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温州担保业深陷泥潭

日期:2013-11-12作者:admin点击:329转播到腾讯微博

     “温州部分地区出现‘弃房’,担保业面临巨大的代偿压力,”抵押+保证“业务是重灾区。”浙江攀远律师事务所主任颜贻潘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何为“抵押+保证”?借款人一般只能拿到抵押房产评估价一定百分比的款项,拿不到全款,如果他想拿到更多的贷款,则需增加保证担保,变成“抵押+保证”的担保模式。
  精通此道的方兴担保公司是全国第一家担保公司,如今在温州的业务已经停止。近日,方兴老总方培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方兴不在温州做担保不代表在其他地区不能做,而且只要温州的房价企稳回升,方兴担保在温州的业务便会重新开展。
  
温州担保业的兴衰
  “温州的中小企业生存困难,企业主因欠债不得不跑路,这让担保公司成了替罪羊。”方培林说,方兴担保的日子也不好过。
  温州民间借贷风波发生前,各类担保公司发展迅速。2010年,温州担保业达到顶峰,各类担保公司超过200家,在保余额超100亿元。
  而3年后,只有36家担保机构和1家分支机构获得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在今年的担保协会换届大会上,原会长卸任后,却没能产生新一任会长,而3年前,竞争者须激烈角逐才能当选会长。
  
房价下跌让“抵押+保证”模式梦碎
  “我实际上是通过‘抵押权’的转让进行‘嫁接贷款’,为借款人贷到更多的资金。”方培林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借款人以房产作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银行规定最多只能贷到70%。为增加贷款额度,由担保公司找到拥有资金存单的某个或某些居民,并与居民、借款人签订“存单质押”履约担保合同,这样,借款人便可以贷到剩下的30%存款。
  “温州人有置业的习惯,他们最看重房子,相信房子不会贬值,自然也会拿房子做担保。”温州三角洲地产公司总经理陈好说。因此在温州,以房产抵押为基础进行的“抵押+保证”担保模式一直被认为是安全的。
  然而,当楼市低迷、房屋价值低于贷款额时,部分借款人可能会“弃房”,担保人的代偿风险集中爆发。
  
需对担保业加强监管
  目前,温州担保业自我救赎已经展开,担保企业注册资本被要求不得低于5000万元,大多中小担保企业被淘汰,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风险。
  方培林表示,担保公司分为融资性担保公司和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两种,区别在于前者可以针对银行放贷进行担保,而后者不行,本次担保业中出问题的主要是前者。按照规定,融资性担保公司最基本的赢利点在于对贷款人进行担保,担保公司从中收取佣金获利。2010年颁布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融资性担保公司只能担保,不能从事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活动。可是很多担保公司实际上都对外融资,吸存然后放贷,赚取利息差价。“这是非法的。”方培林说,“由于缺乏监管,这种暗箱操作的集资行为很多。当时放的贷现在收不回来,很多担保公司被代偿压力压垮。”
  依照规定,融资性担保责任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0倍,一般认为,放大倍数到5倍才能盈利,在西方发达国家,这一数字可达到20倍。“不过,这是在房价上升时才会有的数字,那时20倍赚得多,确实也够安全,如果房价下跌,不管倍数有多低,依托房产的担保便是不安全的。因此,政府一定要做好风险预警,并对放大规模进行监管。”方培林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