,要打动人专业术语就是说移情作用,如果发生移情作用观众就可以和人物一起紧张一起高兴。为什么会触动一些人呢?我觉得是移情作用,就是说我有可能也叫这样一种状态,所以说才会引起了共鸣。

 

附:

【提  问】:老师你们拍的时候全部用自然光吗?

【朱乐贤】:不是。都是要打灯光的,用德国的那种T2Li(音译)的灯光。我们当时拍的时候,中央台规定码流超过每秒50兆,但是这个当时只有35兆,里面也甬道了一些5D2。用到了三种设备,一个750高清大机器,一种是5D2。后期制作都是用苹果。可调色,但是感觉调的不理想。5D的更为明亮一些。F3去年刚刚出来,日本又发生了地震,我们开始拍的时候还没有F3在国内卖,只是展示一下,试机的时候是用样机试的,去年三月份发生地震,F3就没法到中国。

 

【提  问】:在《舌尖上的中国》拍的时候,你们是自己有一个完整的剧本,还是有一个完整的拍摄计划大纲去展开的?

【朱乐贤】:有一个拍摄大纲。

【提  问】:那拍之前,你会自己有一个概念,说每一场要拍什么,自己有一个概念。

【朱乐贤】:其实对我们来说,最后实现了60%,就非常厉害,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实现。

【提  问】:因为拍摄中临时会改很多东西,建议我们拍摄之前有个概念,因为一个老师建议我们,一个15分钟的片子,他就跟我们说,就是说一些话,让我们很难以忍受,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说你要先体验生活要了解人家,所以我就想问这个问题。

【朱乐贤】:我的概念是,就是说你们这个本子做出来之后可移动中间的东西,主题肯定是不能变的,基本上是不能变的。我投了钱,这就是商业化运作,不能让你无限制拍下去,我要考虑周期资金。

【提  问】:拍之前会写微记录脚本吗?

【朱乐贤】:没有。

【提  问】:拍多少才能保证后期剪辑有足够素材?

【朱乐贤】:这是跟导演有关系。有的导演生怕不够,我作为制片人在后面会控制他的,我说你少拍一点,他说我没拍到你怎么办?

【提  问】:老师人物访谈怎么做的?事先写好稿子吗?

【朱乐贤】:不是,肯定是现场问的。

【提  问】:如果是情绪不到位的话怎么办?

【朱乐贤】:就不用了,我是很讨厌要求教人家说什么不说什么,当然那最省事,我知道有人这样干的,太放这个人要说什么都教好,说的不对再来一遍。

【提  问】:我感觉央视片子像都是同一个声音?

【朱乐贤】:大家都说是国配,把这个声音学下来可以卖更高价格。配这个片子的是李毅(音译)的同班同学。这个片子的配音的时候,现在的配音技术发展,让配音变得更简单了,这个人是非常认真的,有两集是重新配的,先配了两集,因为觉得不合适重新配了。开始配的时候都橛子这个声音味道稍微欠一点,想了好几天之后说加一点好奇,就是说我们对美食有一点好奇之心,配音里面有好奇的因素进去了,就重新拍了,原来拍的两集觉得不好。

【提  问】:这部作品反响这么好,有没有进行专门的市场营销运作?

【朱乐贤】:这个片子的宣传其实是很少的,说真正的营销,又说到另外一个问题,央视是非常麻烦的地方,片子的运营权不在我们手里,电视版权视频版权在中国国际公司,网络版权在CNTV,出书版权又在另外一个地方。因为这个里面其实有一些是抓拍的,你让他写很困难。

【提  问】:老师你怎么判断伪纪录片的概念怎么看待?

【朱乐贤】:我觉得它存在就是合理的。

【提  问】:伪纪录片很多东西都是虚构的,按手法来猜,属不属于纪录片?

【朱乐贤】:不属于纪录片。其实概念很模糊。

【提  问】:老师我们国家为什么很少拍一些关于自然类的纪录片?

【朱乐贤】:太花钱了,《森林之歌》当时是一千万九集,当时非常省钱的,我们用了四年,第一时间比较长,第二中国拍森林之歌的时候时候,森林是是见不到动物的没法拍,周期太长,环境恶劣。现在电视台对自然的纪录片预算对高,实际上不够的,动不动用很长的镜头,时间我们在那等了七天都没有拍到,雨林里面非常潮,机器里是有雾的,要点到柴火烤。中国的这方面传统是非常弱的,不好听的讲,他们是痕迹专家,实际上很多看不到的。大部分是通过统计学来这个地方有,可能有。真的是这样的。给大家放个片子。其实这个片子引起大家关注的,可能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