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花园洋房的发展

日期:2012-12-10作者:admin点击:1124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海的花园住宅可以追溯到明朝末年,但上海的西式建筑则出现于1843年开埠以来的清同治十年(1872年),英国领事馆在上海建造。到1949年止,上海在近代建造了近5000幢各种样式的花园住宅,总面积达300万平方米,其中,仅高级花园洋房的面积就达160万平方米,它们随着租界的扩张沿南京路和淮海中路干道自东向西分布。这些花园洋房千姿百态、风格迥异,它们掩映于梧桐树之中,深藏于高墙背后,巡迹于寺常巷陌,不仅饱含着世间的万种风情,更凝聚着近代中国的历史风云以及超越建筑本身的历史内涵和价值。上海的花园洋房与上海其他类型的近代建筑一道,已成为“时代的缩影”和“历史的年鉴”。上海花园洋房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宋氏花园

  这栋建筑原是一个外国人的别墅,建于1908年,主人名叫约翰逊•伊索。1918年5月,被誉之为“没有加冕的宋家王朝的领袖”宋耀如先生在上海逝世。夫人倪桂珍买进了西摩路139号(今陕西北路369号)的这幢花园洋房。

  洋房是英国乡村式别墅风格的建筑,面积为660平方米,花园约为980平方米。走进大铁门,有一条不长的甬道通向内门的石阶。沿着石阶进屋见镶着彩色玻璃的门窗,铺着柳安木地板的客厅,厅内陈设庄重。东边有一拱形门的内室,中间用活络弹簧门开启;西边是一个后来扩建的大客厅。

  从宽敞、考究的楼梯登二楼,左拐走入一间朝东的小房间,那就是未出阁的宋美龄闺房。房间面朝车来人往的西摩路。正对楼梯的房间是宋美龄母亲倪太夫人的卧室,并与爱女美龄闺房相通。站在倪太夫人卧室朝南阳台上眺望,花园之美尽收眼底。园内树木葱翠,芳草如茵;沿着篱笆墙,栽种雪松、桂花、香樟、海棠、杜鹃、女贞、龙柏等名目繁多的花木。特别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足不出户,即可领略满园的春色,令人心旷神怡。楼的西侧两间是宋子安、宋子良的卧室。

  1931年7月23日,宋母倪太夫人在青岛病逝,遗体速从青岛运回上海,停柩宋宅。

  新中国成立后,“宋家花园”一度作过中国福利基金会托儿所,之后又作为中国福利基金会办公地点。1996年5月,中国福利会对宋宅进行了全面修复,恢复了原来面貌,吸引了不少国外新闻记者和影视工作者慕名而来参观瞻仰。

  凡尔登花园

  长乐村原名凡尔登花园,位于陕西南路(原亚尔培路)39~45弄。1925年由华懋地产有限公司投资建造,英商安利洋行设计。这个地块原来是德国侨民乡村俱乐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国宣布与德国断交,法租界当局于1917年3月26日没收了俱乐部,由于中国政府反对,法租界只得出钱购置这批土地房屋,并以法国凡尔登地名命名。凡尔登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德法交战最激烈之地,后来法军战胜,故法国人引以为荣。1925年又将此33亩地一分为二,西部陕西南路上的一块卖给房地产商,于1925年造起了二层法国式花园里弄住宅,仍称之为凡尔登花园。

  当年买下法国总会西部的房地产商,于1925年至1929年在这块昔日法国人的乐园上造起了法国式花园里弄住宅,而且把这条现为陕西南路39弄至45弄的花园里弄住宅称之为凡尔登花园,无形中以另一种形式延续了法国人在上海的旧梦。虽然现在这里又有了个很吉祥的名字叫长乐村,不过老上海还是习惯于叫它凡尔登花园。在长乐村临街曾有一家酒吧挂着“凡尔登”的招牌,也算是沿袭了旧名吧。

