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排片“一片独大”何时破局

冯小刚的回归之作《私人订制》昨天全国公映,影院排片量达到惊人的61.8%,引发一片哗然。一部片子雄霸排片表,《私人订制》并非首例。此前《小时代》上映时,超过四成的排片量也引起观众和其他影片的不满。所有人都会说,这种现象不正常,电影市场应该百花齐放,但为

往期回顾

您的位置: 首页»深呼吸•热点»文汇主题»正文


PISA如何测出中国学生的“短板”

日期:2013-12-02作者:admin点击:569转播到腾讯微博

       已连续在上海举办两次的PISA测试并非测试学生的学业水平,而是通过测试学生的阅读能力、数学能力和科学能力,从而了解15岁的少年是否具备未来生活所需的知识和技能。15岁的少年不可能在学校里学习到成年以后所需的一切知识和技能,所以PISA测试的是他们能否在实际生活中创造性地运用所学的知识技能,以便成年后在社会上发挥应有的功能。
  
解读PISA中的数学能力测试——知识的应用很重要
  本报首席记者 姜澎
  “如果说日常学校数学考试成绩反映的是学生对数学知识掌握的能力,那么PISA测试的数学能力,指的是在生活中各种情形下发现、提出和解决数学问题的能力。数学能力用在这里隐含着数学知识和技能应用的能力,而不是对学校课程掌握的能力。”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专门研究数学教育的朱雁博士,对包括PISA在内的各种国际性数学测试的科学性进行了多年研究,在她眼里,2012年的PISA测试结果最值得期待,“因为可以从中看出亚洲人数学教育的短板究竟在什么地方”。
  
数学能力是运用数学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
  据介绍,PISA每3年测一次,每次的主题都不一样。自从2003年第一次以数学为主要测试的能力以后,直到2012年才又重新回归数学主题。
  PISA数学测试的内容,是与真实生活相关的数学概念,包括数量、空间和形状、变化和关系以及不确定性。“这些测试主体的选择,并不意味着更多的学校课程的具体分支如代数学、几何学等都被忽视。”朱雁告诉记者。
  在数学测试中,数学能力被分为不同的维度,而且题类分为不同的背景,包括个人、职业、社会背景和科学背景。按照PISA的测试目标,主要是为了测试个体的数学素养,在不同情境中形成、应用和解释数学的能力。这种能力包含数学推理以及运用数学概念、过程、事实,工具描述、说明和预测现象等能力。“数学素养能帮助个体识别数学在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并且能够做出有根据的判断和决策,由此成为一个具有建设性、投入性及反思能力的公民。”
  测试的结果最终以精熟度分为6个等级。在6级水平,学生能够对复杂情境进行研究和建模,对信息进行概念化、概括和运用。必须能将不同的信息源和表征联系起来,并在其间自由的转换。这一等级的学生能够进行高水平的数学思维和推理,他们能够运用这种领悟力和理解力,以及所掌握的数学知识提出新的方法和策略来破解陌生情境中的问题。
  在2009年的测试中,数学并非主要的测试内容,但仍然有比较高百分比的上海学生获得了高级别的成绩。“但这些高级别的成绩和数据究竟能证明什么,目前还在研读之中。而2012年是以数学为主的测试,所有从事数学教育研究的人都在关注2012年的成绩。”
  
考察方式和内容每轮都在变化
  因为PISA的考题是由OECD的65个成员国家和地区共同提供的,因此有一个巨大的题库。即便是同一个数学大类,每次考察的内容和侧重点都各不相同。
  “考虑到各个国家的特点,这些题目必须达成一个相对的平衡,以防止文化差异导致的测试的不公平。比如有一年的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有一道题目中国学生做得特别好,就是因为这道题目用到了孙子兵法,而其他国家的学生了解孙子兵法的不多。”朱雁说。
  据目前已经公布的资料分析,PISA2012数学测试知识内容主要包括代数表达式,方程与不等式、坐标体系,平面与立体几何之间的关系,测量,数字与单位,算术运算,百分数、比和比例,计数原则,估算,数据收集、表达与解释;数据的变化及其描述;样本与取样;机会与概率。
  据了解,2012年测试的大多数数学题目,都是建立在某个场景下的,比如爬山时计步器的使用问题。今年的测试新增了计算机和经济问题,还有问题解决的考察,不完全是往常我们熟悉的纸质考试。
  
