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实验性示范性高中究竟示范了什么

日期:2013-11-08作者:admin点击:360转播到腾讯微博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学得越来越难,课业负担日趋沉重?为什么课堂教学和实际考试之间的要求如此悬殊,以至于学生不论成绩好坏,都不得不加入业余补习大军?为什么在实施“素质教育”的旗号下,学生们的压力不是降低了而是加剧了?
  这很多个“为什么”,不仅让处于升学链条中的学生和家长倍感焦躁,也困扰着众多教育工作者:被认为正确的教育理念往往得不到实施,现实的教学受制于各种条条框框,最后不得不“说一套、做一套”,教学改革举步维艰。
  在知名教育家、上海市特级校长唐盛昌看来,一系列的教育怪象和病症就像是环环相扣的“连环套”,而解套的关键,则应该从广大家长和学生们趋之若鹜的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下手。
  在基础教育阶段,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占据着强势、主导地位,也因此具有极强的“风向标”作用。但眼下或许到了该反思的时候: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它的实验从何谈起,又示范了什么? ——编者
  
示范性高中≠优质高中
  □唐盛昌
  从2005年起,上海人曾经很熟悉的市重点(中学)、区重点(中学)淡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称谓: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屈指一算,“重点中学”转型马上就要迈入第十个年头。
  毋庸置疑,无论是高中教育从数量扩张转向内涵发展、还是为全市不同层次学生提供多元发展需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以下简称“示范性高中”)的建设对于推进上海普通高中教育改革和发展,产生了一系列积极的影响。但与此同时,处于基础教育链条上游位置、扮演“领头羊”角色的示范性高中,也在进一步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一系列难题和困惑。比如,教育资源过度集聚,反而影响了教育均衡发展;功能定位不够明晰,无法实现教育的多样化。再比如,“实验”规模过大,反而让实验、示范无从下手……
  找准并破解这些发生在示范性高中身上的“结构性矛盾”,可能才算是真正抓住了当前基础教育改革的“牛鼻子”。
  上海的示范性高中不是太少,而是太多。“超级中学”集中了相当多的优质资源,与其他普通高中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影响区域教育均衡的实现,客观上也在激化“教育公平”的矛盾。
  从家长们最感兴趣的话题谈起:升学竞争之所以激烈,是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诉求。孩子上学,最好上名校。以基础教育阶段来说,无论是买学区房对口所谓的名牌小学、还是随后激烈的“小升初”,一个主要目标就是日后最好能入读示范性高中。
  看上去,让孩子读示范性高中似乎很不容易,从小就要拼搏竞争,但如果我们跳出这个印象,看一串数字,或许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截止2012学年的最新统计,上海共有普通高中150所,其中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55所,占比36.7%。如果算上市区两级实验性示范性高中,那么入读“重点高中”的学生,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全市高中学生数的70%!
  而2005、2006年时,上海共有高中146所,完中184所,在读学生30.82万人。而其中,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39所,在读学生约6万人,占高中学校数12%,占高中学生数约20%。
  如果横向比较北京、广东省以及其他省市的试验性高中的数量(具体请参看下图),也同样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上海的示范性高中比例已经偏高。
  可以说,激烈的升学竞争一直给学生家长造成一个印象,似乎是示范性高中太少,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上海的示范性高中已经太多了。这就直接产生了一个体制上的矛盾——为了均衡而影响均衡。
  想当初,取消市重点和区重点中学、建设一批示范性高中,改革初衷是期望通过一批优质高中建设来带动普通高中整体均衡发展,应该说,在一段时期内,确实促进了上海高中教育水平的提升。