  凡尔登花园属典型的新式里弄住宅,行列式布局,间距较大,洋房有7排,共129个单元,每个单元都是前部2层,后部3层的坡屋顶旁子。建筑外观小巧玲珑,显示出法国式的优雅。屋面采用法国常见的“孟沙式”,即屋顶斜坡分上下两段,上面坡度较缓,下面坡变陡峭,在陡的屋顶处开老虎窗。屋前花园有5级台阶下达,门前一条小路通向支弄,小路两边植树种花。花园外墙采用通透的铁栏、矮门,与弄堂起到“共享”的作用。
 
  当年,凡尔登花园内部设置也是颇为讲究的,入口的门斗上都有欧式装饰,底层左侧面的入口处,设有小过厅和凹郎,入内是起居室,后面是餐厅与厨房,再后面是保姆间、卫生间以及小天井与后门。楼梯有两处,主楼梯在起居室边上,较窄的辅助楼梯在大厨房西壁。三楼南面为大卧室和阳台,后面是小卧室附浴室,大卧室西边有一小间储藏室。二层的浴室下面是厨房,将厨房地坪地面降低而将浴室楼面升高,中间多了夹层,可作储藏室。锦汀店的创办人董竹君就在弄内31号居住过。

  爱丁堡公寓


 
  公寓是最合理想的与世隔绝的地方。厌倦了大都会的人们往往记挂着和平幽静的乡村,心心念念盼望着有一天能够告老还乡,养蜂种菜,享点清福,殊不知在乡下多买半斤腊肉便要引起许多闲言闲语,而在公寓房子的最上层你就是站在窗前换衣服也不妨事!——张爱玲《公寓生活记趣》

  上海,常德路195号,常德公寓,无疑是一幢非常女性化的大楼——肉粉的墙面夹杂咖啡色的线条,多半是时间的关系,这幢大楼看上去有些暗暗的色调,仿佛沾染了灰的,旧日里女人用过的胭脂扣。楼前一排梧桐,倒是依旧生气勃勃的模样。

这坐落在静安寺附近热闹街头的房子,便是才女张爱玲的公寓旧居,当年的名字是爱丁堡公寓(Edingburgh House)。1939年,张爱玲与母亲和姑姑住在51室;1942年搬进了65室(现在为60室),直至1948年。她笔下妙趣横生的《公寓生活记趣》,说的便是这座大楼里的喜忧了。

“自从煤贵了之后,热水汀早成了纯粹的装饰品……梅雨时节,门前积水最深。街道上完全干了。我们还得花钱雇黄包车渡过那白茫茫的护城河……屋顶花园里常常有孩子们溜冰,咕滋咕滋锉过来又锉过去,听得我们一粒粒牙齿在牙仁里发酸如同青石榴的子,剔一剔便会掉下来”,她这样写道。

  然而抱怨之余似乎还能体味到更多琐碎的乐趣,比如“下了一黄昏的雨,出去的时候忘了关窗户,回来一开门,一房的风声雨味,放眼望出去,是碧蓝的潇潇的夜”,再比如“提起虫豸之类,六楼上苍蝇几乎绝迹,蚊子少许有两个。如果它们富于想像力的话,飞到窗口往下一看,便会晕倒了罢?”真是妙趣横生,足以让人回嗔转笑的。毕竟,有什么好计较的呢,“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如果轻轻推开虚掩的大门,就能看见昏暗门厅里坐着的电梯管理员,张爱玲经常提起的老式的奥斯汀电梯内,却漆上了刺眼的绿油漆。

  电梯上到六楼,便是当年胡兰成求见张爱玲的地方。因为敲门不应,胡从门缝下塞进了一张纸条,一场孽缘就此蔓延开来。

  对于张爱玲来说,爱情只要欢娱静好即可,甚至不顾胡兰成正为日本人做事。当胡离开上海时,张对她说:你可化名张牵,亦可叫张招,天涯海角,总有我在牵你招你。而胡兰成似乎无意厮守终身。1946年11月,胡兰成悄悄回上海张爱玲寓所,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晨便去和张爱玲告别。

  在胡兰成离去之后,张爱玲坐拥旧公寓里的老时光而不能自拔,正像她曾说过的,在这里,“我将只是萎谢了。”

  (整理自网络)

相关专题:花园洋房的发展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