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微电影高校行西部篇-人物】冯汉庚、杨琳珊:数码狂人的屌丝梦

日期:2012-10-19作者:admin点击:1481转播到腾讯微博

左起冯汉庚、杨琳珊、付晨,在微电影推荐会现场

校颁奖仪式上面,导演杨琳珊手握奖杯,男女主角和其他工作室成员站在身旁

 

 一日囚海报

拍摄房间内“欧阳”困苦的片段

冯汉庚在辛苦的打光,希望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光影效果

 

  主角:冯汉庚 杨琳珊  电子科技大学DS工作室(9人团队)

  2012年5月31日,电子科技大学第二届“9分钟电影大赛”颁奖典礼上,杨琳珊和8位伙伴登上了绚丽的舞台,他们的作品《一日囚》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两项殊荣,那一刻,观众的掌声如潮。杨琳珊眼里噙着泪水,“电影梦就这样实现了”,而冯汉庚的脑海里都是“DS工作室”。在10月17日,“最美中国由你呈现” 全国大学生微电影创作赛高校推介会上,面对记者的提问,DS工作室三位代表冯汉庚、付晨、杨琳珊的记忆很快返回到了一年前那段疯狂、艰难又充满骄傲的50天。

  #DS:数码狂人、草根梦

  《一日囚》的成功源于2011年下半年DS工作室的成立——电子科技大学航天航空5位志同道合者的合作结晶。“最初因为拉到一笔资金,5位伙伴就各显神通地合作起来,天衣无缝的配合,让大家感到了团队的力量和合作的惬意。”在后加入的计算机专业的杨惠珊看来,另一个原因,还在于“大家都有一个电影梦”。很快工作室就有了7名成员:尹旭东、冯汉庚、付晨、张海寰、王煦、陈晓溪、杨琳珊。自称是阳光男孩的通讯专业研二生冯汉庚解释DS含义时,突出了Digital Story “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跟全世界分享我们的数码故事。”而杨惠珊则加了一条,DS也是屌丝的缩写,象征着我们这群草根,没有什么社会地位,没有多大的成就,但是我们会努力向上发展。

  #剧本去繁就简:成品与初衷大相径庭

  和许多工科生一样, DS工作室主要的任务是平面设计、网站前端设计、视频采编制作等。。但去年下旬报名参加了学校9分钟电影大赛后,大家的使命又多了奇幻色彩。作为编剧的冯汉庚当时脑海里一直出现已故科幻作家柳文扬的《一日囚》,初中时第一次看原著,他就被深深打动了。和同伴们的鼓励下,冯汉庚很快动笔写下了剧本,他力图把“囚禁在一天里的人”这个概念和校园、爱情等概念融合在一起。但是在拍摄时,发现故事承载的容量实在太大,是拍摄无法完成的,于是,于是他便和付晨一遍遍的修改剧本,不断的去繁就简,也不断加入两人新迸发出的闪光点。而杨惠珊则有些委屈的满意,因为每次她提的设想都因为无法完成拍摄而未被采纳。最终的故事和原著差别很大,但工作室仍在片尾加上了字幕“谨以此片 向柳文扬致敬”,微电影被上传到优酷视频之后,在微博被广泛转发,并得到了赵海虹等科幻届作家的好评和转发。

  #为了镜头的完美而疯狂 

  为了镜头更为完美,在有限资金、道具的情况下,DS工作室动足了脑筋。为了拍男主角“欧阳”的戏,工作室在外面租了一套公寓,租期两天。为了避免镜头的单一,必须从各个角度拍摄,作为摄影的冯汉庚把手举到门框上,拍“欧阳”头顶的部分,拍完之后,感觉手都快废掉了,让既是导演又是女朋友的杨琳珊好生心疼。在“欧阳”找“瞳瞳”奔跑的场面时,同样负责摄影的付晨动了脑筋,找了朋友骑着电动车载着冯汉庚拍摄,在播放时,观众无不为画面中的情绪所感染。但不知道拍摄的艰辛。

  虽然条件并不优越,但是工作组的原则是制作绝不粗糙。后期制作中,冯汉庚虽然能熟练使用After Effects软件, 但为了追求更好的画面质量,15分钟的微电影,素材有接近100个G,这为本来就极为费时的视频渲染增添了时间上的难度,极其缓慢,冯汉庚和付晨经常熬到半夜甚至通宵,第二天,红着眼睛的哥俩相视一笑,“继续奋战”,连续一周后终成正果。回顾那段辛苦的日子,酷爱摄影的付晨在推介会上向峨眉厂导演、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李传锋请教——如何用固定机位拍出完美的故事。这样的疑问几乎围绕着工作室每个成员脑海里,冯汉庚为了写好剧本,那些天把脑海里库存的经典电影镜头都搜遍了,所以,面对李传锋导演对大学生拍微电影的羡慕,他更羡慕李导演的科班学习,系统培训。当李导演告诉他,只有多学习,多看电影时,又让他增添了信心。

  #微电影:实现梦想的试验田 

  《一日囚》获得了相当的成功,除了学校9分钟电影上的殊荣,也获得了“研究生风采”第一名,优酷网上被频繁点击,以及科幻作家的认可,让团队感到欣慰,也激发了大家和电子科大同学们对微电影更浓厚的兴趣,在冯汉庚看来,电影是人类共通的语言,好的电影能跨域国界,跨越文化,跨越语言。他的理想是互联网分析师,目前是通信与电子工程专业硕士二年纪,学习任务非常繁重,但是他会始终关注电影的拍摄,毕竟这是自己的“最爱”之一。今年本科三年级的杨琳珊,本来是想学设计的杨琳珊现在是和计算机代码打交道,但她认为设计在每个领域都可以施展,这次《一日囚》就施展了她的部分梦想。在她看来,在以做“学霸”为荣的电子科技大学,正是因为大家都专注于学业,因此,微电影这样的活动才会更受欢迎,校话剧团、剧影社也很活跃,每周的电影播放也是场场爆满。但电影合适周末整段时间观看,而微电影则合适平日小段闲暇时间欣赏。“到了大四,我一定还会拍一部来纪念大学四年。”“我也会发动更多的同学加入这个阵列。”

  收获友谊和爱情,享受团队的默契,实现理想的成真。在电子科技大学DS工作室看来,微电影,是伴随成长的礼物。

  撰稿/文汇报记者 李念 见习记者 张鹏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