在严谨和自由之间寻找平衡
  朱雁说,在国际上的各类测试中,东亚国家学生都有一些共性,在PISA测试中同样如此。
  东亚国家进行数学学习的特点是非常严谨,不论是课堂上的教学还是课后作业,整个过程都非常严谨、规范。“几乎所有前来我国学校听课的国外教育专家,都对我们学生答题和演示过程中专业语言的使用感到吃惊。”朱雁说,“但我们的问题是,不论比赛还是测试,低年级的学生成绩都非常好,到了高年级或者大学,就都不行了。”
  目前国际上对于教育成效有几个主要的测试,除PISA外,还有国际教育评估协会的TIMSS,主要研究数学与科学成就以及影响因素。在TIMSS的测试中也发现,包括新加坡、日本在内的东亚学生,数学总体成绩虽然远超西方发达国家,但在数学推理和理解方面却没有优势,甚至与解题能力有巨大差距。“从2009年的测试来看,中国的学生在数学方面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他们在数学知识的掌握方面毫无问题,但是推理和理解能力有欠缺。”朱雁告诉记者,“因此有人把这个现象归结为:过度的严谨影响了我们学生的数学能力——老师要求学生的每一个论证过程和解题步骤都必须严格遵照一定的规定,而西方国家对于数学的要求则是过程和结果正确就可以了,不必过于纠结于细节。”
  据了解,OECD在未来还将推出针对成年人的测试,主要是测试成年人的终身学习能力。
  
【链接】
  PISA数学测试中的问题往往是围绕着数学所需的不同类型的技能建构的。
  这样的技能被组成三个“能力组”:
  第一,再现,指在传统数学评估中经常出现的简单计算或定义;
  第二,联系,指回想数学公式和程序来解决简单的和比较熟悉的问题;
  第三,反应,指数学的应用、归纳和洞察。要求学生通过分析确定该情形下的数学元素。
  
解读PISA阅读素养测试——准确搭脉“第一名”的短板
  本报首席记者 樊丽萍
  2009年时,上海学生在PISA阅读测试中,成绩排名世界第一。但是,一些对于试题本身的议论,仍然值得一听。
  一位做过真题的学生这样说:考了一些“平时语文课不考,数学课不学”的内容。
  一位研究上海语文中考命题的专家则说:PISA对于“阅读”本身的理解,很值得借鉴。
  一言以蔽之,PISA阅读测试,和平时国内中小学的语文考试很不一样。
  眼下,不少教育专家正在形成一点共识:PISA提供了一种更科学、更权威的评价阅读的方式——对我国的中考和高考语文命题而言具有借鉴意义。
  
PISA阅读,考出了上海学生的短板
  2009年,上海学生在PISA阅读素养的平均成绩是556分,领跑OECD国家。排在后面的依次是韩国(539分)、芬兰(536分)和香港(533分)。参加测评的65个国家和地区,平均成绩493分。
  可是,当更为细致的后续阅读素养分析报告出炉时,有个指标却准确地标注了一块上海学生在阅读时存在的“短板”——当遇到具体的阅读困难时,上海学生的调整策略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
  PISA所指的阅读,不仅限于国内学校教育中的“语文阅读”,它被认为是一门年轻人为了今后学习、参加工作以及参与社会活动而需要掌握的生存工具。
  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系研究室主任董蓓菲,毫不掩饰自己对于PISA所秉持的“大阅读”理念的赞赏。“不可否认,当我们读懂文本或教材内容,可以更好地推进下一步的学习。但比起这些连续文本,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阅读,更多是为了获取信息,更好地达成自己的目的和任务。”就像在数码时代,每一件新产品的问世都附带着产品说明书,说明书一般都是“图文并茂”地教用户操作新产品——这可是典型的非连续文本!
  PISA认为,15岁初三学生中有一部分学生在一二年以后就将走上社会。所以,学校教育应该让他有能力阅读产品说明书、操作手册、工作计划表、报告、备忘录等等。
  正因为PISA对“阅读”的理念和我们学校的语文教育有一定差异,按照一些学者的观点,“是一种更先进的理念”,所以表现在具体命题上,不少用来测试阅读素养的PISA试题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PISA给出的阅读材料大致可分两大类:一类是连续文本,即由句段构成的文本;一类是非连续文本,包括清单、表格、图表、图示、广告、时间表等等。
  董蓓菲告诉记者,她曾用一些PISA的例题给就读教育学或中文系的硕士生做,“有的题目不容易,连研究生也不一定能做对”。
  让董蓓菲印象更深刻的是,PISA所指的学生阅读素养,同时包括了阅读表现、阅读参与度和阅读策略。而上海学生低于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那个名为“自我调控策略”的指标,正是反映学生在阅读策略上的不足。“非连续文本在我们现行教材里几乎没有。当学生面对陌生的文本,理解困难时该从什么地方下手——这在我们现有的教育体系中确实是缺乏的。”
  
