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寻访老上海:黄浦江的故事

日期:2012-11-16作者:admin点击:1491转播到腾讯微博

  黄浦江水波涛汹涌、生生不息。千百年来黄浦江两岸发生了多少故事?又有多少人物不为世人熟悉?

  一  2000多年前,上海还是一片沼泽。在沼泽地的中央,流淌着一条浅浅的小河。这条河雨水一多便开始泛滥,河水漫出河床变得无边无际一片汪洋。然后河水一少,它立刻就干涸见底,一片沼泽变成赤地千里。

  战国时期,楚国的令尹黄歇来到了这里。黄歇被楚烈王封为春申君。这可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黄歇顺着这条小河从头走到了尾,搞清楚了它的来龙去脉,然后带领百姓进行疏浚治理,使得这条小河向北直入长江口。后人为了感激黄歇的功劳,将这条河称之为黄浦,或者黄歇浦;因为黄歇被封为春申君,此河又被称作春申江。而“歇浦”“申江”或者干脆一个“申”字,也就成了上海的别称。

  二 其实还有一条江也可称之为上海的母亲河,它便是吴淞江。

  吴淞江发源于太湖的瓜泾口,在明朝以前,它一直是太湖的主要出海通道,黄浦江倒是它的一条支流。吴淞江口水流湍急风波浪涌,最宽处达九华里,完全可以说是一条大江。然而由于太湖流域地势平缓,江河又受潮汐影响,淤塞严重,到了元代,统治者大多来自大漠,不懂水利,两宋以来逐步修建的一点水利设施,破坏殆尽。时人吴执中在上书给皇帝的《水利议》中说:“吴淞江旧云可敌千浦,今两岸涨沙将与岸平,其中仅存江洪不过二三十步,深亦不过二三尺,湖水所至,比之旧时,万不及一。 ”因而只要一下雨,太湖流域便一片汪洋,泛滥成灾。

  明朝初叶,永乐大帝派户部尚书夏元吉到江南治水。他听从了上海士绅叶宗行的建议,放弃了吴淞江下游的故道,引太湖水由刘家河入海。然后再在上海城东北疏浚拓宽范家浜,与黄浦江相连接,引泖湖的水从拓宽加长后的黄浦江到吴淞口入海。夏元吉征得皇帝同意以后,征集20万民工,开工疏浚。夏元吉犹如先古治水的大禹,身着布衣,终日往来于工地,“三过家门而不入”。烈烈夏日,他的侍从仆人要为他张伞遮阳,他说:人民这么辛劳,我怎么能忍心独求安逸?民工们见了,人人争先竞力,不过一年功夫,就完成了整个工程。从此,源于太湖淀山湖的黄浦江,浩浩荡荡,流经145公里,跨越整个上海,东入大海。令夏元吉始料未及的是:从此万吨巨轮可从东海溯流而上,直至上海城下,这便为上海港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石,使上海成为远东腹地最为宽广的东方大港!

  顺便说一句,也从这时开始,吴淞江反倒成了黄浦江的支流,它从今外白渡桥口汇入黄浦江,人们再也见不到它往日的风采。鸦片战争以后,上海开埠,洋人们突然发现,从上海顺吴淞江坐船可直达马可波罗游记中盛赞的中国水城苏州,便自作主张将此江唤作苏州河。吴淞江的大名反倒被人渐渐淡忘了。

  三 浦东陆家嘴,无论是老上海人还是新上海人,现在无人不晓得陆家嘴。但是知道这一块土地为什么命名为陆家嘴的,恐怕同样是极为稀少。

  其实将黄浦江畔的这一块土地起名为陆家嘴,既有地理方面的考量,更有人文历史方面的追溯。

  黄浦江水浩浩荡荡,到了此地突然转了一个近乎90度的弯,然后一泻而去,直扑大海。从空中鸟瞰,这一块土地,酷似一只四肢张开,伸头张嘴的神龟,风水极佳。而在浦江之畔龟首龟嘴之处,世代居住着姓陆的士绅,其中最有名的,对上海影响最大的就是陆深和他的夫人梅氏。

  陆深,字子渊,号俨山。他生于成化十三年即1477年,弘治十八年即1505年考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以后还担任过嘉靖皇帝的侍读。他书法极佳,而且著作颇丰,有《俨山集》共100卷。正因为陆深生于斯长于斯,其故址就被世人称之为陆家嘴。

  明嘉靖年间,中国东南沿海饱受海盗倭寇的侵扰。上海地区自元代至元二十九年即1292年设县以后,一直没筑有城墙。它以宽广包容的心态,欢迎五湖四海的朋友来上海通商贸易。然而,倭寇一来,一切都被改变了。嘉靖三十二年即1553年,倭寇5次攻入上海,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不设防的上海破坏极大,几乎一半的县城化为废墟,浦东沿海200里尽为倭寇所盘踞。

  上海人民决心筑城抗倭。士绅顾从礼上书:“贼自海入,乘潮劫掠,如取囊中物,皆由无城之故。 ”上海县的上司松江知府方廉也认为:“斯城不筑,是以民委之盗也!”于是上下同心,上海市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心建城。首议者顾从礼捐粟4000石助筑小南门。此时陆深已去世多年,但他的夫人梅氏深明大义,捐田500亩,白银4000两助筑小东门。当时筑城情急,砖瓦不够。梅氏毅然决定,拆去自己家的数百间老宅,将原木砖瓦全部用在筑城上。上海城从嘉靖三十二年十月动工,不过2个多月的时间就建造完工。第二年正月十八日,倭寇驾船七艘沿黄浦江直扑上海,突然发现眼前矗立起一座城楼。倭寇屡攻不下,只好在四郊抢掠了一番而走……上海就此多了一道屏障。上海市民从此免去了海盗滋扰之苦。

  上海这座伟岸的都市,浦江两岸曾经有过多少这样可歌可泣但又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缅怀先祖,为何不能够在浦江两岸的滨江大道,雕塑竖起春申君、夏元吉、陆深和梅氏等为孕育了上海这座伟岸都市,建立过不朽功绩的先民们的塑像,让他们与上海人民一道永远相伴着浩荡的浦江,静静地倾听着黄浦江潮起潮落的涛声,直至永远……

  来源:解放日报 吴基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