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蒋介石日记中的宋美龄

日期:2013-11-08作者:陈立文点击:376转播到腾讯微博

       从蒋介石的日记中看他的感情世界,可以看到很多深刻的自我剖析。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以前,已有过三位妻妾,但是他在日记中一直认为自己是不幸婚姻的受害者。他对原配妻子毛福梅,除了怜悯以外没有其他感情,对于姚冶诚、陈洁如则是爱恨交加。但是与宋美龄的情感却不太一样。
  1926年6月30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往返大、三姊妹回寓。”这是宋美龄第一次出现在蒋介石日记。
  1926年7月1日,蒋日记中写着:“美龄将回沪,心甚依依。”在台湾国史馆所典藏的《蒋中正总统档案》《爱记》中,1927年3月21日,蒋自记:“今日思念美妹不已。”5月31日,蒋日记:“叛逆未灭,列强未平,何以家为?”这段时间,蒋的日记中多次出现这样的记载,显现他内心的自我冲突。从当时到现今,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但从蒋介石日记中来看,也许蒋当时也像一个爱情的追求者一样在担心,会不会被宋美龄认为这只是一场政治婚姻的追求。
  9月23日晚,蒋介石与宋美龄有一席长谈,蒋自记:“情绪绵绵,相怜相爱,惟此稍得人生之乐也。”第二天,宋美龄即答允蒋介石的求婚。
  而且,蒋宋之间除了甜蜜,还如同每一对新人一样,在生活中充满了摩擦与争执。
  12月23日:“回寓,与三妹劝争,早睡。”12月27日:“往跑马场,接三妹,以三妹烦恼,余亦不悦。十时慰劝后即睡。”12月29日:“以三妹外出寂寞,心甚不乐,复以其骄矜,而余亦不自知其强梗之失礼也……”从日记记载看,两人冲突原因虽不尽相同,但结果却是相似的,最后往往是宋回娘家,而蒋介石亲自去请回为结局。对此蒋介石很少抱怨,而且常常在日记中痛悔自己的行为。1928年1月28日,他记载与宋美龄冲突后“午餐后假眠,后往下关迎三妹,到后知其皮肤病甚剧,精神亦衰弱,心甚不安,悔不该与其祯梗也。”
  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在宋家的要求下接连举行两次婚礼,一次是在宋家举行的简单的教会婚礼,一次是在大华饭店举行的豪华、时尚的婚礼。在大华饭店,蒋介石看着身着盛装的宋美龄姗姗而出,忍不住感慨道:“从礼堂出来,见吾妻姗姗而来,如雾中仙子,美奂美轮,如仙子之下凡也,腾云驾雾而来。平生未有之爱情于此时一时间并现,不知余身置何处矣。”12月2日,新婚的蒋介石记道:“今日在家与爱妻并坐拥谈,乃知新婚之蜜,非任何事所可比拟。”
  但是,当二人返回浙江老家,蒋介石也像常人一样,怕深受基督教浸礼、生活西化的宋看不惯老家的风格,1928年1月2日,蒋自记:“三妹情爱可敬。与三妹往访莲妹不晤,其家有客打牌,见之愧怍,为爱所轻也。”
  在蒋介石看来,宋美龄有两件事是他铭感在心的。一是宋对他的子女充满爱心,这让他出乎意料地惊喜。宋美龄对接蒋经国回国表现出了极大的理解与支持。他在日记中曾经记载了“孔娣与吾妻对经儿念念不忘,甚可感也。”另一件是在他生病时,宋对他的照顾。在家庭生活中,蒋介石是一个多情伤感的人。1922年他生病的时候,因为姚冶诚没有照顾他,他就在日记中大骂她不贤良。蒋介石在日记中多次感念宋美龄在他病中对他的无微不至的照顾。
  从蒋日记中可以看出,让蒋介石感动的不仅是病中照顾他这样的细微琐事,而是在军阀混战的生死关头,宋美龄给他的倾力支持。1927年12月21日蒋日记便曾记载:“与子文、大姐谈财政,心甚悬念其不愿负责也。”1928年1月,宋子文出任财政部长,他对于财政有自己的理念,在中原大战期间,面对巨大的财政赤字,宋子文对蒋介石的内战政策不满,甚至拒绝筹军费,宋美龄不止一次为蒋介石出面,希望宋子文“如数照发政府所需之款不得延误。”但宋子文有时并不买账。蒋介石在前方急如星火,如果没有及时、足够的资金支持,很可能在战争中失利,不仅会失去已有的权利,甚至有可能性命不保。1930年7月19日中记载一事,在求告无果的情况下,宋美龄决定变卖房产首饰并拿出全部积蓄,还发誓,如果蒋介石在前方赴难,她也将一同赴死。宋美龄的做法震撼了家人,宋子文才为此转变态度,按时发送了款项。从这可以看出,宋美龄不仅成为蒋的情人、妻子,也开始成为蒋事业上的助力与支持者。
  对宋美龄而言,在婚后的日子里,“我只要就丈夫的需要,尽力帮助他,就是为国家尽了最大的责任。我就把我所知道的精神园地,引导丈夫进去。”而蒋的日记中也常见他既焦虑军旅,又心系家人的心境。1930年7月8日,他写道:“离家已有两月而战局仍无期了结,不惟家中焦灼,而内心亦滋愧疚也。”但是在蒋的日记中,常常可见他赞赏宋美龄识大体、对她的支持心存感念。
  1930年9月5日,蒋在日记中写道:“依恋之情出于天性,吾惟于爱妻,人见之也。”同年12月两人结婚3周年后,蒋亦自记:“自我有智识以来,凡欲出门之时,必恋恋不肯舍弃我母,到16岁时,必待我母严责痛击而后出门,乃至20余岁犹如此也。此天性使然,不能遽改。近三年来凡欲出门时,此心沉闷惨淡,必不愿与妻乐别者,岂少年恋母之性犹未脱耶,余诚不知所以然也。”
  (作者为中国文化大学教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