相比中高考语文试题,PISA阅读测试更加“科学”
  更多专家在谈及PISA的测评结果时,通常会用一个词描述:“科学”。在阅读素养领域,PISA的科学主要体现在:把教育学专家们对于阅读的前沿研究成果融入到了考核评价的体系中——对改革国内的中考、高考语文命题而言,这一条的意义尤为重大。
  国内语文升学考试,无论是中考还是高考,阅读理解题时常引发争议。什么道理?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是:某地高考引用一篇文章作为阅读理解材料展开命题,文章作者本人有时就会跳出来当“小白鼠”做考题,进而发现命题者给出的所谓“标准答案”和自己的写作意图大相径庭。然后,围绕着命题是否合理、科学的争论就唾沫横飞地来了。
  相比之下,PISA的阅读测评从根本上消解了这类争议。这正是因为,PISA融入了世界上最新的教育研究成果。
  PISA对于“阅读”这个行为的基本理解是:在同一个文本面前,不同的人因为经历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所以读出不同的内容,产生不同的个人喜好,完全是正常的。所以在阅读测试时,PISA的不少试题要求学生对文本作品展开评鉴。比如,针对一篇文章,作者的观点是什么,你是否同意他的观点。
  其实,这类开放性命题在上海近年的中考、高考中已经开始出现,但阅卷老师的反映是:“评审尺度难以把握”。
  在考试评价上,学者们认为,上海应该向PISA学习。
  董蓓菲介绍,和PISA十分类似,国际上还有一项针对小学四年级9岁儿童的阅读项目叫“国际阅读能力发展研究”,简称PIRLS(中国目前尚未参加)。这两个阅读测试所使用的测评标准比较接近,由此也刚好反衬出我国的“语文阅读”测评和国际测评的差距。
  以PISA的一则阅读样题《倒立的老鼠》为例,该文大概的意思是:一位87岁的老人家里闹鼠灾,于是他买来捕鼠器、强力胶。第一天,老人将强力胶涂在捕鼠器的底部,并将捕鼠器黏在天花板上。晚上,老鼠出洞看到了天花板上的鼠夹哈哈大笑,没有上当。第二天,老人把家里的床、大橱等所有家具全粘到了天花板上,老鼠看了以后,以为自己站在天花板上了,于是纷纷倒立,最后一个个脑充血晕倒了。第三天,老人起床,把老鼠扫进簸箕倒了……
  针对这段材料设置的开放性题目包括:想一想老人和老鼠在故事中所做的事情,这故事里有哪些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方。
  可见,PISA的阅读素养测试,把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放在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位置,相当程度上传递了语文教育研究的前沿信息。对上海而言,如何参考PISA的理念,建立更科学的考试评价体系,还有进一步提高、完善的空间。
  
PISA数学例题
  在一场摇滚音乐会中,有一个长100米宽50米的长方形观众场地。音乐会票已完全售出且满场都站满了歌迷。下列哪个是对参加本场音乐会总人数的最佳估计?
  (2000,5000,20000,50000,100000)
  图中呈现的是某个人行走的脚印。步长P代表两个连续脚印后跟的距离。公式n/p=140给出n与p之间的大致关系:n=每分钟的步长;p=以米计步长。
  问题一:如果此公式适于Heiko的行走且他每分钟走70步,Heiko的步长是多少?
  问题二:Bernard知道他的步长为0.80米。此公式适于Bernard的行走。计算Bernard的行走速度,以米每分钟及每小时公里为单位。呈现你的过程。
  一家披萨店制作了两个大小不同但相同厚度的圆形披萨饼。小的直径为30厘米,价值30zeds(一种货币单位);大的直径为40厘米,价值40zeds。哪个披萨更值钱?给出你的推理。
  乐队4U2Rock和TheKicking Kangaroos在一月份时发行了新CD。二月份时乐队NoOne's Darling和TheMetafolkies也发行了新CD。下图展示了各乐队1月至6月的CD销量。
  问题一,乐队TheMetafolkies在四月份销售了多少张CD?
  250,500,1000,1270
  问题二,乐队NoOne's Darling在哪个月其销售量首次超越乐队TheKicking Kangaroos?
  没有,3月,4月,5月
  问题三,乐队TheKicking Kangaroos的经纪人因为他们的CD销量从2月至6月的下降而担忧。如果他们仍以同样的下降趋势发展,估计7月份的销量会是多少?
  70CDs,370CDs,670CDs,1340CDs
  
PISA阅读例题
  下图显示位于北非撒哈拉乍得湖的水深改变状况。约在公元前20,000年,最后一次冰河时期,乍得湖完全消失了。直至公元前11,000年它又再次出现。今湖水的深度仍然跟公元1,000年大致相同。
  图二显示撒哈拉岩石艺术图(在山洞石壁上发现的古代图案或图画)和野生动物的变化样式。
  依据前面有关乍得湖资料,回答下列问题。
  (一)乍得湖目前的湖水深度是多少?
  1、约2米2、约15米3、约50米4、它完全消失不见了5、并没有提供资料
  (二)图一所描绘的图片大约起自何年?
  (三)为什么作者选择这一年作为开始?
  (四)图二是根据以下哪一项假设来制作的?
  1、岩石艺术图上的动物在绘制的时候就已经存在。
  2、绘制动物的艺术家技巧十分高超。
  3、绘制动物的艺术家曾到很多地方旅行。
  4、没有人想要饲养在岩石艺术图上所描绘的动物。
  (五)收集图一和图二的信息回答:犀牛、河马和野牛从撒哈拉意识艺术图中消失是起于:
  1、最近一次冰河时期开始时。
  2、乍得湖湖水最深的中段时期。
  3、乍得湖湖水深度持续下降已一千多年后。
  4、不间断干旱时期开始时。

最新评论