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中国式休假”需要做科学调查

日期:2013-10-15作者:沈建华点击:773转播到腾讯微博

       要把这次取得的数据作为公共管理措施进一步调整和修改的依据,最好再多做一点更细致、更加科学设计的人群调查研究,取得更多的科学性比较强一点的人群数据
  
  全国假日办发布的法定节假日放假安排调查已于12日结束。国家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数据收集后,将委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进行分析整理,将调查结果送有关部门研究参考。对于这个调查,媒体做足了文章,着实是热闹了一阵子。但是就这个调查本身而言,我觉得从调查表的设计到数据收集程序都存在某些显见的缺陷,所能采集到的信息不可避免地带有一定程度的偏畸,而且这些偏畸也比较难在随后的技术程序中得到适当校正。如果不够谨慎的话,非常有可能误导随后的相关公共政策调整、完善的决策过程。
  
问卷设计和数据采集缺陷明显
  我们也看到,报上刊载的相关专家的反应大多是有礼貌的,对于主办方的良好意愿表示肯定,但对于调查表的设计大多有不同意见。说实在话,没有一个认真的专业人士会以这样一张内容单薄到了极点、充满主观意识的表格着手开展大规模人群工作,也决计不会拿着这样途径得来的数据去做他的研究。“群众眼睛是雪亮的”,这个问卷本身的设计是否科学,是否能够准确地表达大家的意见?有过一个调查,问题是“关于这次法定节假日放假安排的调查问卷你怎么看”,认为问题设置细节、具体,能反映民意的占25.2%,认为不好的却高达65.2%。
  而调查在公众反馈数据收集程序上的问题,基本上否定了整个调查工作存在的合理性。调查表在新浪网、搜狐网、腾讯网、凤凰网、人民网、新华网六家主要门户网站同时推出,一个人可以在几分钟时间内先后浏览不同网站,提交相同的(或者相互抵触的,如果答卷者愿意的话)的答卷。而且并没有设计答卷机器的IP锁定设置,答卷人还可以在同一网站反复提交答卷,笔者就“玩”过一把,在几分钟时间里提交成功近10份一模一样的答卷。这还是一个“菜鸟”“玩玩而已”的“战果”,如果真有“水军部队”登台,要“刷出”个几万、几十万的“辉煌战果”来,不费吹灰之力。
  
调查主要内容“老母鸡变鸭子”
  假日办这次完全可以把这个工作做得扎实一点,或者说科学一点。实际上国家发改委在2006-2007年间就做过包括多种不同形式、针对不同亚人群的大规模人群调查工作,整个工作包括一系列互补、配套的子项目调查。首先2006年12月5日至8日,委托新浪网进行了网络调查。累计获得有效答卷105688份,受访人群细分得比较合理,包括了国企员工、外资企业员工、私企员工、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教师或学生等不同人群,且各分组亚人群分布也相对均匀。2007年3月,又委托中国人民大学调查评价中心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长春、西安等6个不同地域的代表性城市开展电话调查,共进行了2634人次的有效电话随机访问。此外,还针对农民工利用假期回家探亲的问题,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地进行了聚焦特定亚人群的书面问卷调查。
  全国假日办说网上调查主要内容是:“你对现行放假安排是否满意?长假是否需要保留?小长假是否需要调休?”可是真正的问卷中“长假是否需要保留”被转换成“调借周末形成的七天长假应不应保留”。这里就搞了一个“老母鸡变鸭子”,让答卷者无法就“长假应不应该保留”本身表达意见,造成这个问卷数据开始失真了。报上登出的有关专家发声或者网上公众“吐槽”比较集中的也就是这么一条。
  
根本在于落实带薪休假制度
  人们之所以支持、赞成或者容忍“中国式休假”,大多是因为带薪休假制度推出多年无从落实。这次调查中,对“调借周末形成的七天长假应不应该保留”取“支持”选项者,大多也是工作场所和家庭分处不同地域,要解决探亲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是必须给予高度人性化的解决办法。然而带薪休假制度推出多年没法落实只是我们当前公共管理系统中众多待决问题中的一个,关键是公共事务管理者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如果认为这个事情很重要,再大的事情也好落实解决。无论怎样说,公共管理系统中一个看来比较“棘手”的问题拿不起,先放下,以引入另一个问题的代价来让这件事“过关”,“矛盾后移”总不是一个好办法。更何况所引入的另一个问题的社会代价是明摆着的。
  对于假日办在长假后推出的这次网上调查的结果,实在不必要、也不应该过于看重,把它看做假日办方面开始想显示十分在意公众的感觉大概是比较恰当的。至于大小媒体的热炒似乎也是其分内工作。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就是一个新的“吐槽”的机会——你有机会把你的想法或感受表达出来,让有关方面有机会得知,总是一个进步。至于要把这次取得的数据作为公共管理措施进一步调整和修改的依据,最好再多做一点更细致、更加科学设计的人群调查研究,取得更多的科学性比较强一点的人群数据。
  (作者为上海市十一届政协常委、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