  示范性高中增多,当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更多老百姓把孩子送进“名校”的诉求。但是,随着示范性高中数量逐渐扩大,这些学校又集中了相当多的优质资源,客观上造成示范性高中与其他普通高中之间鸿沟越来越大。在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超常规模发展的“超级中学”,这都直接影响到了教育均衡的实现。
  由于当前的示范性高中多为公办体制,教育资源的大量倾斜势必凸显“教育公平”的问题。基于目前的办学体制,基本公共服务与优质公共服务被混为一谈,客观上让老百姓对受教育质量的期望和标准大幅提升,而以我们当前的国力与地区发展实情来看,又难以满足。
  当前的示范性高中大多脱胎于过去的重点高中,遗传了相当多的“应试基因”。大部分学校还是在围着升学率、学科竞赛转,在示范功能的类别上并没有达到当初改革的设想。
  分析沪上一批示范性高中的定位,不难发现其功能和导向上出现的一些“自相矛盾”。
  从“重点中学”到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名称变化的背后是一种办学理念的变化,即要促使一些学校积极寻找先进的办学模式。示范性高中的建设,一个主要考虑是为在上海创设一批在某些方面有个性、特点的学校,促进高中教育的多样发展。可惜的是,目前本市的示范性高中大多脱胎于过去的重点高中,遗传了相当多的“应试基因”。这些年,大部分学校还在围着升学率、学科竞赛转,它们在示范功能的类别上并没有达到当初改革的设想,反而是在应试上推波助澜。
  实际上,一所学校要办出特色,需要相应地在某一或某些个性发展上有相匹配的资源和师资。但上文已经分析,示范性高中出现“大型化”的趋势,资源和师资势必吃紧,办学个性、特点难以在学生身上有所显现。人们看到的反而是,不同的示范性高中出现了“同质化”的办学趋向,尤其是课程结构方面比较单一。面对着社会对人才需求的日益多元化,示范性高中在人才培养上的反应相对滞后,没有真正的体现“示范”,或者说,示范得还远远不够。
  实际上,我们并没厘清“示范性高中”与“优质高中”的区别,不自觉地把两者混为一谈。真正的示范性高中,应该是“小而精”的,优质学校在数量上倒可以多一些。可能是因为导向上欠合理,相当多的“重点高中”到目前为止没有在对创新人才的早期培育、对学生优势潜能的识别与开发上作出应有的贡献。
  在我国的高中,语数外理化生等10门课程牢牢占据着高中生的课表,雷打不动。但近些年,国际上的高中改革趋势是:课程多样化,促进学生个性发展。
  示范性高中应该从哪里开始“破题”?借鉴国外的成功办学经验,我们或许可以获得一些启示。
  在中学工作的这些年间,我也曾陆续考察过发达国家的一些重点学校。这些具有鲜明办学特色的高中,具有一个共同点:规模有限。这和我们的“超级中学”正好形成鲜明的反差。比如,以人文教育为特色的美国菲利普斯艾克赛特学校,在校生1000人左右,教师200余人,包括9-12四个年级,开设了包括人类学、艺术、古典语言等在内的19个学科的450余门课程。韩国釜山科技高中以科技教育为特色,每年招生规模在120人左右,选拔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乌克兰的基辅大学附中以理科见长,在校生也只有500人左右。
  示范性高中应该是“小而精”,并坚持“实验性”。把示范性高中、优质高中以及其他普通高中控制在合适的比例范围,才能进一步促进上海普通高中的多样化发展。
  在功能定位上,示范性高中必须在自身的功能定位上尽快找到突破口。针对不同学生的个性发展和需求,如何做到因材施教;创新人才是分领域、分层次的,如何加强对这一群体的早期识别和培养?在这些关乎人才培养和教育的“课程现代性”领域,发达国家已经走到了我们的前面。
  在我国的高中阶段,语数外理化生等10门课程牢牢地占据着高中生的课表,长期以来雷打不动。但近些年,国际上的很多高中的改革趋势是:在夯实基础的同时,注重专门领域的引领。不少在办学上富有特色的中学,都能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课程表。
  英国近年大量发展专门特色中学,所谓的专门特色,包括科技、外语、体育、艺术、商业与企业、工程、科学、数学与计算机、人文和音乐等10多类,这些学校为中学生提供的必修科目较少,让他们有更多的自由去学习能满足自身需要和志向的个性化课程。
  通过课程的多样化,促进学生个性的发展。还有研究表明,日本普通高中开设的学科总数超过8000个,其中包括普通科4706个,农业科393个,工业科797个,商业科1010个,水产科48个,家政科430个,护理科141个等。日本明确提出,高中的教育任务是“使学生能基于对必须履行的社会使命的认识结合自己的个性,选择未来的道路,提高一般教养与掌握专门技能”。
  认真地研究、对照一些发达国家在高中教育发展上呈现的新特点、新趋势,就不难发现自己的问题和差距。
  简言之,示范性高中要实现从“大”到“强”的转型,“强”的参照系应该是世界一流的先进水平。如何在学生创新意识提升与个性、潜能开发上找到国际对话空间、形成国际影响力,只有把握我国高中教育与“世界一流”的差距,示范性高中的下一步发展才能找到准确的突破口。
  (作者系上海中学前任校长、上海市基础教育国际课程比较研究所所长)
  
