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男女比例呈“二八”,文科惨了

日期:2013-03-14作者:admin点击:1249转播到腾讯微博

2月23日,上海外国语大学校园中央喷水池边,高三生家长围圈而坐。这一天,正是自主招生笔试的日子。但家长们的闲聊,却差点酿成“争吵”。

  “我儿子今年就考上外。班主任老师动员时说了,外语类学校历来男生少,男生报考优势明显。无论是录取、就业还是找女朋友,都不用操心。”

  “啥?录取也有优势,那我家女儿不是吃亏了?男女公平是底线啊!”

  ……

  阴盛阳衰,在上外已持续多年。这所以外国语教学为传统优势的沪上名校,近年来男女比例一度维持在“二八”左右,有的院系专业跌入“一九”甚至一个男生也没有。不少老师坦言,招生公平的底线纵然不可破,但女生太多,专业发展真的面临很多尴尬。

  高分好就业,优秀女生蜂拥而至

  上外西方语系主任陆经生案头,放着一本学校内部印发的就业“蓝皮书”。其中显示:西语系2012届本科毕业生,就业率100%。

  西语系开设了多个小语种专业,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希腊语、荷兰语……最近几年,这些小语种在社会上很“热”,毕业生经常被用人企业抢光或者被提前预定。

  但研究每年的生源明细表,尤其是把“录取分”和“性别”两栏对着一起看,陆经生发现了一个难解的“死结”:因为就业好,所以考分高;因为分数高,能上线的女生就多;又因为是语言类专业,男生大多不“感冒”……一环套着一环,这个专业常年“女多男少”。2011年,葡萄牙语专业一个男生都没招到。

  招生和就业,被形象地视为大学的“进口”和“出口”。陆经生说,从“出口”的就业情况衡量,职场虽然有“重男轻女”传统,但西语系毕业生从不发愁。由于精通“小语种+英语”,外加有的小语种专业隔年甚至每四年才招一次,好工作往往会自己找上门。

  求职偏好变异 客观上导致人才浪费

  高就业率下,却有隐患。

  “如果阴盛阳衰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我们专业很可能输在起跑线上。”陆经生所指的“专业起跑线”,其实是一个学科专业培养的人才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程度。

  “女生们对于好工作有一种共识:钱多,事少,离家近。”一位学生辅导员向记者证实,女生就业大多青睐跨国公司、金融单位和大型企事业单位的“格子间”。有时候,一些成绩优秀的女生相互比拼“好工作”,比的甚至只是公司办公楼所在地。“在市中心,就觉得工作有面子;如果在市郊,即使拿到offer也要考虑考虑。”

  但这种人才流向和基于女生特点的求职偏好,和非通用小语种专业开设的初衷渐行渐远。

  和普通应用型专业不同,开设非通用小语种专业,和服务国家战略息息相关。无论是国家政治、外交舞台,或是渴望“走出去”的央企和大型民营企业,都迫切需要通晓小语种的人才。但这些岗位几乎都有一条要求:要接受经常出差甚至远离家门的外派工作。不少岗位因为工作环境需要,限招男生。

  尴尬显而易见:女生考进了好专业,却对既专业对口又有发展潜力的好工作不感兴趣,那这个专业的价值何在?

  抛弃专业就业,学科发展前景堪忧

  小语种专业的高就业率下,其实还隐匿着一个事实:很多毕业生就业以抛弃专业为前提。

  据记者了解,上外开设的20多个非通用小语种里,还包括越南语、乌克兰语、泰语、印度尼西亚语、印地语、希伯来语等。以希伯来语为例,2012届毕业生中,除了一两个同学赴国外深造,勉强算“专业对口”外,其余毕业生均未实现专业对口就业。

  “不管是热门语种还是冷门语种,小语种专业人才总体上是缺失的,不存在就业难的问题。”陆经生感慨,开设非通用语种专业,是国家和地区软实力的象征。落实到具体操作层面,开设一个小语种不仅需要前期大量的财力人力物力投入,还得回答方方面面的疑问。比如,小语种专业的人有没有出路?

  根据业内人士的看法,上海发展小语种的步子还不够大,甚至已经落后了。以北京外国语大学为例,该校开设的非通用小语种达50多种。若和国外大学比,差距更大。美国哈佛大学开设有90多个语种,英国伦敦大学开设80多个语种,日本东京外国语大学和大阪大学开设有60多个语种。

  如果上海的高校也要大力开设小语种专业,那么开设的“合理性”是什么?如何回应大量毕业生抛弃“专业”就业的质疑?

  实际上,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早年都曾出于毕业生就业方面的因素,试图在小语种专业降分录取男生,结果引起极大争议。

  根据教育部规定,第一批次本科录取时禁止区分男女划线。

  死守“男女平等”的招生底线,又要伺机寻求突破,目前,国内一些高校不得不取道提前批志愿,试图在提前录取批次做些调整。

  不少专家认为,对小语种这类专业来说,如此幅度的调整只是“杯水车薪”。过高的女生比例和女生的就业偏好,让小语种专业不得不陷入“有没有市场用人需求”的拷问——其间接结果是,它会大幅延后更多小语种在高校诞生并为国家战略服务的时间。

  来源:文汇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