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共筑中国经济内生动力的西部梦

日期:2013-10-24作者:殷德生点击:450转播到腾讯微博

       中国将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和结构调整,使改革红利不断释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和长远后劲。而“不断释放改革红利”的重要部分就是西部大开发带来的“红利”,西部开发与开放不仅改变了西部贫穷落后的面貌,而且拓展了全国经济发展的空间。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西部梦”的实质也是“中国梦”
  日前,在分别会见来华出席第十四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的澳大利亚总督布赖斯时,习近平指出,中国西部地区的发展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李克强表示,中国发展最大的回旋余地在中西部。
  西部大开发事关我国改革开放全局,事关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进程。自2007年开始,西部地区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已连续6年超过东部地区和全国平均水平,国民生产总值占全国的份额已达19.8%,西部地区成为我国经济增长潜力最大的区域。西部开发与开放“红利”的不断释放正在成为中国经济增长与结构调整的新的推动力。
  
基础设施建设带来投资红利
  优先发展基础设施、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这是世界许多国家开发欠发达地区的一条带有普遍性的经验。西部大开发在基础设施建设与一体化发展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综合交通运输网骨架初步形成,“十一五”时期新增公路通车里程、新增铁路营业里程分别达到36.5万公里和8000公里。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中,一直将基础设施建设放在优先位置,初步构建了适度超前、功能配套、安全高效的现代化基础设施体系。在未来的建设中,将完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全面加强水利、能源通道和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西部大开发“十二五”规划中还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建设目标,例如,加快形成西部地区铁路路网主骨架,路网规模达到5万公里左右,复线率达到50%以上,电化率达到60%以上。基础设施建设带来投资规模的扩大和投资效率的提升,政府动员大量资源到基础设施行业,有利于造就西部地区的高增长性部门,进而产生显著的规模报酬递增,结构性的配置调整将带来明显的赶超增长。不仅如此,基础设施建设在相邻地区一般具有显著的空间正外溢性或者说很强的联系效应,中央政府优先投资发展西部地区跨区域重大基础设施,提升交通、能源、水利、信息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水平,有利于推进西部地区一体化发展进程。
  
城乡统筹发展带来消费红利
  目前我国经济结构失衡的最突出表现是经济增长具有典型的外需拉动特征,内需一直无法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扩大内需的前提是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西部大开发显著提升了人民收入水平,“十一五”期间,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了80%和85.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率达到12.5%,接近全国平均水平(12.7%);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率达到13.2%,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12.7%)。
  西部地区在加快推进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事业建设。尤其是成都和重庆国家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一方面,以教育、医疗、就业、养老等社会事业为重点,加大农村投入,促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另一方面,坚持以工促农、以城带乡战略,促进公共资源在城乡之间均衡配置、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统筹推进土地有效利用,优化城乡空间布局。一般认为,城市化率和投资率呈“倒U”形关系,城市化率和消费率呈“U”形趋势。城市统筹将促进政府对卫生、教育、保障性住房和公共服务等公共产品的供给,带动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
  
生态文明建设带来生态红利
  西部大开发在一开始就树立了绿色、低碳发展理念,在开发和开放过程中重视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并从源头上扭转生态恶化趋势,实施了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退牧还草、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石漠化治理等一系列生态工程,严格实行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严格控制高耗能、高排放行业低水平重复建设。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成效显著,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明显减少,环境质量进一步改善。
  西部地区在解放生产力、加快推进工业化与城镇化的进程中,提高资本密集型部门比例有可能诱发不利于减少污染排放的经济结构变化。为了避免出现资本深化与能源短缺、环境污染严重并存的局面,西部地区在技术进步方向上选择环境友好型,并在减少环境污染中寻找经济结构转型的新途径。一方面,注重经济结构调整和自主创新,着力推进特色优势产业发展;另一方面,坚持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发展目标,注重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加强土地、能源、矿产、水等资源的节约和管理,强化节能减排,构筑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生态文明建设与环境保护带来的生态“红利”为实现中国经济的协调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特色外向型经济带来开放红利
  西部地区的开放“红利”主要通过三条路径形成:一是区域开放合作,承接东部和国外产业转移。对内开放承接产业转移不仅发挥出西部地区资源丰富、要素成本低、市场潜力大的优势,加速西部地区新型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而且推动东部地区经济转型升级,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二是发展内陆开放型经济,全面提升开放水平。依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发挥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亚欧博览会等开放平台的辐射功能,打造重庆、成都、西安、昆明、南宁等内陆开放型经济战略高地。三是加快沿边地区开发开放区建设,拓展新的开放领域和空间。一方面,加快推进重点口岸、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和外贸转型升级示范基地建设,在一批有竞争力的边境开放城市发展面向周边的特色外向型产业群。另一方面,促进边境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和发展,探索管理模式创新,推进边境贸易与投资便利化。
  中国将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和结构调整,使改革红利不断释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和长远后劲。而“不断释放改革红利”的重要部分就是西部大开发带来的“红利”,西部开发与开放不仅改变了西部贫穷落后的面貌,而且拓展了全国经济发展的空间。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西部梦”的实质也是“中国梦”。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推进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点、难点与路径研究”首席专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