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人类文明究竟是走向未来,还是走向灭亡

日期:2013-10-17作者:戈尔点击:799转播到腾讯微博

       人类文明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变化时期,变革之巨、头绪之多,都是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的,人类文明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巨变。这些力量在各个环节改变着人类文明的走向。
  “未来”隐现于历史和当下之中,人们必须一面测量我们的时时刻刻,另一面测量地球自然系统受到持续干扰破坏的世纪千年。
  全世界正作为整个单一的经济体涌现出来,迅速走向完全一体化。原本的国家政策、地区战略和早就得到公认的经济理论现在已经不符合我们最新的超链接、紧密融合、高度互动和因技术而变革的新经济现实。
  如今的大企业凭借错综复杂的供应链网络与几十个国家成百个其他企业相连,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货物市场和越来越多不需要面对面交流的服务项目。
  低工资国家的工人最初因新的就业机会而受益,然而,当更廉价的机器人和自动化流程出现时,工人自己也变得容易被取代。机器代劳甚至在新闻界也产生影响,由西北大学两位教授创建的机器人记者公司“叙述科学”,目前正在通过计算机算法来分析体育赛事、财务报告和政府研究的数据,为报纸杂志提供文章。
  技术资本相对于劳动力,其价值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在未来,更多收入将集中在少数精英手中,财富不平等的鸿沟也会加深。这种财富集中于顶层手中的现象也导致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政治制度扭曲,政府能力被限制,甚至瘫痪。
  
过度发展
  衡量发展的指标——GDP本身建立在不合理的基础上,没有考虑资源必需品的不断消耗,以及不计后果地向大气、海洋、河流、土壤和生物圈所排出的大量有害垃圾。
  世界拒绝承认文明未来所面临的危险,这正说明了当下全球领导力的缺失。如今,地球公司的强势主导了经济决策,因为虽然GDP的增长不能再增加经济繁荣,也不能令普通人感觉更幸福,但它仍然与精英阶层的收入相关。
  跨国公司和全球意识的结合使得精英阶层得以更便捷地捏造出政治决策需要的“共识”,同时也使得公司有更强的能力来制造出需求,以增加商品和产品的消费,而持续增长的人口又进一步扩大了这一影响。
  在未来十七年里,全球中产阶级将达增加三十亿人,电视、互联网上的商业广告将使他们渴望更多消费的生活——广告往往将消费等同于幸福,这当然是虚假的承诺,犹如承诺GDP增长会带来更多繁荣一样。
  令人担忧的是,在过去十年里,多个指标都已经显示真正的自然界极限即将到来。中国的煤炭进口量在过去十年里增加了六十倍,并将在2015年再次翻番,燃煤在其他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持续显著增长。世界粮食价格在2008年和2011年都冲上了空前新高。专家指出,由于肥沃的表土层以不可持续的速度遭到侵蚀,如今世界粮食供给能力遇到了上升瓶颈。
  更为严峻的考验在于全球人口的指数型上升。到本世纪中期,人口总量将达到90亿,并且超过95%的新增长人口诞生在发展中国家。此外,这个庞大的全球人口净增长百分之百都发生在城市,最大型的城市人口增长最多。高度城市化将对市政府提供适当住房、淡水、公共卫生和其他必需品的能力提出挑战。
  当人口和全球经济都在扩大规模的时候,我们就不仅仅是消耗更多的自然资源用于生产,并且还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垃圾。城市居民平均每人每天产生的垃圾预计在未来十二年里总量会增长70%。有毒物质和生物垃圾带来了特别的挑战,尤其是对水资源的污染。
  就表土层和地下水而言,一方面是对这两种资源疯狂的使用速度,另一方面是两种资源极度缓慢的再生速度。现行的核算体系都没有赋予水资源和表土层任何经济价值,但表土层和水资源实际上是地球上所有人生活的基础。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正在以一种不可持续的露天开采表土层资源,在易受侵蚀土壤上肆意耕种,在草地上过度放牧,在耕地上建房和修路以保证城市和郊区的扩张。
  至于水资源,据世界卫生组织称,如果状况不得到改善,到2015年,将有6亿5百万人没有良好的饮用水资源,24亿人将缺乏改良的卫生设备。同时,由于人口增多以及水资源消耗的增长,世界上很多重要河流的表层水现在都已经被过度转移,以至于很多河流都不再汇入海洋。
  于是,那些人口日渐增长、农业用表土层与水资源却日益萎缩的国家正着手购买其他地区的自然资源,重头戏是在非洲。
  
边缘
  无论是跨国公司权力的不断上升,还是不可持续性消耗的持续进行,所有这些现象都指向同一结果——地球气候平衡的破坏。
  假使地球公司运作的能量中有85%来自我们持续燃烧富含碳的化石燃料,那么每二十四小时就会额外排放九千万吨造成温室效应的全球变暖污染物,这些污染物进入环绕在地球表面的超薄大气层,仿佛这是个无盖的下水道。
  这种危险的累积从工业革命开始,在过去半个世纪内以戏剧化的速度不断增加,目前依然处于加速之中。人类文明因此与自然界产生了可怕的冲突。
  大量化学废气形成的越来越厚的污染毯正在扼杀大气层调节地球和太阳之间辐射平衡的能力,每天保留在低层大气里的多余热量超过了40万颗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威力。
  自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精确测量气温以来,十大最热年份中的九大年份发生在过去10年中。过去很少发生的极端毁灭性天气现在不仅变得频繁,也更具毁灭性。2003年,史无前例的热浪袭击欧洲;2010年,俄罗斯高温;2011年澳大利亚东北部超大面积洪水;2012年超级飓风“桑迪”……
  全球水循环由于全球变暖也在加速加剧。同时,海水本身也因为全球变暖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大约有30%由人类制造的二氧化碳排放进入海洋后溶解成弱酸,大量累积后令海洋的酸性比过去5500万年以来任何时候都强,而且酸化速度之快超过了过去3亿年中的任何时候。
  面对气候危机,全球社会30年中一直在“减缓”和“适应”中争论不休。
  总体而言,我们可以选择四大类政策来解决气候危机。首先,必须采取税收政策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推动替代技术更快被采用。第二,使用补贴。政府应该为那些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发展进行较大数额的补贴。第三,对可再生能源进行间接补贴,其形式是强制要求公共事业使用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第四,“总量管制与交易制度”,如果能够买卖排放“许可”,而且许可数量逐渐减少,就会对减排效率高的公司产生一种市场激励机制,与此同时,一时难以完成减排的公司也会赢得少许时间,从而实现减排最大化。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各国之间有效共识的达成——人类未来如何走,已到了分岔路口。两条道路中只能选择其一。两条都通向未知。但一条路通向的是我们赖以为生的气候平衡被破坏,无可替代的资源被耗尽,独一无二的人类价值被践踏,我们所熟悉的人类文明可能走向尽头。而另一条则通向未来。
  (本文摘自戈尔的《未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