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上海滩布店的沧桑春秋

日期:2012-11-23作者:admin点击:1259转播到腾讯微博

  民国初年,福建路中段绸缎店林立我国近代长篇白话小说《孽海花》中的主人公金汮(雯青),考取清同治戊辰科新科状元后,“金殿撰归装留沪渎”,携友游棋盘街,到四马路“一品香”吃大餐。后来,他赴任驻德国公使时,又携夫人傅彩云从苏州坐轮船到上海,在棋盘街购置缎布匹,定做出国服装和购买轮船票……

    小说中的情节虽属虚构,但棋盘街确是上海早期最闹猛的地方,并且是布店的发祥地。

  20世纪初棋盘街上的布店 所谓“棋盘街”,原来是指上海老城厢以外最早被辟为租界的地方。因为上海老县城里的道路弯弯曲曲,而租界内的道路排列整齐,南北有序,好像是只棋盘,故城里人把早期租界内的道路统称为“棋盘街”,包括今天的河南路、九江路、汉口路等。时人有诗云:“纵横界画似棋盘,世路纷纭一例看。东角秦楼西楚馆,谁从局外作旁观。”后来,租界当局给道路取名时,把其中最长最宽的河南路命名为棋盘衔。

  1912年,公共租界在计划营建新的工部局办公楼时(即现今河南中路、福州路、江西中路、汉口路一带),限定河南中路的商店拆除重建,让出适当面积作为拓宽道路和人行道用地。棋盘街上的商店纷纷迁往小东门和福建路南京路一带,棋盘街也随之冷落。

  自1843年上海开埠后,丝绸和茶叶是中国主要出口商品,而洋布是进口商品的大宗。由于棋盘街是迸出租界和老城厢的主要通道,所处地理位置优越,加上贩卖洋布又是最赚钱的买卖,于是有不少商人在棋盘街开起洋布店。清咸丰元年(1851年),宁波人合伙开设的“同春洋货号”,店名称“洋货”,其实卖的都是洋布。1853年春,宁波人蔡恒兴首先打出“恒兴洋布店”招牌,以2000两银子作资本,专做洋布原件批发,赚了五十多万两银子。他“见好就收”,转而做药材生意。后来,其子蔡嵋青继承父业,在英租界抛球场开设蔡同德堂国药号。

  据1858年成立的“振华堂洋布公所”记载,当时棋盘街上开洋布店的多为宁波人,规模最大的有“恒兴”、“大丰”、“增泰”、“协泰”、“时和”五家。而“大丰”经营洋布的历史最久。“大丰”老板翁年丰,出身宁波石塘世家,原在英商泰和洋行做买办。1853年夏,他在棋盘街(今河南路东)自立门户。短短三年,就赚了十多万两银子,于是购进南京东路同吉里一座五层楼房,专做英美进口洋布原件批发,成为沪上巨富。1880年,翁年丰年老多病,且无子嗣接班,就把“大丰”盘给许春荣,改名为“许大丰洋布店”。1905年,许春荣告老还乡,又转让给邵琴涛,改为“邵大丰洋布店”。1917年,邵病故,由其妻弟继任经理,改名为“老大丰洋布店”。“五四”运动掀起抵制洋货的浪潮,洋布首当其冲受到打击,“老大丰洋布店”也寿终正寝了。“大丰”经营洋布长达六十余年,其间四易其主,可谓上海滩上历史最为悠久的洋布店之一。

来源 :中国牛仔服装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