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实习医生自白:职业理想在挣扎

日期:2013-11-15作者:admin点击:487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住院医生刘少强收到了一条北大医学院老师群发的短信:“危险就在身边!小心患者***!今天中午他电话我院医务处扬言要和大夫同归于尽!他是5年前我院的病人,受到温岭事件启发和刺激……”这条短信在刘少强的微信朋友圈内迅速转发,一时间人心惶惶。
  频繁发生的医患矛盾,在这些“准医生”的心中投下阴影。如今,刘少强在急诊室里看见戴着帽子、口罩的病人,心里都会咯噔一下。“我会特别注意,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背对病人坐。”
  在医院里,更多的实习医生有感于医患之间的“步步惊心”,也开始在心里筑起防线。
  
“每天都问自己好多遍:‘凭什么’”
  “医生和患者本来是共同对抗疾病的,可现在却相互设防,你防我,我防你。”早刘少强一年毕业的同校学长胡东总结自己过去两年住院期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直称自己“无法不消极”。
  去年,胡东在北京某医院遇到有个老人因肠梗阻来看急诊,由于感染中毒性休克,在检查过程中就不行了,没抢救过来。结果,家属指责医生救治不力,赖在抢救室不让搬遗体,坚持要接诊大夫赔钱。
  接下来的一幕,让胡东感到悲凉:遇到这类不讲理的家属,医院医务处无力招架,最后的结果是:总值班大夫自掏腰包了事,赔给老人家属诊疗费和来回救护车费,总计4000元。
  曾几何时,救死扶伤是胡东的理想。胡东心里一直装着一些老医生,“北医三院骨科张克大夫前几天家里着火,他保护了两张住院通知单,还立即通知住院总医师。”过去大地震发生时,胡东的很多老师都亲赴一线,令他特别感动,“那真是奉献。”
  但接触临床越多,看到的事情越多,胡东内心开始挣扎,“感觉当医生的职业理想在幻灭”。
  “人都要养家糊口,医生也一样。”胡东有个同学是北医三院的医生,读了八年的书,总算博士毕业,30多岁的人一个月工资不过2000多元,奖金也少得可怜。再看看自己班上的同学,当然和自己都属“尖子生”的校友们个个有房有车。
  “医疗的定位是否等同于服务?如果是,那我们的服务是没有报酬的。”胡东最近亲历的一次手术,4个大夫、2个护士,加上1个麻醉师,连续6、7个小时完成了一台手术,平均下来,每个人的劳动所得100元都不到——劳动所得还得按照医生年资与职称分配,年轻医生分到不过几十元。“还不够有些人买一杯咖啡的钱。”
  看着医学院里不少同学在考虑转行,可8年披星戴月的学习,说放弃就放弃,挺难。“真的,每天都问自己好多遍:‘凭什么’!”胡东叹了口气。
  
医院还没碰“钉子”,家里先碰了“钉子”
  和胡东不同,刚刚接触临床的医学生对“帮助病人”热情很高。
  北京大学医学院六年级学生林晓清正在北大人民医院消化科实习。到诊室没几天,小姑娘就学会了“察言观色”。
  “那些住久了的病人眼特别尖,一两句来回,就能知道我们是个新手。”在她看来,学会和病人“套近乎”是实习医生需要练就的本事。为此,她会问病人“最近情况有没有好转?”“晚上感觉如何?”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有时还被病人误认为是“大医生”来了……在医院实习至今,林晓清还从未碰过任何一个病人的“钉子”。
  林晓清的“钉子”主要来自家里。
  亲戚里,一个大她5岁的医生姐姐在广州一家医院工作,姐姐常劝她:“别当大夫了吧。”高中时,看着辛苦的姐姐,妈妈曾对林晓清说:“如果你也去学医,就打断你的腿。”
  林晓清的男友是昔日同学,平时,忙碌的俩人基本没机会对未来作深入讨论。男友对她说的最多的是“累、事儿多、烦”。
  即便有伤医事件、医生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但林晓清总认为,“未来会好的”。最近,她在读《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傲慢与偏见》,每天还会花40分钟拉小提琴。她说,当医生除了医学领域,还应关注人文、艺术。因为精湛的医术背后需要更深层次的人文关怀精神——那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
  (注:文中“胡东”为化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