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旧上海的黄包车

日期:2012-12-14作者:admin点击:799转播到腾讯微博

  如果没有人力车,20世纪早期的上海会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城市。这类交通工具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它对城市交通和城市风貌的影响,它也是一种成千上万的百姓赖以生存的行业。

  1873年春,一个叫米拉(Menard)的法国商人从日本来到上海,一心想效仿日本获利丰厚的人力车业开一家人力车公司。6月初,他向法租界公董局发出了一份经营“手推手”的10年专利的申请。公董局就此作了讨论,并与英租界工部局商议,最后虽否决了米拉的专利申请,但却允许人力车行开业,因为这类车的运营既能改善交通状况,又能增加税收。公董局当时计划在年内分两次启用1000辆人力车,每次500辆,并发放20张牌照,每张为25辆。

  1874年3月,米拉注册了上海第一家人力车公司,经营300辆人力车。1874年的后三个季度,上海又有9家人力车公司开业,业主都是西方人。这年年底,这10家公司已有近千辆人力车营运在街头。至1882年,上海租界内已有1500辆人力车,1914年仅公共租界内就有9000多辆人力车。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上海街道上发照运营的公共人力车已经超过2.3万辆,平均每150人就有一辆。
 
  在上海,人力车最初叫“东洋车”,这说明了它的日本来源。到了1913年,为了区别于私人包车,上海工部局公开了一项规则:所有公共人力车须漆成黄色。此后,“黄包车”就成了这种车辆最为人熟知的名称。
 
  作为交通工具,人力车与19世纪上海主要的交通工具——独轮车相比,舒适得多,尤其经过数十年的技术改进,包括改用打气轮胎、增加靠背和弹簧坐垫、车灯等等,人力车更适合乘坐了。它最大的好处在于用不着生硬地挤撞,便可以轻松地在弯曲而狭窄的小巷中穿梭,并可以随时随地应乘客要求停车。一个西方人曾写道:“台风季节来临时,车夫会将你从门前背到黄包车上,或从车上背到门前,以免你弄湿了鞋子。”

  人力车的车费是当时城市一般平民能够承受的,在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1英里左右的路程收费不到20分。那个时代,拥有一辆私人汽车并雇用一个司机就意味着是最富有的,能够包一辆黄包车还配上一名车夫,就是许多中上阶层家庭奢侈的享受了。一般家庭雇用公共人力车夫通常是为一些特定的目的,诸如接送孩子上学、购物等一些有固定时间的短程出车。

  经营人力车是一项盈利丰厚的生意。据一则报告称,19世纪末,一辆日本制造的人力车售价为15元,租一辆人力车每天400至600文钱,其中约1/3用于车辆保养。这就意味着,将人力车出租1个月,老板就能收回成本,这之后,利润就滚滚而来。如此之快的盈利,不久就引起许多人对此行业的兴趣。

  1898年,中国人开始经营这项生意,在老城厢出租人力车。1910年,闸北这一当时上海新开发的华人区域也开始设立人力车公司。以后,沪西、浦东等地也陆续设立了人力车公司。然而直到20世纪早期,外国公司仍占支配地位,如上海人熟知的南和、飞星等公司,都是外商创办的车行。这些公司直接将车租给中国承包商,然后由他们转租给车夫。有时,中间商层层转包,因此就有了“二包”“三包”等行话。20年代末,中国人已买下上海的绝大多数人力车公司。1927年至1937年是上海人力车业的巅峰时期,从老板、层层中间商到车夫,都是中国人。

  因为法律不允许转让人力车牌照,许多执照者保留官方登记的业主名而出售或出租他们的牌照。据1933至1934年上海工部局人力车委员会的调查,仅有34%的牌照业主实际经营着车行。因此,在公共租界做人力车生意,上至工部局,下至满街跑的车夫,中间的多层次的执照持有人、业主、承包人、转承人,都不同程度地从牌照的买、卖、租的非法交易中获利。
 
  当然,这个等级体系的最底层是成千上万的车夫。据统计,20世纪30年代早期,上海市内有公共人力车夫34万人,或者说这一行业使上海市内人口的10%得以维持生计。

  来源: 中国文化报

相关专题:旧上海的黄包车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