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离不开政府改革

日期:2013-11-19作者:韩保江点击:363转播到腾讯微博

       对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定位从“基础性”变为“决定性”,不仅充分反映了我们党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更预示着一场在党的领导下旨在突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规范政府行为的全面经济体制改革新战役将拉开序幕
  
两字之差,却意义重大
  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在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深刻认识基础上提出的新论断。对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定位从“基础性”变为“决定性”,虽两字之差,却意义重大。它不仅充分反映了我们党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更预示着一场在党的领导下旨在突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规范政府行为的全面经济体制改革新战役将拉开序幕。
  那么,十八届三中全会为什么要把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从“基础性”提升到“决定性”,是单纯为了有新意而为之吗?显然不是。因为现代经济理论告诉我们,资源是稀缺的,要配置好各种社会资源,无论政府有多少智慧,计划有多周密,都不可能比市场这台“超级计算机”更高明。市场借助其发现价值的神奇功能,不仅能够让各类企业通过市场竞争实现各种资源和生产要素的最佳组合,以及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且能够让各种资源按照市场价格信号反映的供求比例流向最有利的部门和地区。在这样一个周而复始、反复试错、自我均衡的社会选择过程中,市场通过其内在的供求机制、价格机制、竞争机制的作用,“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竞相迸发,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由此奠定“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进而实现共同富裕的物质基础。
  
必须过好政府转变职能这一关
  当前,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不清,政府越位、错位、缺位问题突出,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最大障碍。虽然自1988年我们提出转变政府职能以来,经过20多年的改革探索,政府职能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我国政府正在由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变,由人治政府向法治政府转变,由封闭政府向透明政府转变,由管制政府向服务政府转变。但由于体制转轨的复杂性和改革的渐进性,政府职能始终没转到位,一方面,政府仍管了一些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直接干预微观经济活动的现象仍时有发生,行政许可事项仍然较多,存在宏观管理“微观化”、“以批代管”、“以罚代管”等问题。另一方面,有些该由政府管的事却没有管到位,特别是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方面还比较薄弱。比如,政企、政资不分,企业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现代企业制度和现代产权制度就不可能完全确立。政事不分、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不分,政府包揽过多的局面就难以打破,社会事业就不可能快速健康发展,社会组织难以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因此,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必须过好政府转变职能这一关。
  
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优势的内在要求
  要转变政府职能,首先要科学合理界定政府职能,真正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全会对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提出了明确要求,强调科学的宏观调控,有效的政府治理,是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优势的内在要求。这就意味着,在宏观调控和经济调节方面,政府要进一步健全宏观调控体系,重点搞好宏观规划、政策制定和指导协调,进一步退出微观经济领域,更多地运用经济手段和法律手段调节经济活动;市场监管方面,政府要着力解决管理职能分割和监管力度不够的问题,加大违法违规行为的经济和社会成本,使违法违规行为的预期成本高于预期收益,形成自我约束机制;社会管理方面,政府要加快制定和完善管理规则,丰富管理手段,创造有利于社会主体参与和竞争的环境,平等地保护各社会群体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正和社会秩序;公共服务方面,政府应随着经济的发展相应增加对公共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劳动就业、群众文化、公用事业等基本公共服务的投入,切实解决好城乡和地区发展不平衡,收入差距持续扩大,低收入阶层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农民工权益得不到切实保障等突出问题,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其次要合理划分各级政府职责关系。正确处理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根据责任与权力相统一、财权与事权相一致的原则,依法规范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经济社会管理的职能和权限,理顺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职责和分工,形成合理的政府层级体系。完善垂直管理体制,包括中央垂直管理部门和省以下垂直管理部门。在确保中央统一领导、政令畅通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强化地方政府的管理责任,防止出现“上面管到看不到、下面看到管不到”的现象。
  
不能一味以生产总值论英雄
  第三要继续推进政企、政资、政事、政府与市场中介组织分开。要全面梳理各级政府管理的事务,坚决把那些政府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项转移出去,还权于市场、分权于社会。除法律、行政法规有规定的外,凡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能够自主解决的事项,凡是市场机制能够自行调节的事项,凡是行业组织通过自律能够解决的事项,政府都不应再管。改变政府直接管理和介入经济活动的做法,从直接代替企业决定项目、招商引资转到为市场主体服务和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上来。
  第四要完善政府绩效考核体系。这是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保障措施。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不能一味以生产总值排名比高低、论英雄。要建立以公共服务为取向的政府业绩评价体系,加大劳动就业、社会保障、生态环境、社会治安、教育卫生等公共服务指标的权重,综合考核干部政绩。要严格政府财政预算管理,建立规范的公共支出制度,切实建设“三公”开支,降低行政成本,加快建设节约型政府建设。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教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