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新兴互联网专业如何从稚嫩迈向成熟

日期:2013-10-17作者:admin点击:496转播到腾讯微博

       现在若想换一部新手机,只需要把里面的通讯录等文件上传到icloud中进行备份,再用新的手机从icloud里将原有数据拷贝出来,避免了原来一个个输入通讯录的麻烦和文件丢失的遗憾——这样的用户体验正来源于云计算技术的完善。
  云计算概念提出后,互联网发展再一次加速。但是,在热闹外表之下,应该看到我国互联网发展与国外还存在较大差距,其中突出的问题在于,不少高校虽然设立了相关专业和课程,却难以培养出适合企业需求的专业人才。
  对此,业界人士表示,技术不是关键,重要的是高校和学生要转变思路,增加自主学习的源动力,加强科研项目的应用性。
  
云计算发展外冷内热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带宽、网速提高后,网络存储能力大大提高,“云计算”的概念应运而生。上海浦东软件园负责人金华告诉记者:“早在七八年前,我就在163网站上使用存盘功能,把自己重要的文件和照片资料上传到网络,不过那时候存储量还很小。”
  具体而言,云计算是网格计算、分布式计算、并行计算、效用计算、虚拟化、负载均衡等传统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发展融合的产物。它旨在通过网络把多个成本相对较低的计算实体整合成一个具有强大计算能力的完美系统,并借助SaaS、Paas、xaas、MsP(管理服务供应商)等先进的商业模式把这强大的计算能力分布到终端用户手中。但业界对于云计算的概念还尚未统一。
  云计算采用虚拟资源池的方法管理所有资源,对物理资源的要求较低,可以使用廉价的PC组成云,而计算性能却可超过大型主机,经常只要花费几百美元、几天时间,就能完成以前需要数万美元、数月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此外,资源共享更加便捷。淘宝网上数以万计的商家数据都可以在云端显示,在信息安全的基础上实现资源共享。
  近年来,上海先后在宽带网络、高性能计算、虚拟化技术进行了前瞻布局,为云计算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还计划未来对海量存储、绿色数据中心和安全技术体系等方面进行研究。上海相关企业对云计算应用已有所尝试,如上海电信开展云存储业务,与EMC公司合作,将分布在异构存储系统与平台中的数据进行虚拟化云存储,推出面向家庭和个人用户的云信息服务“e云”。2010年8月,上海正式发布“云海计划”,上海的目标是致力于打造“亚太云计算中心”,培育十家年经营收入超亿元人民币的云计算企业,带动信息服务业新增经营收入千亿元……
  2012年,上海交通大学云计算暑期实践团的大学生们走访了北京、武汉、上海三个城市的10个互联网及其相关企业单位,调研结果表明,虽然云计算的概念在业界“叫得响亮”,但其实发展速度距离欧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基础设计建设不完善。网络发展速度和覆盖面达不到理想要求。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需要大量的云计算和物联网相关人才,但高校毕业学生却不能满足企业用人需求。云计算的发展出现了外冷内热的窘境。
  
物联网专业发展制约重重
  其实早在2010年,高校中不少“先行者”已经开始风风火火地创办起物联网和云计算的相关新专业。对此,不少专家学者并不看好。物联网是一个应用性很强的专业知识领域,如果单纯坐在教室里学习理论知识、编写代码,其实意义并不大。学生没有整体的产品概念,缺乏实际的产品研发能力,这对就业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目前,上海相关研究机构已经在云计算方面具有一定的研发实力。如上海交通大学围绕绿色云计算进行了深入研究,并成功申请了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复旦大学加入了致力于云计算环境下关于信任和可靠度保证的全球研究协作,并同EMCHE合作成立了复旦-EMC创新网络联合实验室,在云计算相关领域展开研究。即使一些高校开设了相关课程,但是有专家指出,这些课程并不“实在”。本科生要求学分一般在180左右,除去公共课、实习、毕业论文等环节,真正留给专业学习的学分比例并不高。本科阶段课程设置决定了物联网教育也只不过是入门式的知识普及,想要在这个领域有所了解,似乎继续深造成了必然。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师郭非告诉记者,学校也有云计算和大数据等实验室,不过在他看来,这些实验室无非是仪器设备上的更新换代,学生所掌握的学科内容并没有差异。只有在接触与云计算、物联网等内容相关的项目时,才会增强这些领域的专业学识。
  同时,开辟物联网专业的高校在专业设置上与计算机专业、通信专业、软件等专业没有明显差异。很多高校计算机相关专业也会设置物联网专业课程。物联网专业先讲两年基础知识,再讲一年的物联网专业课程,和原来的计算机、电子工程专业讲两年基础,再选修一年的物联网课程,有什么区别?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物联网、云计算专业学生会的东西,一般计算机或电子工程系的学生差不多也能悟到七八分,但从就业面来看,物联网、云计算专业却要受到很大局限。
  金华一直强调,从事互联网行业,“交流沟通”也是金科玉律。这是因为作为一个应用性较强的专业领域,发展速度日新月异,一定要在互相了解的基础上进行研发才能确保工作内容和方向的准确性。而这一点,也成为制约高校物联网专业发展的“魔咒”之一。在设立学科之时,专家建议高校创办出有特色的物联网专业学科,在不同应用领域进行发展。结果问题又出现了,本来专业难度就较高的物联网学科加之不同领域间的“鸿沟”,各个高校在学科交流沟通上明显不足。以往物联网课程中曾经发现这样的情况:各个高校选用的教材、传授的内容毫无交集,两个学校的学生碰到一起,谈起物联网,概念、见解完全不统一,“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在任何一个成熟学科身上。”
  
必须打破人才培养壁垒
  高校对于云计算学科发展积极,为何培养出的人才却不符合行业发展?记者发现,相关企业招聘人才似乎并不看好应届毕业生。以中国移动研究院为例,物联网技术及业务研发经理岗位针对通信与信息系统、计算机科学、电路与系统、自动控制等相关专业硕士以上学历人员进行招聘,要求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具备无线通信技术及其应用系统的相关开发设计经验,至少担任过2个项目的主要研发人员等诸多要求。
  在上海市杨浦云计算创新基地发展有限公司岗位技术总监王鹏看来,虽然物联网和云计算概念兴起,但对于人才招聘的要求与以往并没有太大变化。这是因为,一方面虽然国际上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领域技术发展迅速,但国内相关发展还需要经历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此外,即使是云计算产业,真正懂得云计算技术并接触这种技术的常常是企业高级管理人才,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企业更多关注的是自学的能力和发展潜力。
  王鹏认为,高校培养人才之所以与社会断层,并不是知识和技术层面的缺乏,而是学校内部老师和学生缺少学习的源动力。一方面,学校对于学生的考核方式更多的是与市场距离较远的科研成果,理论性过强,应用性不足;另一方面,更为突出的问题在于,诸如互联网这样发展迅速的专业,除了要有高校教师的理论积累之外,应该在允许范围内聘请企业技术人员到高校指导学生进行“接地气”的科研。学校改变现有的封闭状态,为企业人员提供资源和保障,让更多的技术人才“回流”到高校。学校也可以通过改变评价方式对学生参与企业实践提出硬性要求,为大学生就业做好铺垫。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