【对话唐盛昌】 中国高中课程,在“现代性”上已经落后了
  本报首席记者 樊丽萍
  
学生负担重?没有哪个读“好学校”的学生是轻松的!
  文汇报:按照您的看法,上海的示范性高中已经偏多,应该控制规模。可就目前的招录情况,中学生的学业负担和压力已经很重,如果继续缩小示范性高中的规模,那么竞争岂不是更加激烈,学生的负担和竞争不是更重吗?
  唐盛昌:现在不少家长持有一种看法,认为国外的孩子都学得很轻松,他们是在实行素质教育,而中国的孩子因为应试,所以过得太苦了。事实是这样吗?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一个事实:素质教育和学业负担,其实是两码事,不存在因果关系。
  不仅是中国,在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只要是读所谓的“好学校”、“名校”,学生的负担都是很重的。我们没有看到哪个读美国常春藤学校的学生每天过得很轻松、很舒坦。美国的高中,情况也一样。可他们是在实施“素质教育”啊。
  所谓的素质教育,是遵循每个学生的个性和特长,让它们发挥到尽可能高的高度,实现个性和教育需求的匹配。偏理还是偏文,爱好哪个学科领域,培养的方式都不尽相同。但只要你跟那些在美国读私立高中或者名校的学生聊聊,就会知道他们是多么地紧张而忙碌。
  但中国和国外有所区别的是:在发达国家,大概只有5%-10%的尖子生承受着比较沉重的负担,因为他们内心有追求更高层次学业水平的需求,有成为领袖精英人才的渴望,心甘情愿地承受压力并付出。中国的情况是相反的,大约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学生都觉得自己的学业负担太重。从人力资源的发展和配置来说,是否真的有必要让这么多孩子承受“高负担”?这才是我们教育界要正视并解决的问题。
  
用一把尺子量人,我们的学生只能“抑长强短”
  文汇报:实际生活中,我们发现了不少这样的案例:有的学生在国内接受教育,感觉前途迷茫,考不上心仪的学校,也不知道自己今后要干什么。但他们选择留学后往往感到海阔天空,并读上自己喜欢的学科领域。对此您怎么看?
  唐盛昌:到海外留学绝不是“保险箱”。但确实,教育工作者要从这种趋势中看到我们的教育评价体系存在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整个基础教育对于学生的培养,不是像国外那样“扬长平短”,而是让学生“抑长强短”。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上海高考4个科目,每门150分。如果一个学生外语不错,高一就能达到140分水平,那么老师的建议往往是“你的外语已经可以了,多花点时间在你‘短’的学科上”。因为我们现行的人才选拔和评价没摆脱“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人”的缺陷。即便是高校近年来探索的自主招生,“先笔试,拉根分数线再面试”的做法,也没有完全打破“一把尺子”的弊端。
  也正因此,有的学生到国外留学,之所以感觉有“活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学生在国内的学校学习时有些学科学得相当吃力。在国内,这部分学生在升学时是吃亏的,但国外的情况则不同。以美国为例,很多高中开设有大量的选修课,允许学生在完成必修科目的情况下,根据自己的个性和爱好选修。在这样的教育氛围下,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彰显自己不同的特点、特长,形成自己个性化的知识结构,而大学在选拔时也根本找不到一把固定的尺子。
  
世界一流高中的秘技:都有自己研发的课程图谱
  文汇报:根据您的看法,我们的高中课程在现代性方面已经落后了,这是为什么?
  唐盛昌:在穷国办大教育方面,中国的成就举世无双,无论多高的评价都受之无愧。我们的基础教育绝对有自己的特色并在世界上处于前列。但从建设人力资源强国、教育要适应信息时代变革的高度看,还需要从国际比较中,看到改革与发展的方向。
  我曾比较过我们的高中数学课本和IB课程(国际预科证书课程)的数学课本,发现其中约有45%左右的知识点重合。有些知识点,我们这里学得难一点,IB课程看上去教得难度偏低,但实际上,它把知识面大大拓宽了。比如,现代科学中普遍使用的微积分、概率、统计学等知识,在IB课程里都出现了。
  物理学也一样,我们的学生花了大量时间去学习经典理论,而IB课程则是推陈出新。比如,iPad、iPhone都能实现屏幕自由翻转,背后的原理是什么;医院里的人体核磁共振仪器,核磁共振成像的原理又是什么。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实际上,无论是课程的设置,还是具体教学内容的安排,个性化教学方案的背后都有系统、科学的理论作为支撑。乍眼一看,国外很多名校的选修课很多,学生想学什么就开什么,而我们的高中开设一些选修课也不是难事。其实不然。真正具有教学特色的学校,在开设的课程前都有经过缜密研究而形成的课程图谱,这才是“好学校”的真正竞争力之所在,也是未来的示范性高中应该探索的领域。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